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气

    2008-04-22

    shan131

     山气日夕佳

     

    Tag:
  • 2008-04-19

    2008-04-19

    是日阴云大雨,我的心也一样。

    一个留学生只不过想让两方阵营互相交流,就招来人身攻击无数,论坛上无休止的谩骂、威胁,甚至乎现实中的泼粪!

    这就是五十年来教育的后果,换个年代,这些愤青就是红卫兵。今天叫嚣着“弄死她”、“强奸她”,今天跑去人家门口泼粪的,换作当年不就是屡出毒招折磨“反革命”的人吗?

    在他们口中,“爱国”就像拥护当年的无产阶级专政,成为清理队伍的最好理由,当初是阶级队伍,如今是国族队伍。有人在天涯试图区分祖国与国家的概念,说他爱前者,而非后者。但很多人听不懂,因为我们的教育一直用后者混淆、取代前者。国族、政权、文化……,别管那么多,总之全都大一统就对了。

    我们的教育一直要求一种“同化”,对“异己分子”斗争,要么让他改变,进入自己阵营,改变不了的,就从肉体上精神上消灭他。多元对话,原来是不懂的,也根本无法容忍!什么“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原来大家不懂。

    于是人们不懂为何香港、台湾人会口出怨言——倒来反问我们不是明明对他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吗?

    他们说,我们给了香港那么多钱和优惠政策,怎么他们还不买账,一定是他们说话不凭良心,要么就是天生不知恩报的狼崽子!一名新华社干部曾跟我说:“我接触了一些老板,他们都对香港很不满:香港都回归十年了,干什么处处弄得自己跟贵宾似的!没有我们给钱,我们帮他们托股市,他们现在能这么好?”

    是啊,香港都回归十年了,为什么mininoise到迷笛演出还要按“外国人”待遇?都是什么人从资金支援和股市上扬中获得最大利益,他们岂止知恩图报,简直拍马献媚都来不及?

    地域框架的狭隘和粗暴在此尽显!为什么香港保卫本土文化的年轻行动者,其中很有不少人关心内地基层民众,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会到工厂中调查,慰问维权者,加入反抗黑心工厂主的斗争。一个内地人可以质疑这些“香港仔”怎么懂得大陆事,可是最起码他们真诚地试着去懂,也去做实事。回归十年,光是在内地助学的香港ngo已有二百家以上,整体看更包括农村生计、扶贫、救灾、爱滋、环保、公民教育众多议题。

    可是来港旅游的摇滚青年,看到他们在皇后码头的斗争现场,只是说一句:和我有什么关系!——真让人心凉!

    至于灾乐祸地说“闹了也白闹,还不是拆了”那些人,简直令人悲哀。论政治暴力和游戏,你们或许比这些20岁、30岁上下的香港青年人见识的多多了,但这不是终其一生无力和犬儒的理由。

    回到这件事,不出意外,当事人的女性身份成为谩骂者随意辱骂的一个出发点,很多人提起一个“女”字,无论加在留学生、“汉奸”还是什么别的“头衔”前,总会多一层特殊的不屑。有人拿“追男生失败”、“整容”这等完全私人的事情来说事,甚至有人ps这位女生的头像成色情图片,恣意侮辱!平时张口就说新中国开始,“妇女地位空前提高”,“妇女能顶半边天”——成为“天”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为人的权利:被尊重和平等!

  • 积木

    2008-04-12

    jimu

    旧积木在家里被送了人,猪仙人这星期回粤北,买了新的送我,很粗糙,但和花纹很像,谢谢他!

     

    Tag:
  • 口弦

    2008-04-04

    3月在北京的“先疯音乐节”,很多先疯人,疯得或早或晚,年头都不短,疯得有轻重。

    huanqing 

    欢庆在先锋音乐节上。

    我老是把欢庆以前的实验乐队“另外两位同志”说成“另外两位同事”。其实这乐队只有欢庆一个人,这名字和他的音乐一样迷幻,据说是因为一直没找到另外俩人。就像fm3只有两个人。

    欢庆这些年都在各地走,采风加搜集口弦,整理相关的声音。我一直很喜欢听那套他和朋友们整理出版的各地田野录音。这次他送了我们两支彝族的口弦,竹子做的,打开就有好多支,不同调的,好玩极了。黄红花纹的那个则是我和猪仙人在越南买的。

    kouxian

     

    Tag:
  • 雷公和植物

    2008-01-05

    leigong

    这是一个用放大镜才能看到的——

    雷公!

    他住在上海街,我找到他。我越来越喜欢上海街,那天和朋友们说起不如从东涌搬到那,一起搞公社吧。在太子,够搞一个公社了,几家轮流着吃饭和睡,然后看书和玩。汤饭店也在那,咸肉棕也在那,老中医也在那……不过又想,在东涌这样子算做行山分社也不错。

    ——来大屿山,《烈火青春》和《旺角卡门》里算做是“旅行”的。对今天的很多人,差不多还是这样。

    大愚(屿)山人是个道长,住在罗汉寺再往上的观音寺的背后第五个山洞里。他和那个雷公相反,是一个用缩小镜才能看到的——道长。

    sojisang是个摒住呼吸才能听到的日本人,他缩在band房一角,越来越像一盆植物。他尽量不打扰别人,弹起吉他来越来越像在呼吸——他就在这呼吸一样的琴声里写着自己的歌。他不喜欢创作,要不是查理逼着他每天写一首和歌(否则,就不让soji住band房了)。

    那天问起,原来soji五年没回日本了,就在中国和东南亚跑跑看看,有时做群众演员,你可以在《色·戒》里看到他的。他的英文很差,中文会说一二三四,所以他安静。我就硬是从他那里学了《美丽岛》。

    总而言之,soji是一盆会跑的植物。

    Tag:
  • 怀旧

    2008-01-01

    新年好天气行山,夜晚拍草地上的遗留物。十分艾略特。

    怀念一下今年的圣诞party,还是在上海街唐三楼,三十几人玩音乐,乒乓球比赛。

    午夜阿sir如期而至,G正在地上做jimi hendrix状,阳台上bbq还在继续,band房内的乒乓球比赛正在八强入四强。阿sir看到这么健康的运动,简直不好意思地讪讪离去。

    熊猫openning@露台吧台

    chali

    熊猫jing

    jing

    熊猫toto

    to

    熊猫ying

    me

    熊猫jie & sujisun

    jie

    熊猫gao & 小红帽

    gao

    a高版jimi

    jimi

    俩人

    liaren

    pingpong赛

    ping

    Tag:圣诞
  • 圣诞佬

    2007-12-12

    一路听着Clash和Can回家,看见楼下今年的圣诞饰,有金色而平板的麋鹿,另一头很远是很小绿灯扎出的圣诞老人,想起sam hui的“莫大谋”,原来米路和麋鹿的音甘似。。就唱:

     

    从前有个人叫圣诞佬,

    日日坐在o企等麋鹿

    神神忽忽作风虚无

    又不愿剔须,仲成日出show

    啦啦声快地走去寻野做

    神必须知道自己的用途。。

    广东话里“佬”字真的很好用,旺角有大牌子叫“炖奶佬”,

    就和查理开玩笑说捷克乐队“宇宙塑料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universe)在香港应翻译成

    “宇宙胶佬”

    Tag:
  • 生日

    2007-12-09

    生日没吱声,过后却不断有人和我问起。11月24日的,28周岁。不前不后。后来在北京皮村那晚人家问起年龄,胡乱说是30,众人竟纷纷点头,自己就更胡乱乐。

    生日那天去了深圳听马木耳/I.Z.,凌晨四点借宿太子阿扁和套套家,

    翌日到湾仔来墟听mininoise。

    后来又去听美好药店,大帽子和小花衣。

    难过得知今年没有牛棚书展,家里本有大堆清出来的书要去卖的,听说荣哥要送样乐器。

    前一天趁大英展览结束前一天去尽情转了一回,港式装逼妈咪若干,中式傻逼知识男友若干,埃及长脚趾。和把雾绘成了固体的画屏(云母屏风,长河渐落)。

    然后到北京,然后回来。

    唐三电影节开会。当晚赠票去看牛棚前进进剧场新戏《无异常发现》,有的场景赫佐格,有的法斯宾德。

    然后今晚本来家里有party,猪仙人病佐,辞了友们,所以清静,清静到顺便请阿妈提前过生日。

    还有智海的展览,本说要去连州看摄影,要踩单车入山,要借band房吉他,要找戴望舒,要问问kubrick,要。。

    我的生日愿望是后年快点到,那时就真的30岁了,我想赶快和她手拉手,接个吻,一起往小台风里去。。

     

    Tag:
  • 去了几天北京,都是在皮村度过,阳光很好,同心学校的孩子很可爱,几次面对面交流使我想了很久,很久,关于抗争的方式和道路,关于自己。乐队汇演是北京的打工青年艺术团,社区姐妹行,台湾的黑手那卡西,香港的噪音合作社。

    这里发几张花絮,更多乐队和演出图片请期待《看/CAN》新一期!

    演出在樱井大造帐篷戏剧留下的帐篷进行,像许多的歌里唱的那样:北京很大也很冷。但我们有帐篷,关于微弱和强大。打工青年艺术团和社区姐妹行,零度下沸腾的观众,都将在杂志里出现。

    zhangpeng

    午后,迷你噪音在炕上,门外有干掉的葫芦(左至右:阿奎,发仔,Billy,Edmund)

    wuhou

    迷你噪音在“两个好朋友”调音,Billy问我唱《记号》好不好。广场、历史、记号。

    tiaoyin

    Edmund,在北京,他不会说话,他像天线嗒嗒B

    edmund

    黑手的清雅和老刘,黑手在香港演出,我很想看但是不在香港,黑手在台湾演出,我更想看但我没去过台湾。黑手在北京演出。。

    heishou

    Tag:
  • 遥远的英雄

    2007-12-09

    唐三动物电影节筹委会昨晚第一次会议,

    我想起我遥远的小英雄,

    chanchan拍了它最好的两张照片,有北京的阳光和菊花。。

    humipk

    humipk1

    Tag:
  • 发仔咖啡屋

    2007-09-13

    在秋天出生的Afaa(发仔)说:

    星就看看我们。

    太阳就看看我们。

    很喜欢这句。他有一个很不错的诗人咖啡屋:

    http://poetscafeunitedstates.spaces.live.com/

    Tag:
  • 回来

    2007-07-30

    周三回来,周五在band房几人对唱摇篮曲,广东的,据阿高说是:

    月光光,照地塘 / 阿仔你乖乖fen(睡)落床 / 阿妈ting日(明天)赶插秧哩 / 阿爷要赶牛上山岗

    真的很动听。

    周六来到深圳看图瓦humii和乌兰巴托马头琴,如果不是阿di的电子,就有如收尸人在草原战场上沉默捡拾大战后的铁兵刃。金属感和沉默感都极强。有火光也是雨水中的。

    周日晚又来到艺穗会,这里曾是上世纪初的大冰库。新裤子、刺猬和PK14,还有两个菲律宾乐队,朋了一晚上,之后去到翠华,遇见老菲和阿班,老菲很想去听他们转战另一处酒吧的演出,无奈不识路,又赶着给鏖战皇后码头的人送饭,问我们去不去酒吧再听一次,我们说已经朋了一晚上,实在没力气了,老菲便去送饭。

    乱乱乱,很想静一星期。但下礼拜是亲人游。

     

    Tag:
  • 2007-07-19

    2007-07-19

    从香港到北京,又回来广州住进朋友家,感谢shan,终于让我松了一口气。近来每次去北京都是在大街上疲于奔命,又赶上朋友紧急搬家和紧急住院,跟着瞎忙一通,离开时就很舍不得。又有两年不见的表弟及其女友,由法国飞返哈尔滨经北京,很欣赏他的法式炖冬菇头,第二天就也在八角游乐园鲁谷路剪了一个冬菇。又有已经辞职的朋友在旧单位会面,他的下一站居然是北大朗润园。

    也许是季节的原因,又或者奥运前夕工地成倍增加,北京的尘土比前些年大了许多,地铁里的宣传照却是秋天黄昏的北京,还有记忆里初雪的北京,总之不是7月份。小曼,查理,阿高和Jessey,阿贤,8月要到北京拍片,不知道会不会找到2003年。

    CM是出生、上学、工作都在香港的人,上次和他聊天,他居然说对北京有一种乡愁!原来因为他很喜欢北京,但每次出差去那里都知道自己一定要离开的,于是生出对他乡的乡愁。他被2004年一场大雪后的北京迷住了,就迷到现在。

    前些天去采访修建鸟巢和水立方的工人,原来上午刚有温总来过,工地显得温热、涣散,人们乐呵呵,小伙子说我18岁就来过北京了,现在不想家,中年人就笑着说他年轻当然不想了,我便问他很想老婆孩子吧?他嘿嘿乱笑,一群人跟着乱笑。也有很想接受采访的工人被他的小领导劝阻了,理由是看公安局把你抓起怎办,事实是我们的采访根本没有任何敏感。再往外望是一堆古怪大建筑的集中地,鸟巢和水立方前面却有一座旧娘娘庙正在翻修,狗尾草抓紧时机生长,树身子乱冒枝叶,麻雀三七二十一,正是一处小范围北平,和大范围内的大北京。

     

    Tag:
  • 礼物和放假

    2007-04-03

    猪仙人送我的礼物很多,可是回想起来,我送给他的,却很少。

    前天在Page One待了一晚上,看了很多摄影集和画册。突然见到植田正治的摄影集,突然想到这是猪仙人下了几次决心都舍不得买的,包着塑料皮看不到里面,诱惑更大。就买下来送给他。

    他果然开心极了,我也就很开心。

    植田正治的照片真棒!很典型的存在主义摄影,沉郁,大度,这是我们不惊讶的,但他有段时间很钟情马格利特式的超现实,而且有他自己的“兴味”在里头,这些兴味无论在器具还是纯度上都和他的其它作品有异,这就有点让人奇怪。我想,真正理解这个人,还是要找出两者间的秘密通道。

    昨天给自己放大假,看了一部Blood Tea & Red Thread,很蛊惑的动画片,尤其喜欢那些塑料薄膜作成的溪水、喷泉,固然因为连续反光象极了真正的水,但又更多了一重的轻、脆的质地,成为很轻浮、不安的水,暗合全片气氛。

    又看Bela Tarr《撒旦探戈》,这部长达7小时30分钟的电影,却原来我们只买到他的第三部。来自匈牙利的黑白影像,屡屡叫人想起寇德卡,在这些不断后退再后退的影象中,那些无比漫长的镜头多么令人热爱,他们迫使你对讲述的故事和人物怀有应有的尊敬,并把对压抑、绝望的观看行为转化为尽可能的体验。

    每次看这些东欧电影,竟总是想起自己的童年,因为房屋太类似了,那些长长的门和窗,一贯到底的宽木地板,我小时候的家乡是有这些的。那些漆皮剥落的墙面、木窗台、木窗框、木楼梯,还有阴暗而高旷的大房间,小时候我不知为什么就总是突然发觉自己处于这样的环境中,因为那时,我对“人”和“事”的记忆力远远逊色于对“物”的记忆力。

    当然,还有冬天的树枝和泥泞而黑的土地,黑泥里的水洼。全都那么漂亮。全都不属于亚热带。

    Tag:
  • 小猪西米诺

    2007-03-31

    小猪西米诺

    上学途中,遇到黄鼠狼;他偷偷带我去一处很远的山上摘草莓。港口就在山脚下,还有连接天边的海洋。有一艘船正离开;黄鼠狼闭着眼,躺在草地上说,他曾当过水手,知道船要去哪里。喔,一直睁大眼睛的我,终于看到,把天空衬得无限大的雪白的海鸥。

    升高年级后,我也有了高竖的尾巴,黠慧的鼠脸;而且理所当然的,就是那位咬着小刀,矫健地爬上桅杆,用单筒望远镜看到远方的水手。

    台湾生态作家刘克襄的童话,他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小鼯鼠的故事》这本书很棒,今天重看书里的这个小故事,还是觉得那么好。

    只是这本书的插图,全是仿照俄罗斯那个最著名的动画大师的一部获奖的动画(讲小刺猬去找小熊却在大雾里迷了路)画的,虽然很合文字气质,但不知有没版权问题。

     

    Tag:
  • 2007-03-28

    2007-03-28

      《这世界决不割卖》,词/曲,凡人   

        这首歌一起唱 如风在飘扬
      如花的娇美 如星星闪烁夜空里
        这一天一起唱 如山的高壮
      如海在翻腾 来抗议世贸放声唱
        这是人民的歌唱 越过种族疆界
      这是人民的呼喊 为了和平生态
      谁创造了这世界 谁个血汗流尽
      谁变卖了这世界 谁个见利忘义    

        This world is not sale!
      这世界 决不割卖!  

    这是Billy为了2005年12月那次反WTO运动写的战歌,是广东话的,唱起来开放激荡,在人群中一起唱的时候尤是。有一段时间,还把歌词打印下来贴在床头。今天整理到fair trade的内容,又想起它,哼了一个中午。

     

     

    Tag:
  • 森吉梅朵

    2007-03-26

    终于写完森吉梅朵的文章,因为是图文配,所以不用从头到尾很逻辑化,还有几个重要问题点到了就很满意。反而一些自己记得的很细节的东西没放进去,选了选,有的还是放进图注更合适。

    这些天都在听孩子们和老师们说话、唱歌的声音。都是些多么好的呼吸、措辞、口音和语气。

    最妙的是录下了篝火晚会上孩子们唱藏语歌,更妙的是因为是近篝火旁录的,所以还有热浪的声音,火的歌声是这样的。而孩子们的歌声一波一波,真不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我爱这一切。

    版面会做得清清爽爽的,因为照片和文字已经够漂亮。

    Tag:
  • 2007-03-22

    2007-03-22

    今天突然看到这张照片,是伟棠去北京时拍的。

    很想很想北京。北京的朋友,猫。我像是从那里连根拔起

    来到现在这个地方的。

    你们三个,笑得那么淳良!哼,刚吃完什么好吃的?

    Tag:
  • 2007-03-16

    2007-03-16

    梁家杰和曾荫权,为了争当香港幼儿园大班班长,在电视里舌辩,互相考数学。

    梁说24亿就可推行香港教育小班教学,加上15年免费教育则是33亿;

    曾说小班教学已要91亿,再加小班24亿,则要109亿。

    唯二人说话语速之快,你30秒我30秒务必说完,不禁想象如果是竞选北京市长、成都市长、哈尔滨市长、大同市长会是何等局面,语音效果会如何。

    想起八楼一件T恤,上写——

    选哪个,不是烂苹果?!

     

     

    Tag:
  • 这个冬天听了很多雪的消息,东北下大雪,北京下大雪,又下大雪,飞机上看下大雪,想看大雪的人又一次没有见到遍野的大雪,几年没回雪乡过年的兄妹在两次大雪间中赶不上雪后的汽车……春节前回家待了半个月,之后去北京,年三十回香港,初一到初七都在拆压岁钱和一只又一只“煲”碟。。之后我们去丽江拥抱了暴暴蓝同志,她说起跑跑蓝和run run blue,也说起大雪。

    之后,我们去到了雪山。

    初春的香格里拉,草和花还未生长,世界更有轮廓一些。

    准确地说是雪山脚下,一间小学,春天的金沙江太绿了,站在很高的山坡上还是一眼见底。夜晚,是刺眼的月光和星辰。

    崩曲珍,次里央宗,才让卓玛,拉毛吉,桑吉卓玛,康卓草,扎西草,次仁初姆,仁青多吉,多吉甲,扎西东珠,班德卡,农布,曲措……

    还有你,小小的贡秋梅朵,

    平静的森吉梅朵学校。看一切是喜乐。

    直到那晚拉着次里央宗的小手走在达摩山崖下,月光照着,直到她问我:

    “老师,云是可以捉到的吗?”

    “老师,我在山脚下家里有时看到云就想去捉它,它就跑到山腰上,我也跑上去,它又跑掉了。”

    “老师,云跑得时候是这样这样一点点,就跑掉了。”

    我想象得出一个寂寞的小女孩跑上山捉云的样子,此前,她已经历过那么多家事,如果她的家也是一个小小的尘世。

    森吉梅朵——心中慈悲仁爱的花:http://www.batang-project.com/home/index.htm

    下图:来自牧区的多吉甲,最崇拜齐天大圣。

    下图:贡秋梅朵,6岁就离开爷爷来到学校一直哭的小女孩,放焰火的晚上终于笑了。

     

    Tag:
  • 新年

    2007-01-14

    现在写新年好像有点晚。

    是才回过神来,被工作和看病忙住了。

    昨晚才补了日记。又整理去年的笔记。

    很好,可以一本接一本看书,一部接一部看戏——发现了深圳买碟买旧书的好去处,Eric说汕头更是打口和db大本营(后者一块一张)。

    周一小四和阿高来新家玩,顺便行山——这次我要倒着走,猜猜为什么?也许雁雁和周瓒猜得到:)

    还没摸到去欣澳海边的路,但我实在喜欢那里那些不知为了什么泡在海里的黑木头,非常的“无名特质”,我和猪仙猜是大澳那种棚屋的遗物。

    猪仙,很仙的,我在书房做事他去厅里静休时,也会寄一封蓝字信给我。

    最近,我们一起发明了“折页人”和“虚狼”,前者也可以是个游戏——比以前的“小姑娘和小伙子”还要好玩!

    Tag:
  • 睡前魔术

    2006-12-29

    睡不着的时候默念三遍:

    大毛腿叔叔,又大又毛的……

    大毛腿叔叔,又大又毛的……

    大毛腿叔叔,又大又毛的……

     

    就真的睡着了,

    在一片软乎乎、黑密密中。。

    Tag:故事
  • 信箱

    2006-12-19

    一个朋友问我的gmail信箱,并说就发在你的博客上吧。

    这是我经常用的,yahoo的那个也用,但有时不太好。

    treshadow@gmail.com

    Tag:
  • 我操

    2006-10-13

    我操,blogbus太牛了,下边那篇博客发上去,Gong chan dang三字和Zhong xuan bu三个字居然变成六个星星!!!——现在成了“他(赵本山)可是堪称***一线宣传标兵呀!”“也多半不是因为地域歧视,而是***的道统”!

    乐死我了,让它变星星的,不怕被说成counterrevolutionist吗?

    Tag:
  • 更新中

    2006-10-13

    回曹疏影

    本人的北京朋友的確是以"不衛生"為由,並非甚麼京味.

     

    我同意每個地方皆有歧視問題,但是,我們不能不注意到每個地方的歧視性心態以及制度,皆有其獨特性.

    作為首都的北京市,其官方制度性及日常人們心理性的歧視,已有不少人指出過,有興趣,可看項颷的《跨越邊界的社區--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以及Li Zhang的Strangers in the city.

    不過,話分兩頭,北京單位的制度性歧視,在中央政府的強烈要求下,慢慢減少,至於日常生活嘛,近年如何,我也不敢很概括地說,只是,朋友告訴我他們在北京名大學的經歷,令我不敢斷言這已消失.

    -- 張 大風 於 October 14, 2006 01:34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我从没有

    否认北京存在的歧视,事实上,北京存在的歧视,无论制度性还是心理性,去过北京或在那里住过的“外地人”要感受这一点都并非难事,而且近年在某些方面还可能愈演愈烈。
    那么算我没看出来你朋友就是歧视,因为没见说明你们过而不入的饭店是哪种,如果当时的外省饭店是让很多人疑心不卫生的小铺子,而北京老店是让很多人看上去觉得干净的饭店,那怎么能说明一定是因为省份而带来的歧视呢?
    从制度和心态研究北京产生歧视的原因,可以对歧视这个问题有作用(当然如果研究目的不是为了歧视,而就是为了研究北京这个城市或别的什么,那就不用说了),但同时也在暗中重复着北京拥有话语强权、其它地区相对弱势这一逻辑,这样,研究歧视问题的积极意义就有了削弱——因为连关注歧视问题的人都在更多地关注歧视者的方方面面,以及歧视者建构被歧视者形象的过程,而没有把更多地了解被歧视者(他们的制度,尤其他们的心态)作为一个同样重要的准备工作。
    当然这也不是我对你的判断,而是希望警惕到头来被歧视者的声音仍然隐然缺席的状况——其表征可能是将歧视草木皆兵,或者将被歧视者美好化,无论哪种都不是真正的尊重。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极度流行和歧视东北人的急速升温,这两件事发生时间几乎前后脚,我也见过不少北京人/非东北人一边爱哼这首歌一边歧视东北人的,这正说明了在这个问题上,“歧视”这一笼统判断蕴含的复杂性,两种态度表面上看来,似乎一褒一贬或你说的“相差很远”,实际却未必不是暗通款曲。

    -- 曹疏影 於 October 14, 2006 11:45 PM

    Tag:
  • 重庆日记之一

    2006-08-24

    重庆日记,一共两篇:)

     

     

    8.14

     

    今天是到重庆的第一个白天,桥墩下的露宿者,有着完备的家当,也有草、桥墩、天空和我喜欢的无着感。

     

    我同样是无着的,空空儿。

     

    嘉陵江大桥的柱子简直是通天的。它们有着落。

     

    一路想着节奏是否内在的问题。“爽利”或光滑的语调,都是我不喜的。当我们说节奏是内在的,不应该成为抹杀某种有形质的节奏的借口。借一种稳妥、中庸的语调,填词般填出一首好诗,是令人不屑的。而所谓稳妥和中庸,除了包含那些充溢了暮气的节奏外,也包括光滑、伶俐、聪明的语调,以及无色彩的、煞有介事的官僚体。我理想中的节奏,还是在诗歌中实现巴赫。

    重庆的建筑很错落,因为山地的缘故,我对这里没有过分的兴趣,它让我更多想起蒋介石。今天到嘉陵江一看,果真非常蒋介石,繁华是麻黑色的,虽然高楼大厦(当然是),但四十年代的感觉还是足极了。

     

     

    Tag:
  • 东北植物

    2006-08-10

    广州采访归来,在中大门口的旧书店买到一本1955年《东北木本植物图志》(科学出版社,刘慎锇等著),大十六开,图片算多,是旧式的照片加手绘,非常非常好看!前些日子读普里什文《人参》,惊讶那森林和鹿居然是我的“家乡”!我的童年只有“家”没有“乡”,因为那完全是一个同质化的世界。

    昨天听说广州为了环保,新出一个说法叫做“见缝插绿”,极端到让人不寒而栗,到时候,我们满眼是绿,就是看不见“生态”!

    反对环保法西斯主义!

    Tag:
  • 迷你噪音

    2006-06-08

    「迷你噪音」是香港乐队「噪音合作社」的社员凡人、老B和曹百达的Blog。老B就是Billy啦,害羞谦逊的人,和唱歌时少少不同。

    上周见到他,才知道原来这里链的“迷你噪音”国内上不去,于是改成他们的简体博客,也在blogbus。

    http://mininoise.blogbus.com/index.html

    前两天大听噪音合作社,看到他们的广东话意译版《国际歌》前有段改写说明,乐:

    “在我们常唱的‘工人歌’中,《国际歌》对我来说最有力量。只可惜,很多人都有点怕唱《国际歌》。有些基督徒对歌中一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感到不是味儿,有绿色意识的人对那句‘我们要做世界的主人’不表认同……”

    Tag:
  • 四五百人

    2006-05-09

     

     

    到家第一晚就做了一晚上梦,早晨就非常疲惫。

     

     

    记得清的是最后一个出现了四五百个角色的梦,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面容,身份,行为,梦中一个个杀过去,就怕一不小心,梦里的“我”就要从刚出生再成长一遍,再重复一遍刚刚梦见过的内容。但还是重新成长了三四回。结果这个梦冗长无比。

     

     

    梦中急着和伟棠讲这个梦,讲着讲着却又梦见一篇小说,小人在纸上演文字中的情节……

     

     

    一路坐火车回来,哈尔滨才刚刚开春。我们是逆着春天行走啊。。。

     

     

     

    Tag:
  • 。。。

    2006-01-21

     

    关于凤凰的故事,终于没有写好。非常沮丧。

     

    开始之前,渴望着:“启动,启动”

     

    一旦停下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用自己的强硬来承受沮丧,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浪费

     

    从没尝试过无聊和空虚,也永远不会

     

    只是一种对停滞的恐惧

     

    那时就躁动,用“快”切分任何事,渴望任何情况发生

     

    整个上午都在翻六本robert frank

     

    打算写一篇关于他后期摄影的文章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