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庆祝

    2005-11-30

    庆祝一下,魔鬼终于从我的生活中被驱走,据说是被回来的人推倒,重占了躯壳,据说路边卖粉面的老板伙计纷纷上前检了猪颈肉、猪后球、猪胸脯、猪肘子回去做成盛汤带碗的,吃进各人肚子变屎完事。重整天地,真他妈的高兴!
    Tag:
  • 许冠杰

    2005-11-23

    G哪里借来许冠杰80年代拍的mtv,唱的却是70年代的老歌。

    那个时代的维多利亚港还那样纯朴,渡轮就真的是渡轮,海,就真的是海,星光,就只有星光。对比今天来说。

    他和他的一队band友,我多么喜欢这群带着腼腆气的小混混,挣扎在旺角和油麻地,但仍未脱少年人的腼腆和淳厚。不是那个后来被塑造、追捧成“歌神”的那个,不是后来小市民气越来越严重的那个,只是保有少年式的沉醉、忠诚和愤怒的那个。

    中年是一个漩涡式的审美概念,把人向下作和背叛中推,庆幸的是,我还是能够常常见到一些幸免于难者,虽然他们也曾经动摇过。

    Tag:
  • 一天

    2005-11-21

    一下午在庙街榕树头公园的“自由文化音乐节”玩,朗诵的朗诵,拍鼓的拍鼓,撒传单的撒传单,作行为的作行为,Bob DylanBob Dylan。因为是个街心花园,很多老人家也从街市和算命摊上赶来瞧热闹。表演场背后的天后庙,还是纸扎得红红绿绿,白人、黑人进进出出,烧香叩佛,站在石狮子旁朝这边看上一阵。

    晚上在艺术中心看“即兴音乐节”的一场演出,有支七八个人的乐队只有“精彩”两字可以形容,两台电脑,两个人声,一个曼陀铃,一把小提琴,一个吹东西,上半场的演出却颇为古典,我和G说他们很象巴赫,G觉得还应该更古典些才好。比起来,下半场却有太浓的寺山修斯的味道,发挥得一过反而失色了。

    不过最高兴的,还是昨天从G那里借来董源和巨然的山水画册。去艺术中心看清初六家山水画展时大约有两三幅是仿巨然的,一看却就是里面最出色的。这些山水、小人儿,初时当漫画看起,看着看着就是整个宇宙,清白天地。大概五代这种时期总是特别有这样的感觉,也为明末清初那些“好学生”们相痛相惜。

     

     

    Tag:
  • my petri

    2005-11-07

    在鸭寮街两天,得了个宝贝礼物,虽明显是个用来讨好的礼物,但我实在太喜欢这个逗人的“小方块”乐。(比喜欢爸爸送我的海鸥120 4B还喜欢)

    六十年代产,和lomo一边大。但做工严谨(和leica有的一拼),基本功能齐备又适度,设计又太过别出心裁(卷片器居然是藏在机身一块铁门帘里面的,调焦是个小转轮,而且据说是第一款取景框里同时有距离指示和测光指示的袖珍相机)。属于不是为了low-tech而low-tech那种。

    与它相反的,如lomo或holga,后者效果固然出人意表的精彩,但这精彩主要来自无防备的漏光效果和自动达成的秾丽色彩,却与拍摄者的关系不是很大,所以就无法满足创作欲啦,虽然每每可以满足一下虚荣心;

    lomo比holga好得多,但无论什么,拍出来也是秾色丽彩,边上压四个黑角,看多了不过仅此而已。兼之lomo公司近年来行跨国资本之恶实在太过,我原来在哈尔滨用430块买的lomo L-CA现在已经由LOMO公司卖到1800。事已至此,那些所谓lomo美学也露了它易被利用的面目。

    呵呵,还是我的petri好,正常,且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老”相机!

    爱不释手!

    (妈的,发图又不好使了,来个链接吧:)

    http://www.blogcn.com/user39/liao_wei_tang/blog/26059046.html

    Tag:
  • 北京一夜

    2005-11-05

    上次听这首歌是上两个月某日黄昏,和伟棠从海边侯王庙散步归来,靠在路边栏杆上看黄昏中的凤凰山,太阳一点点落下去,一下子就哭出来,想到北京就是一个这样的地方——“不管你爱与不爱”。

    身边人不哭,身边就是天涯。北京一夜。香港两月。南锣鼓巷径自纠缠。

    那音乐是荡彻心肺,没办法就只能喊出来的。我只要明亮。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呖
    带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女:人说百花地深处 住着老情人
    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待着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不管你爱与不爱 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对月高歌的男儿 是北方的狼族
    女:人说北方的狼族 会在寒风起
    站在城门外 穿着腐蚀的铁衣
    呼唤城门外 眼中含着泪
    男:呜......我已等待了几千年 为何城门还不开
    女:呜......我已等待了几千年 为何良人不回来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地安门
    女:人说地安门里面 有位老妇人 犹在痴痴等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待那出征的归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可别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门外 没有人不动真情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流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不想再问你 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 你能否归来呖
    带着你的心 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 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流下许多情
    不要在午夜问路 怕触动了伤心的魂

    Tag:
  • 一个月

    2005-10-27

    这个月真是我最快乐的一个月,上次快乐是2、3月份的事。不会为任何事停留。

    暂回东涌,一切都是老样子,人在其中也是老样子,要赶紧走,三天后就去深圳。

    最生动的地方是罗湖海关下的停车场,空旷,挤满人,挤满店铺,仍然空旷,也象凤凰,人群簇拥依然空荡荡。

    Tag:
  • 羁留广州

    2005-10-26

    就永远羁留吧。也许是一个沉闷城市:深圳。也许,还有下一站。。

    只是想念香港和北京一班朋友。

    愿那留在南锣鼓巷等待第一场雪的,早回来。

    Tag:
  • 岳阳

    2005-10-20

    这次在北京,层层卷卷,毛毛躁躁,想找的人没去找,带去的书又带回来。

    洞庭湖边风很大,不见韩秀,那个火光鱼浪中打杀七十二岛的锦袍小将。湖水看不到远处,君山也看不见,水天一线也看不见,就只是雾,就只是遮掩,蒸发又卷落。不为己悲。

    岳阳楼的诗,孟浩然的固然好,但还是杜甫最牛,虽是一己“心事”,却浩茫连天宇。从汇编的小册子中看,大多数写岳阳的诗词均平平,李白的一首也碰壁。倒是纳兰性德《水调歌头·题岳阳城图》中有“仿佛潇湘夜,鼓瑟旧精灵”一句尚好,上阕一句“人间无数金碧,未许著空明”,就更棒了。

    下午梦见腾子京,在和一个清朝男人和我喝茶,说了很多,一点都不记得。明天去凤凰,之后去广州。

    Tag:
  • 好了,飞机终于出深圳,出广东,它倾斜着离开亚热带,它的海水,它太过繁茂的、花俏的植物。

    一路向北,向北,我渴望看见冬天。五个半小时的飞机,实在让人等不及。从白到黑,到更黑。

    Tag:
  • 梦见北京

    2005-09-01

    梦见北京,就快过年,我们在舞台上跳舞,我们是一众同学。

    下了舞台是大街,行人很少,飘着很细的雪粒。我撞见兀鹏辉,他已改卖盗版dvd。

    冷霜走过来了,晓涛和陈芳走过来了,恍惚中好像还有王炜,我们就坐下谈诗,说衬着今天这么清冷的天气才叫“清谈”啊,喝酒吧,还有整整一夜可以相聚呢。我就开始回忆,在香港的时候很少人有空清谈诗歌的,北京真好!我就开始笑,醒来,是在凤凰山下,离岛上,夏季要结束还远。。。

    Tag:
  • 小温

    2005-08-22

    小温,想发照片但找不到你的新信箱了,只好在这写一下。不知你能否看到。看到了给我写信啊,我还是原来的信箱。
    Tag:
  • 前晚

    2005-07-29

    前晚在北大同冷霜、海威、姜涛、胡续东、阿子,吃饭。出东门去万圣,过了马路,北大便在我身后,是无数盏灯。白颐路上的车声、人声突然鼎沸,夜空是更大的寂静,同胡续冬、阿子、姜涛挥手,同海威和冷霜拥抱。

    我想起去年送别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是在送别。离别没有影子。

    而我一次次怀念的影子,继续蹦蹦跳跳,在银河中散步、微笑、用木头拖鞋打拍子,它们如此快活,它们看着道别的人说:“我知道你们便是如此。”

    Tag:
  • 火车上赛歌,包包是大林和小林里的那只狐狸:

    吃一个鸡蛋糕,我是美丽的包包

    吃一个鸡蛋糕,我是美丽的包包

    吃一个鸡蛋糕,我是美丽的包包

    吃一个鸡蛋糕,我是美丽的包包

    吃一个鸡蛋糕,我是美丽的包包

    吃一个包包,我是美丽的鸡蛋糕!

    Tag:
  • 呼咪

    2005-07-07

    呼咪最近奴性昭彰,还好只是瞬间的。

    又常象“失心疯的汉子”,这个比较常态。

    天热了,蟑螂也多起来。前段时间每次回家,都发现呼咪的猫粮碗里爬出很多只小蟑螂,令人毛骨悚然。简直是吃大户嘛。我们只好把猫粮碗挪到阳台上,居然有效地杜绝了这一现象,代价是呼咪没法同时吃饭喝水了。

    这几天,又发现每次打蟑螂时,呼咪的神情就非常不对,有几次甚至挡在我们面前不让我们动手,啊呀呀,难道这些小蟑螂真是它的哥们?

    Tag:
  • 宰割

    2005-07-01

    凡是起得早,下午五六点钟就困的不行.大叫“不行了不行了!”,蹦上床睡死。两小时后醒来,王炜就醉醺醺进门了。快乐。吃饺子说诗,二者之间,何必言感谢。说感谢的,是救命稻草,是撑得苦。致之死地而后生,生活需要什么“拯救”呢?即便生了“救”的心,也终究无可“救”。其实是根本无需“救”。

    Tag:
  • 6月20日

    2005-06-20

    6月20日。说不出。

    Tag:
  • 纯粹

    2005-05-29

     那晚和z路边喝啤酒,说起他正在写的小说,因为工作忙就放下了。我理解他的偏执所在,他关于纯粹的习惯。有人从这里开始装疯,把写小说的人弄成彻头彻尾的一个混蛋,或是高声宣布自己,妄想重复便可成为习惯,假相便成真。z不是这样,他要求自己理解所谓“他人”,这是他对自己的反抗。有凉薄,但反抗它。

    我的生活将告一段落,从不曾凉薄。

    我和这些闪光的尘埃,我们兴奋地望着对方的脸,进入第二道光。

    Tag:
  • 查理来京

    2005-05-27

    说香港广告公司一名设计师,加班三天三夜后,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休息就是两天,大家去叫他时发现他已经死了。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太象小时候看的宣传漫画了。但这次不是宣传,是经验了。

    Tag:
  • 伟棠的主页

    2005-05-13

    http://www.liuwaitong.cdd.cn
    Tag:
  • 。。。

    2005-04-29

    小动物入夜都很脆弱,生活中的呼咪正向我百般撒娇、求爱、蹭——蹭是虚空之后的事。“有情”之前是绝对的孤绝——有人来到这就停滞了。而“有情”本身需要首先弃绝这一切,尤其是对孤绝的弃绝,对“我执”的破除。入畜牲道,做饿鬼。想沟通吗?请先折断通道、桥、彩虹——即便是彩虹。无处不彩虹。

    Tag:
  • 西单

    2005-04-26

    昨天在西单又看到那两个唱吕剧的盲人,前些日子在北医三院门口也见过他们,唱得很棒,很投入。昨天在那里听了半天,发现给他们钱的全都是女人,而那些男人,那些长裤腿的大老爷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要活着。想起一次在火车站,看到一对正在分别的男女,女的紧抱着男的,闭着眼睛,男的挖鼻屎,往地上甩。。。看得我一阵血涌,真想冲上去照着他要害一脚,踢他个半死。

    Tag:
  • 植物园

    2005-04-21

    中午听讲座,一个印度教授在讲殖民和后殖民,实在气闷。厌学情绪全面爆发,天气正好,约了伟棠去植物园。

    郁金香和三色槿开的正盛,桃花也还没谢。郁金香里有一种叫“橙衣王后”的。见到山梅,小骨朵,殷红的花心,实在漂亮。看到棠棣,很古老的样子,不艳丽,但清气盛。一株白海棠叫做“火焰海棠”,太棒了。五点钟光景的山色,看得人不忍就走。两个小垃圾箱,一只橙色,一只是橘绿,相依作伴,天天看山,看花,看云。“信待零落时,共君长婉转。”

    北方人写诗,说到树时便往往只是“树”,我的南方想象呵,就快实现了,想起去年在新兴农村见到的一大排荔枝树,对我来说真是稀罕极了。还有柚子茶和家酿的荔枝蜜。

    Tag:
  • 关于森林里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小精灵的故事。我喜欢木民妈妈做的带棉花糖星星的蛋糕,喜欢她永远鼓励小木民,喜欢她和杨柳风里的鼹鼠一样爱用贝壳装饰自己的家。

    哲学家、天文学家、集邮爱好者和昆虫爱好者,全都是反面形象,但小动物们还是愿意处处帮助它们——即使它们执迷不悟,也并不觉得受到了帮助。

    前天见到又一个装逼音乐人的诞生,满脸堆笑,但心是虚伪的,在为一些简单的即兴观念沾沾自喜,国际市场、江湖义气和一面倒的赞誉,其毁人不倦,降临到这个原本朴实的兰州男人身上了。

    一口气看完林白的《妇女闲聊录》,很好看,只是觉得并不像书前书后的评论那样一味是口语或“闲聊”,而林白只是“带着震惊的倾听并记录”(张新颖认为本书的“文学性”正在于此),就我看来,这本书中的语言就口语来说,过于干净和顺畅了,达到顺畅是有可能的,这是因人而异的事,但达到如此干净——甚至有点过分,其中的语气处于一种收缩的状态——则要么是木珍的方言本来如此,要么是作者的“整理”。不知道湖北的情况,反正东北方言是不会这样的,前段时间看《铁西区》,方言中的描述和语气全部处于一种即兴的饱满之中,人人都是赵本山,印象最深的是第二部《艳粉街》里的男女青年,比孤领街少年都好看。

    Tag:
  • 埃文·莫泽尔的睡前故事好看极了,好看极了,

    我们已经看到第四本,是真正的童话,本来是在三联买给四岁的曹小胖的,因为太好看,就被我们截留了。最妙的是他画的各种小房子,地洞,塔楼,城堡。。。。

    不过,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童话还是蓝熊船长,饭饭那天送我一条蓝熊毛巾,也是为了这个。

    还有什么比外面鹅毛大雪,坐在旺旺烧着的火炉边,读一本精彩的书更美妙的呢?

    还有什么比越孤独,写出的故事就越生动更美妙的呢?

    Tag:
  • 就是作恶。

    Tag:
  • 写完就去睡

    2005-04-01

    有一段时间了,z一直在写一种稳妥的诗,找一个点,扯一根单线,虽然它可以很快就扯出更多的线头,结点,线于线之间微妙的紧绷,在词与词间维持出平衡。最最重要的是,这平衡如此沉闷,这稳妥也单调,乐趣是有的,小心眼之间也会穿针引线,互相远望着调情。但,重要的是沉闷,是他可以把这种单调维持到这么久。这样写的确总能写出诗来,但,只是写出而已。

    今晚另偶然看到一些J的诗,最大的问题还和几年前一样,没有世界观,故而失去力量,全是些小里小气的修辞,独个盘绕不清,但修辞也修不好呢,他的诗最好的境界是通过修辞到达一种温情,仅此而已,最好也就这样了,但温情是如此需要反对的家伙,仅仅是“温”,大多数时候还算不得“诗”。他只是希望生活回复到所谓最“踏实”的状态,但那其中有太多粗糙而狭小的功用主义。就象他居然会因为她不生小孩而同她分手,看来他真是没什么变化。

    这阵子读到周围人的最好的诗,还是m新写的一批,看来还是男女魔障各异,对于男人的一些愚蠢,女性可以轻易绕过,并且不在乎他们竟然经常如此愚蠢。就连出门观察陌生男女,也总是发现陌生男人脸上的空虚和自私多过陌生女人。

    Tag:
  • 又是

    2005-03-31

    又是北大诗歌“节”,我没有去,一是该死的论文,二是越来越不想见到一大堆人互相social的情景,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待着了,三是今年的诗歌节无聊得很,居然还要请蒲存西等人来给一个什么人朗诵,也许是赞助者?

    读书会读出“学生”人格的,我一定要走出来了,有老家伙们必定咳嗽着告诉我那也不一定就好,理它们作甚。

    想起昨晚和伟棠商量将来买房就买一座旧村屋,改建成我们喜欢的样子,还可以在房顶上自己再起一层,就用《建筑的永恒之道》里教的那种方法,又结实,又有可行性,又卫生。他说如果房顶是尖的呢?哈哈,我说那就给它起两个抓髻好啦,像《笑傲江湖》里小师妹的那样,伟棠说那就把椅子的两条腿锯短,这样就不斜啦。说着笑着就走到了楼下,就总是怀念起这样的时刻。

    拜伦说“三月里有野兔,五月就要有女英雄!”就快到了!就快到了!现在是潜伏,潜伏。

    Tag:
  • 。。。

    2005-03-31

    两个人成天在家里,一个不上班,一个不上学;一个伏案写写写,一个在电脑前写写写。在电脑前写写写的那个经常偷偷上网乱逛。伏案写写写的那个写完了就可以看电影,拍照片,去五棵松买胶卷。

    “哦,写完了”他刚写完一个小说。

    Tag:
  • ^_^

    2005-03-31

    发现了陈烁同志、株株同志和林挺同志的博客,很美好的上午,虽然没阳光。

    昨晚做的梦都很让人郁闷,唯一一个好点的是梦见荷仙姑在清华撑船,她是个胖姐姐。。。。。

    Tag:
  • 活泼泼地,有关痛痒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