• 小站

    2010-09-14

    我的豆瓣小站,会发一些整理好的作品

    http://site.douban.com/106637/

     

     

    Tag:
  • 15万人

    2010-06-05

    tonight there are 150 thousand people in the victoria park hong kong

    in memory

    Tag:
  • 长沙滩

    2010-03-14

    自由撰稿也好,工作在这个月堆起来,我累,累。工作像六月的蝉叫,。香港有蝉叫吗?我不记得了。居然不记得。但是记得北京的蝉叫,像是要叫出两片小肺叶来,那小肺叶必也是透明的。

    六月的蝉叫,真像六月的长沙滩。两年前的十月在北京上意大利语课,老师说到意大利很多海滩的,意大利人都喜欢夏天去海滩,你们去了意大利就可以去海滩了。。。。我就在心里嘀咕,其实我家里离海滩只有二十分钟的巴士呀,何必跑到意大利去呢。但当然,我在意大利也真的去了海滩,rimini的海滩,perugia买的比基尼——本来打算和Adi桑去游泳馆的,结果因为吵架,取消了这个念头——终于用上了。海滩上和一个晒得黑呦呦的男人借火。风太大,他就教我怎样在那么大的海风中点火。真的,他是我在意大利遇见的最帅的一个。

    一花痴就说跑了。其实我是想说长沙滩,离我家就二十分钟的巴士,大屿山南部的奇观,上帝在伶仃洋撒下的珠串。游累了,上岸喝鸳鸯……不累,就接着游到马来去。那的丛林里,部落也会缩小人头,和南美的一样。

    写这一堆,都是fishing with john惹的,听见这片子的开头,就像是一大片海浪,一大片草原,一大片猪仙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P577KlRRjI

     

    Tag:
  • 水牛之歌

    2010-02-06

    水牛Jimmy,幸好你不是香港的水牛,在梅窩,不管你是不是叫Jimmy,

    都會有人把你捉去漁農署“人道”毀滅。

    更有甚者,在運送你的路上,你就會莫名其妙地“死”去。

     

    法國樂隊moriary,有個嗓音獨好的女主唱。新式鄉謠,歌詞也承其傳統,輕易間就達到隱喻。

    一首召喚流浪小孩回家的歌,可是聽起來,那個“家”卻總像是一個幻想中的寶地。

    真正的家是早就沒有了的。里面的孤寂,也同我今天的孤寂

    ——既然我仍然認為我不需要一個家。

    Tag:
  • 紙書

    2010-02-06

    一位老詩人住在藍田,寫信給我們,拿到手的信件,信里的手稿,一切感覺都那么好。

    如果用一大大紙寫信,兩人寄來寄去,但都在這張紙上寫,直到把它寫滿。一紙書。

    那天在何文田中學朗誦會后,和另一位老詩人聊天。

    老詩人有大大的眼睛。比我爸爸年紀大。但思想上絕對是大哥哥。

    我從未見過臉上有如此謙恭的人。

    他住在一個我也很喜歡的小島上。

    想著給他寫信。但我最不喜歡考量措辭,所以只是想想罷。

    經常寫一封email都為了說什么而難受半天,我有交流障礙癥嗎?大概有一點。

     

     

    Tag:
  • 午间半小时

    2010-01-26

    blogbus这里每天都有几位要求加为朋友的朋友。我初时细看过,大多数似乎是小朋友,还有少几个,是做广告的,转帖炒股文章的,推销商品的……他们为什么要加我为朋友呢?在这里做了广告,又有多少顾客会上门呢?初时我看到这些“广告人”的“邀请”,一律拒绝,直到有时有七八个朋友,十七八个朋友,我很难一个个点开看,就一律按“同意”。

    即使是一味转帖炒股文章的那位,我也相信,塑料屏幕的那面是有双手的吧,血液流在里面欢畅,他的眼睛看过他的亲人。我愿意按同意。茫茫太空中,两坨宇宙垃圾相遇时,也许还来不及打个唿哨呢。我用垃圾这个词,绝非贬义,而是因为对它们来说,星球并不见得有更多的功用。

    不,即使对于星球自己来说,也不见得有更多的功用。我有时很激动,是为了这个我们爱着的世界还不够好,我爱那些在social movement中大声喊叫自己心里话的舌头,也包括我自己的,他的,她的。

    我们anti violence,但不仇恨,因为仇恨,会遮蔽本应也望向自己的目光。仇恨是这样一个任性的星座,想有多少星云就有多少似的。宇宙看着它,就这样笑笑。

     

    Tag:
  • 宇宙大行动

    2010-01-17

    豆瓣的图片被删,昨晚的香港宇宙大行动照片
    
    请看这里:http://www.cdd.cn/homepage/album.asp?id=226124&m_id=25879

    Tag:
  • 胡椒

    2010-01-17

    照片还在调,先说些能说的
    昨天高铁方案表决通过后,开始万人包围立法会,堵住立法会所有出口,坚决让运输局长出来对话。警察在不同方向设铁栏,于是有人开始冲铁栏,看着一身轻装备的警察竟突然出动胡椒喷雾,大批人尖叫、捂着眼睛,后面人赶紧递上水给他们冲洗。
    
    后来据一个朋友在facebook上指证,警察喷胡椒喷雾时竟然还喷向反高铁队伍里一个双目失明的盲人!
    
    本次最出风头的搞笑人是谢俊伟,旅游界议员,本来支持高铁,但疑因其著名女友白韵琴白姐姐(港人七十年代之情感热线知心大姐姐)前一天来抗争现场时被反高铁年轻人打动,而转换立场,于清早提出议案将高铁拨款退后四星期,谁知下午露出真面目,投票时为自己的议案投下反对票。场内外都一片哄笑,有其他议员讽刺:我怕市民以为议员精神分裂。
    
    另外,就是保皇党议员的集体性疯狂,整个下午,几乎所有议案投票都以三十比二十票数否决,连“要求高铁日后多多聘用残疾人士“、“争取残疾人士半价”的议案都被他们否决。

     

    Tag:
  • 照片在这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2429658/

    下午一点,到达中环立法会外,“反高铁人人有份文化营”的“读诗说书”部分还没开始,现场约四五百人。很多人手持自己做的横幅、字牌、大旗小旗。

    会场周围是各种小摊,也就是这次运动的“本土经济市集”: 如果高铁方案通过就将被拆迁的菜园村村民摆卖他们自己家做的食物——“不迁不拆咸汤丸”、“高铁不必饺”(谐音“高铁不必搞”)…… 香港妇女劳工协会在卖茶叶蛋,蓝屋居民权益小组(成立于上次老湾仔保育运动中)在卖素饭团 湾仔“土作坊”、香港永续农业关注协会的有机农友在卖有机菜,还有有机小团体卖自己做的环保肥皂、洛神花酱(这个很香耶,下次一定要买来尝)、有机豆腐,有“天衣无缝车衣队”在卖自己缝纫机做的花布包,有团体设立了推拿按摩,有团体免费送来参加反高铁的人水和面包,“社区经济互助计划”在欢迎大家对换二手物品……

    有得吃,有得喝,有得洗,有得看……说了一大堆,好像不是很抗争呵。但实际上这次运动的主要理念就是快乐抗争,搞抗争嘉年华,抗争不是永远都是惨痛和苦涩的,抗争也有欢乐和温暖,大家本来就是为了人情味而抗争。

    立法会正门,连日来已经一直有一班年轻人(真的好年轻)在帐篷里留守过夜。背门的主场这里,就有几个“八十后”(即八零后)已经断食了近80小时,之所以叫断食而不是绝食,他们说——就好象人生病就可以用断食的方法来治病一样,他们以自己的断食来为香港这个出了问题的城市治病。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苦行”队伍,所谓苦行,就是一起赤脚一步一顿行进,手捧米稻(象征将被高铁拆毁的、和发展相对的“家园土地”),走多少步就一起叩首,拜谢生养自己的土地和自然。

    我真的佩服这班年轻人的想象力,鬼点子层出不穷。

    大概三点,立法会里开始开会讨论,议员轮番问交通局长各种现有高铁方案难以解决的问题,整个过程外面的抗争场地都在直播,局长时而支支吾吾,反复说这个我们研究研究,那个我们还没解决,时而色厉内荏,场外人倒竖拇指、嘘声四起。有场内旁体的公众人士的短信说听到两个建制派议员说希望会议今晚就表决吧,因为他们明天要去打高尔夫,短信宣布后,群情激愤。

    就这样直播到九点半,会议结束,由于议员还有问题要问,压后到明天上午继续。场外万众欢呼,对了,这时人数已经过万,现场真的水泻不通,朋友上厕所后就没再进来。于是大家由立法会走半小时路程到礼宾府——曾荫权和他酷爱的锦鲤的府邸。继续静坐和要求对话。有无线电视台记者报道现场只有数百人,马上被人轰,因为随便张望眼就有三千人!

    先说到这,明天一早九点还要赶去中环。

    最后说个细节:坐在地上时,我低头看到抗争场地所用的音箱等设备的电线,都是横平竖直、规规整整地用黑胶布粘在地上的,以防被人踩乱,或不小心绊到人。一场抗争组织的如此细心和贴心,这就是一个证明。 明日再续

     

    Tag:
  • 年终盘点

    2009-12-30

    年终和终年,差不多两个字。

    什么都不想说,买了件深紫色的毛外套,比灰的好。

    离开北京至今,已经四年半了,都做了些什么?

     

    写诗:百余首——《金雪》一本

    小说+故事:《鹿养姑》一本(长短句、同床异梦、苦菩湾、寿桃记、看图说话)

    童话:《和呼咪一起钓鱼》一本

    散文:《虚齿记·廿九胃》四分之一本,游记五分之一本,其它……

    翻译:freelance一堆+诗歌数首

    写歌(kikiki):七首:《海糯米》、《睡前故事》、《小鸡只一个》、《小兔子去跳海》、《鱼不是鸭子》、《six is six: for cat and cats》、《大象国王》 (哈哈,基本用名字骗人)

    编书:3又1/2又1/2本(《准来港女性访谈录》、《新愚公移山——十个社会企业的创业故事》、《和幽灵一起的香港漫游》、……)

    编杂志:一本(计四期)

    剧评:两篇

    书评:若干

    旅游及其他文字:若干

     

    要上班的工作:0份

    在家的工作:若干+若干+若干

    恋爱:3场(“熊十力”作证)

    浪费的时间:1458小时37分

    看书:200本

    看电影:417张

    听音乐:315张

    吃鸡蛋:732只

    喝可乐:59罐

    啤酒:256瓶(其中哈啤91瓶)

    豌豆黄:7次

    睡过的床:83张

    上过的厕所:1001个

    去过的城市:53个

    去过的国家:5个

    搭讪的列车员:3个

    被搭讪的列车员:-2个

    买戒指:5只

    耳环:最近打算去扎耳洞

    放弃的:一个叫“亲人”的人

    拜把子:35个(包括老太太2个,老头1个)

    换过的电脑椅:3

    真真正正用完的笔记本:7

    过过的季节:原来是4个,现在是1个

    ……

    洗洗睡吧

     

    Tag:
  • 郁吓郁吓咁,猪仙人今日都成三十四岁猪了。咁后生,猪仙人真个少年意气,仲要摘花高处赌身轻~嗰喔

    猪仙人唧花,是最娇艳的小猪花,係阳光入边闪吓闪吓~

    动一下,再动一下,猪仙人今天整个地三十四岁的猪了。这么后生家,猪仙人当然少年意气,还要摘花个高处、赌个身轻~滴呢

    猪仙人的花,是最娇艳的小猪花,在阳光里闪呀闪的~

     

    早上给猪做的生日pancake,和煮的生日蛋

    Tag:
  • 熊十力来我们家串门,带来它的书

    我一看是《原儒》,这时它说:

    ——我求道去了。我走了呀。

    我说:啊~~这就走啦

    它说:两分钟嘛。

    于是熊十力回来。。说废名不够他打,只好用胶水粘西山的树叶子。

    熊十力先生在看我

    熊十力先生在看它的天

     

     

    Tag:
  • no understanding

    2009-12-22

    不要让我看到“妻子”这个词,我不懂你们所谓妻子。

    不懂你们所谓家庭。

     

    Tag:
  • 不干胶feel

    2009-12-17

    换了个版面——

    小学同学送的不干胶,都放在一个盒子里了,盒子放在蓝格子床单上了,大眼娃娃穿旗袍,透明扇面上是明绿的山水

    小熊拔蓝格子床罩上的圆纽扣,因为它的背带裤上的扣子掉了

    小熊和小驴的面包,在黄云彩里撑破了。。。

     

    Tag:
  • 剛剛收到的郵件

    奧地利:社會媒體如何讓大學著火

    2009-12-04 @ 0:00 EST · 原作者 Helge Fahrnberger
    譯者 Leonard · 閱讀原文

    地區:
    Austria 奧地利, Germany 德國
    議題:
    Cyber Activism 網路行動, Education 教育, Protest 抗爭, Youth 青年
    語言:
    German, English

     
    各位是否知道,此刻歐洲許多大學都遭到學生占領?無數學生在校園禮堂裡埋鍋造飯、長期住宿於此,也不時論辯或舉辦派對,只為抗議教育系統經費不足,也抗議名為「波隆納進程」(Bologna Process)的歐盟教育政策。
    這場抗爭特殊之處,在於並非由學生組織主辦,而是完全由基層而起,也運用了網路社會媒體。
    一切始於10月22日的奧地利維也納,一小群學生在市中心舉行快閃行動抗議,隨後前往維也納大學占領大禮堂,待警方抵達時,占領消息早已在Twitter網站上傳開,動員更多支持者前去,故警方根本無法清空禮堂。
     
    unsereuni網站截圖
    幾天之內,組織架構迅速形成,連占領者自己都很意外,人們以#unibrennt與#unsereuni(「大學著火」或「我們的大學」)等Twitter標籤,快速動員與聯繫。
    維也納大學大禮堂也架設24小時網路直播,包括煮食、打掃等組織工作也透過維基頁面安排,也建立網站與外界溝通,也使用Twitter、部落格及Facebook(目前有32400名支持者)傳遞訊息。
    這起事件造成兩個效應:
    -這麼大規模的抗爭首次未藉由大眾媒體動員,活動開始後不到一個星期,便有超過兩萬名抗議群眾走上維也納街頭,超過大眾媒體報導範圍,媒體只進行最低限度的報導(造成許多人感到困惑),學生根本不需要媒體,因抗爭行動缺乏階層架構,而沒有足夠的發言人。
    -第二,因為所有人都能追蹤大禮堂內的情況(網路直播在一個月內累積50萬觀賞人次),故讓小報無法將抗爭群眾定位為暴民或極端份子,許多人都知道這種指控並非事實,移轉形塑輿論的力量。
    抗爭很快傳染至奧地利及國外其他大學城,目前距活動起始不過一個半月,奧地利、德國、瑞士、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法國、義大利、克羅埃西亞、荷蘭近百所大學都遭到占領,或是出現其他形式的大規模抗爭。
    奧地利部落客兼媒體觀察家Max Kossatz在Wissen belastet部落格分析Twitter流量:過去一個月共有6780個不同的帳戶張貼66379則相關訊息,Twitpic上共累積1043張相關照片,瀏覽人次達125612次,Twitpic照片串連起來的YouTube片段請見此。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下這張Twitter地圖,呈現出抗爭活動如何逐漸蔓延(請以高畫質及全螢幕功能感受):
    任職媒體觀察業的Gerald Bäck在Bäck Blog發現這些Twitter訊息傳播力廣大,例如收到這些訊息的不重覆帳戶數達386860個,他的分析找到其中最具影響力者、連結數最高的網址、最常使用的標籤。
    語義分析專家Michael Schuster在smime部落格中,綜覽「舊媒體」報導此事的內容,他統計2700篇報導內,找到四項各延續一星期左右的趨勢:「抗爭發生」、「抗爭持續」、「抗爭擴大」,最近則是「好了,這樣夠了」。
    主導維也納抗爭網路活動的學生Luca Hammer在2-Blog張貼一份田野報告,說明如何使用維基頁面、Twitter及網路轉播運作。
    這場事件很可能會成為一個里程碑,記錄奧地利政壇使用網路社會媒體的變化,此事在傳統媒體及政壇引起廣泛注意與困惑,也讓學生及數位領袖之間產生掌權的成就感。
    校對:Soup

    Tag:
  • 今天又去看医生了。原来的没上班,是一个新的。看一个新医生,总像新嫁一次人,多一次新辱。都说不吃长长久久的中药就好不彻底,断不了根。不知道友邦人士没有中成药如何把病好得彻底的,哪位懂,求解惑

    又,我到底留了许多根。

    Tag:
  • 廿九最后一日

    2009-11-23

    廿九最后一日。。。

    之后就无穷廿九了,廿九点零五,廿九点零七,廿九点零七二四……

    树叶那么多,树冠里是翡翠世界,风过路的样子给压在里面了,都是廿九廿九廿九。。。

    今年8月,perugia

    Tag:
  • 片中字幕补充:

    学生哥:几百亿,用来建大白象(注:大而无用的东西)用来亏钱,你这是什么政府!不知所谓!

    大角咀阿伯:非要影响大角咀十六栋(后补充为十五栋)楼,你何德何能保证他们没问题,你们制造危楼,(说是)多点就业机会,你们这帮官是没脑的!

    元朗区区议员邝俊宇:在这里我希望政府能听到刚才每一个发言,每一个故事,去考虑修改路线,如果政府都不肯网开一面,我们会用汗水、眼泪和团结同政府抗争到底,这句话一辈子有效!

     

    。。

    转inmedia文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169

    善用公帑(即公款) 不要富人融合 缔造公平公义社会
    1129反高铁停拨款大游行

    香港有些第一,我们不想要:
    我们不想要楼价世界第一。
    我们不想要贫富悬殊在已发展地区第一。
    我们也不要用六百五十亿,建全世界最贵的铁路。

    一条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的规划,彻底暴露了香港特区政府的病态管治:

     

     

     

    奉承权贵滥用公帑:
    高铁是奉中央和特区权贵的旨令,倾全城之力替富裕阶层开路到西九龙,再以「整体利益」和「边缘化」等说辞威胁市民埋单的骗局。26公里的高铁造价由去年的395亿飚升至超过650亿,全球最贵,也是回归以来最大的一笔过开支。新造的跨境基建,如深圳湾大桥和落马洲支线,客量明明远差于估计,政府偏偏要继续不惜工本再造一条富豪铁路。香港有很多基本问题,如教育、医疗或基层就业都更需要这笔钱,奈何市民的声音一直被压制。

    欺善怕恶劫贫济富:
    政府规划高铁,专挑弱势社群做牺牲品,隐藏社会成本以减省经济成本。在新界逼迁石岗菜园村的老人社区建车厂,在市区则强制收回大角嘴十四幢旧楼的地层,并且利用欺负弱势的法律和制度,假信息、假咨询、假赔偿。毁人家园、踩在弱势头上建高铁,谁能昧着良心乘搭?

    破坏生态难以持续:
    政府口讲可持续发展,但每届特区政府都好大喜功,把跨境基建当政绩工程,漠视香港乡郊的可持续发展和本地农业的维护。香港的环境影响评估制度对大型基建只管开绿灯,漠视多项基建的累积环境影响。高铁香港段为市区带来严重噪音,又穿过锦田和米埔等重要农业和生态地带,环评报告粗疏错漏仍获批准,令人愤怒。

    行政专断缺乏咨询:
    特区政府和权贵贱视市民参与权利,从没有就高铁规划认真咨询市民意见,亦没有发放足够信息让民间社会能展开多元讨论。到后来,菜园村村民不甘受屈站出来抗争,民间专业者亦努力提出预计能节省数百亿元的新方案,政府不单不珍惜机会沟通,反而以宣传机器尽力抹黑,手段卑劣。

    一年,我们在不同的社区、不同的位置就广深港高铁现方案提出质疑,但政府一直充耳不闻,如今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即将于十二月初审议高铁拨款在即,我们必须集合力量,让重视公平、公义和可持续发展的声音更有力地传开。零九年十一月廿九日星期日下午,我们将会举行「反高铁停拨款大游行」,表达对高铁现方案的不满,并要求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否决高铁现方案拨款,让社会有时间从详计议,为600多亿公帑找出更恰当的用途。

        有些第一我们不想要,有些第一则要努力争取:邀请你参加香港史上第一次挑战跨境基建规划的游行,齐心夺回规划城市市  未来的权利。

        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反高铁停拨款大游行详情
    主办:反高铁停拨款大联盟
    大联盟成员:慢慢发行动组、街坊工友服务处、社区发展阵线、社区文化关注、正言汇社、关注综援检讨联盟、石岗菜园村关注组、菜园村支持组、香港理工大学关社组、大专力撑菜园村联盟、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批判地理学会、香港基督徒学会、正言汇社......正邀请更多团体加入
    日期:29/11/09()
    集合时间:下午2:00
    集合地点:铜锣湾东角道(崇光百货门外)
    路线:铜锣湾崇光百货 轩尼诗道 中环﹝地点容后公布﹞
    联络:25603865﹝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
    参与形式:参加者可带备自己的单车、BB车、手推车、小贩车、板车、轮椅、11号车(人行),不同形式,展现城市慢慢发展的理念。
    大会建议参加者穿绿色衫。

    Tag:
  • 好久不來了

    2009-10-25

    好久不来了,说些什么呢?思思绿绿,我喜欢北海,是因为它也是沉思着的。

    前些天在北京去了次故宫,看大金大碧的《千里江山图》。以前在画册上看,就知道是少年意气时做的,

    这次深深看,突然更觉得千里。它的千里是在纸上,胸臆中。我在一千里胸臆外。一千里,全是胸,软塑料做的。山岩间浮着是非气,这句话,不会译。

    发一张在费拉拉的照片吧,那一天是清晨。费拉拉在雾里嘟哝了一早上,没人理他。

    说不清为什么我特别喜欢这个城市。
    对,它是安东尼奥尼的故乡——但我认为更符合安东的是古城外的大片工业新城,工业底层楼宇,大片空地,荒凉的大马路的大草坪。。。
    也不是因为在这里拍了《云上的日子》第一个故事——我一直怀疑那部片子是拿了费拉拉旅游局资助的,在它的几个景点间转来转去。

    但我特别喜欢这个城市。我在清晨一个人出去,有人停下自行车,请我喝酒,说自己在教堂做事。

    不,我喜欢这城市,绝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它的杂货店——盛产活络却清明的空气;

    是它那条叫做“石之海”的石子路,你拥我挤着,通向一个无边的墓园。

    且就此打住。该写篇文了。

    我在费拉拉的清晨 

     

     

    Tag:
  • 他们问我

    2009-07-12

    前些天Sergio来下象棋,一坐下来,就问我新疆是怎么回事。

    之前的一天,Giovanni和我说打开CNN,到处都是中国的消息。

    昨晚umbria jazz万众涌动,新认识的女孩子三言两语后,也就问我新疆。

    我统统说,我非常非常难过。

    来自自己身上的,痛。

    当然不是因为我去过二道桥,而是因为

    一种和你、和我一样的人质,命运或此或彼,但人质就都是人质,被再次牺牲的感受。

    因为这样的同一种本质,他的牺牲就是你的牺牲。

    杜婷转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再见,伊力哈木》(文:黄章晋)http://duting.blshe.com/post/3272/409763

    文中两次提到了“人质”这个词,这是多么重要的词,它可以表述我们的长久的命运,

    陈丹青在《七十年代》里也用到了这个词——“我们都是七十年代的人质”

    我和Giovanni争论说一定不能只从民族主义角度出发,很多层次上这不是汉/维的问题。我们都是人质。

    这些天屡屡想起电影《倩女幽魂》里的“黑山老妖”,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想那个黑山老妖——

    它的身体是无数个被它吸取了意志的人头构成!

     

    PS:那些上月初在广场上上演打伞闹剧的家伙们,我说气愤我说哭笑不得我说ridiculous我说不尽,那天Giovanni在厨房和我说他在CNN上看到的镜头,还模仿那些人打伞的动作,他还称他们为boys,靠,我后来在视频上看到的花格伞衬花格裤(熊一豆说“有没搞错,成班便衣这么住家feel”)——你给我多一千倍想象力,也想不到人是这么个丧心病狂的丢法。我不在乎那点薄薄的face,只是笑到死摇头到死然后无力说句I服了U...

    Tag:
  • 用水喝酒

    2009-06-18

    Marco明天走了,他和我道别,我和他开了一个月玩笑,一个月混合各种语言,他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看了一个月的叮当猫,两个月的Simpson(因为每天两次)。他在P没找到工作,要去S再试。但直到他走前的一天,我才知道他还用门画画,用铅作雕塑。当然,他也用扑克牌搭城堡,用筷子沾米粒,然后,用手哈哈笑。

    而Giovanni,用水喝酒,用锅养花。

    Buona fortuna,Marco.  哈,我写在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ok,让我们

    用水喝酒。

    oranges

    3 oranges in Sunny Bay, HK

    Tag:
  • 紀念

    2009-06-12

    xifu

     

     

    剛到香港時拍的一幅照片,那時我寫:香港,是闊遠瞑暗空間中的世俗喜氣。

    如今我還寫,寫這是個永遠熱氣騰騰的人,哥們,等你回去一抱滿懷。 

    重貼去冬在北京寫的一首詩吧,寫給大陸南端、燈火堆里,默默玩耍、自靜獨活的人們。

     

    紀念

    如今是什麼在你我之間

    我伸手,只抱住滿懷翡翠

    月光令固體慢慢湧出自己

    塵寰結構堂皇

    是什麼正滑翔於空氣的邊緣

    是什麼站立不住,倒下,令未來正確

    2008.11.16  北京十

    Tag:
  • 小屋子在大的石头房子里,从小小街拐进一条小小小巷子里去,十五米长的小巷子也有自己的名字(Via Nebbiosa),也有自己的二十五平方米的无名小广场。Nebbia,雾巷,却不是奈瓦尔的巴黎雾巷。

     

    一、雾巷的入口,是要拾级而上的,一树花和一尊饮水笼头日夜相对,外面那条已算大街了。

    1

     

    二、我的小屋子,有明蓝亮白虚紫色的涂鸦,也有深深浅浅的衣柜门,蓝色自日而夜,再黎明

    2

     

    三、它是第一个发现我的邻居,自此日日探我

    3

     

    四、刚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树是花树

    4

     

    五、下了两日雨,梨花深闭门,由阳台上望出去

    5

    Tag:
  • 今天突然想起这个,去年豆瓣上好多人讨论,现在,当然已经被和谐了,就贴在这里吧。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9年拍的动画《红气球》,今天再看,

    十足CULT,情节、配乐均诡异,语言成谶

    沉痛。

    ——“不过你可小心,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的红气球”

    ——“贝贝,别难过,你的红气球会回来的”……

    但我希望气球回来,成为一面黑旗帜!

    看这里: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yLDxKZvFNU/

     

    Tag:
  • 贪玩

    2009-04-05

    贪玩blogspot,弄了个繁体blog,猪仙人边做饭边唧歪。。

    http://zhuyuzhuyu.blogspot.com/

    欢迎来访。。

    Tag:
  • 一个搞笑的事实是:

    大多数人借家里的书、碟等和文化挂边的东西时,都会去问猪仙人

    而问起关于厨房、地板,就会去找鸡仙人(哈哈,其实鸡仙人从不吸尘擦地,

    其实猪仙人更喜欢厨房而鸡仙人更喜欢书架)

    ——鸡仙人是不是显得比较没文化?

     

    可怜的脑子,可怜的“家庭分工”呀 

    将五四运动进行到底!

    Tag:
  • 还我们的女儿

    2009-03-21

    差不多十年前认识树才兄,如此谦谦君子,在我当时认识的写诗人里并不多见,后来在一些活动中见到,会相互问候……没想到十年后,会看见这封信,出现这件事,十年来生活在沿何种曲线运转,我想象得到他的巨痛和悲愤!

    我们同他一样悲愤,
    为那甫出生便逝去的小生命!
    为这国度太多的不明不白!!



    “还我们的女儿!”树才致北京协和医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协和医院:还我们的女儿!

    ——致北京协和医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一个在出生后一直健健康康的新生儿,却在出院前的最后一天,在协和医院这样全国闻名的大医院的新生儿室,竟不明不白地被感染上了一种“不能确定的病菌”而离奇死去!

         孩子走了,到今天已是第8天了。但协和医院儿科没有一位大夫能告诉我们:“孩子究竟感染了什么病菌”,也无法就“为什么会发生感染”这个问题给我们一个令人信服的答复。

         2009年2月23日晨6点,我的妻子发现羊水流出,见红,肚子阵阵发痛。我求助于120急救车,将她送到协和医院。通过急诊,妻子住进了产科病房。产科大夫安排了剖宫产手术。孩子于11点36分诞生,随即转入儿科新生儿室(NICU)。

         孩子系女婴,早产儿,孕周为35周加1,出生时体重1840克,但体征各方面均好:“早产儿外貌,精神反应可。哭声响亮。皮肤鲜红光滑,皮下脂肪丰富,指甲软,达指尖。皮肤无黄染,未触及硬肿,未见脱皮。末梢循环好……”在新生儿室,负责医生为王大夫。我每天都去探听消息,并送去母乳。王大夫告诉我的,几乎都是孩子的好消息:呼吸不错,胃口好,挺能吃;虽然曾见皮疹和出现黄疸,但用药后均见好转。

         3月3日下午1点半,我到新生儿室,送去母乳。王大夫告诉我,孩子体重已长到4斤,明天可以出院,让我次日上午9点前去办理出院手续。我们全家人满心欢喜,准备迎接小宝宝回家。但谁能料到,不幸就在此时向我们袭来。17点50分,我接到新生儿室值班大夫电话,说发现孩子感染、发烧,已采取措施,暂时稳定;20点46分,我又接到王大夫电话,说情况非常危急,让我迅速赶去。我赶到新生儿室门口,祁大夫向我介绍了孩子的情况,然后让我在走廊内等候。22点后,祁大夫把我叫到医生办公室,告诉我,孩子感染发展得太过迅猛,所有措施都采取了,但未能挽回孩子生命。23点34分,孩子死亡。

         孩子死了。这是事实。谁也挽回不了。我们理解不了也得理解,我们接受不了最后还得接受。这就是死亡的残酷。但我们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的是,我们的孩子究竟感染了什么病菌?为什么在协和医院“有严格的消毒隔离制度”的新生儿室却会发生这种致人死命的感染?

         我想问问您:协和医院能允许这样的悲惨事情发生吗?您站在孩子的父母位置上想一想,您能接受这样的命运不公吗?

         面对这样的巨大不幸和精神创痛,我的妻子整夜整夜,不能入眠,至今手脚麻木,精神濒于崩溃,终日喃喃自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但谁能回答她这个为什么。苍天啊,谁能咽得下这口不平之气?!

         从孩子的病程来看,这个“莫名病菌”发展得如此迅猛,可见不是一般的病菌,否则不致于连丁教授这样全国有名的儿科大夫都控制不住。这里的疑问是,医生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孩子感染的?事后,祁大夫的答复是3月3日下午2点钟。因为我是下午1点半到医院送母乳的,祁大夫如果告诉我,孩子1点半之前已经发现感染,医院就有“不及时告知”的责任。他们回避责任的本能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但只要查一查孩子的用药清单,就可明白,3月3日上午已经在对孩子用药和施救了!院长先生,我忍不住又要问您:这是协和医院医生应该有的“责任意识”吗?他们为什么要事后向我们“隐瞒病情”?

         是的,这个“莫名病菌”隐蔽性强,即便在孩子身上有表现时,也难以发现,以致发现时救治措施已经跟不上(又怎么能跟得上呢?因为到孩子死时,医生仍未查明“感染源”),但谁都知道,《NICU入院宣教》中也写得清清楚楚:“新生儿室有严格的消毒隔离制度”,而且,我们作为家长,之所以把需要住院的早产儿信任地托付给新生儿室,正是因为24小时都有值班大夫和护士的监护。从2月23日上午到3月3日上午,孩子一直健康,却突然感染病菌以致死亡,您说医生做到了“您的宝宝将会得到最好的治疗和护理”的承诺吗?您说孩子的感染被“及时发现”了吗?无论给孩子喂奶、洗浴,还是治疗、输液,新生儿室都有一套严格的操作上的规章制度,您说医生和护士做到了吗?如果做到了的话,我们的孩子又怎么会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是的,正像儿科医生所辩解的,医院也是一个公共空间,消毒得再彻底也做不到百分之一百洁净,是的,医生只能治人病无法救人命,是的,死亡天天在发生,是的,死是无常……但是,但是,但是,我们的孩子是一个健康的早产儿,她住院的一周时间内呼吸顺畅,胃口也好,她感染上的病菌既不可能来自母体,也不会是自身携带……然后她却感染上这样的病菌痛苦地死了!孩子的母亲今年43岁,您说她这后半生怎么活?您说这不是“院内传染”又是什么?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愿承认,却去千方百计隐瞒和辩解,那么我要问您:协和医院医生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和道德良心又在哪里?

         我告诉您,直到我含泪写下此文的这一刻,儿科从责任大夫到主任教授,仍然只是让我们等待,仍然没有向我们表达过最起码的“责任意识”,似乎一切都是天定,仿佛医院毫无过失……您说,世间哪一对家长不是把自己的孩子视若宝贝?可是世上又有哪一对家长能够接受医院的这种做法?您说,这种做法是不是只会引起家长更深更巨、更难以康复的精神创伤?您说,这是不是会把家长从悲痛推向绝望、从绝望又衍生出报复行动?您说,医患之间矛盾的祸根是不是就可怕地藏匿在医院遇到事故时总是本能地“回避责任”、“强调客观”这样的“缺乏责任意识”之中?难道仅仅是因为,责任意味着医院的声誉损失,意味着必然连带的赔偿?可是,我们损失的是孩子活生生的一条命啊!

         我们之所以至今没有选择去打官司,因为我们清楚,我们孩子的失去,已经是任何“物质赔偿”都无法弥补的了,而打官司的结果就是冷冰冰的或大或小的一笔赔偿(而且还是法院强迫医院做出的)。不,我要追问的是,您作为院长,面对这样的不幸事故,您能够做点什么?医院尤其儿科又必须采取什么措施?此外,医院必须承担什么责任?

         我要大胆向社会披露的是: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院内感染”事故!

         我还要大声向社会悲呼的是:救救早产儿!救救协和医院新生儿室的婴儿们!

         因为在协和医院,因为在新生儿室NICU,已经降临到我们女儿头上的不幸“病菌”,还在!还在!!还在!!!


                                               孩子的父母:陈树才、林亚萍

                                                 2009-3-12  含泪写成


         朋友们,读到这篇文章后,请你们尽量转贴。我是忍着内心的巨痛写下这篇文章的。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读到这篇文章,更希望这样的不幸不要再发生在任何一个生命身上!谢谢。树才

    Tag:
  • 妆台与仙境

    2009-03-20

    查胡兰成的原文:因我与爱玲一起,从来是在仙境,不可以有悲哀。

    一为仙境一为妆台,前者越是说仙境,越是地上生根动都动不了的,越是想象得简明,越见得它不想说的沉俗,简明的想象无力把它从沉俗中拔出来,所以胡兰成是无力者,语言对于他是文辞,可以用来打扮的。

    而后者摇闪扩生,构成一段无尽头的“境”,自我也消弭其中,无踪影后的“端然”,才是空廓后“生”的趣味。附废名原诗在这里,不唧歪,不打扮,不夹缠。

    妆台
    废名

    因为梦里梦见我是个镜子,
    沉在海里他将也是个镜子。
    一位女郎拾去,
    她将放上她的妆台。
    因为此地是妆台,
    不可有悲哀。

     

    Tag:
  • 偏要说

    2009-02-18

    凭什么“央”“视”“大”“火” 发出来都要变星星?!

    你他妈自己放火烧了6个亿,却不许人说一句!

    偏要说央——央——央——屎——屎——屎——大——大——大——火——火——火火

    恩,看样子今晚不会失眠了

     

     

    Tag:
  • 二月节日多,我们来听竹村延和。

    很喜欢这首,原来听感觉是穿玻璃衣的仙女

    但今天在youtube上看到是这样的:

    这张sign,还是原来住五道口展春园时买的打口,那店就在我们家楼下,每天出门都路过。

    门上只有个门铃,外面看就是民宅。警察抄过很多次,也春风吹生很多次,记得一次兴冲冲去买碟,

    只见门口一辆白警车呜汪呜汪,警察把成箱成箱的cd往车上搬,

    cd们都被封在铁条窗里了,让人那个气闷、那个心痛呀。。

    对了,一直觉得竹村延和本人长得很像《百变狸猫》里混进人堆里的狐狸男,看看是不是?hu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