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simeno

    有时候我很累也不想写一首诗
    本是两个时空的事两处湖水
    两下里人两处歌声和友伴
    我拉开过一卷暗夜里的小彩灯系住
    给你系绳子的那头,牽你的笑
    你的笑,那么远——
    湖水那麼軟,在阔大暗夜中水鳞浮泛
    我不管,时光不管,经纬度都是乱度
    我今夜本在海的一侧,江湖事,都淹忍
    海一侧也是我的一侧,那边的他生
    水母成桥,代我一路吧

    2010.7.29

    按,他生未卜此生休,是去年我在perugia的心情。是以旧忆兼寄伟棠。
    去年今夜,正是trasimeno湖Blues Festival,漠黑的大湖在连绵blues钢琴舞台旁,
    其中一个乐手极棒,甚至比Thelonious Monk更绵长……不管怎样,却都是漠黑的湖水,
    湖那边远远的突起小焰火,我走在伸去湖腹的木码头上。
    Tag:
  • 无题

     

    光天化日下

    从背后剖开你

    取你左肺全景的江山

    右肺一株草

     

    瀑布背后——也是石崖前

    住着无数飞燕,每滴水

    曾是瀑布的鳞

    五瓣心,还给你

    是我攥过的一只拳

     

    2010.7.11

    Tag:
  • Hello Boston

    2010-05-0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XV8N2tvv14

    Poem for all of you in Boston

    Thank you & have a nice day!!!

    再相见

    ——给我们的塞林格

     

    JD,你一定在很多地方见过

    这样的一个下午,这样的海面
    鱼和星空都隐身,世界是蓝皮肤的
    冬雾也散开,远山上有无尽树冠
    预备着又一个完美的夜
    你一定经历过很多这样完美的夜晚
    如同经历过同样多的不完美的事物
    霍金说一团粒子也会拆散,偶然哪一粒
    挣出黑洞,散逸在星空里
    我们都坐着大块的碎玉飞行
    它们像是从各种碧绿的海面捞出来的
    香蕉鱼是海藻互相滑过时的光隙
    JD,这样的一个有皮肤的世界
    六十年了,你也一定知道
    已经离我们愈来愈远,没有谁
    肯用放大镜去看滑冰鞋溅起的冰屑
    那些玉碎的边缘,互相流转的光
    水,消沉殆尽、又总能
    在新脸庞闪淡而出的柔情
    我们还在这样坚持一个
    早已不太一样的世界
    我们单性繁殖,多少遍杀出幻想
    又杀入,用相继崛起的细胞阵法
    继续生存。野鸭子留在牠们
    自己的好公园里,泥滩上能留下
    丫字脚印,微生物都貌似良善。
    就把这个恶菌的世界留给我们吧JD
    带着我刚刚向你描述的下午离开

    我只照一帧下午的相片给自己
    继续和这没皮肤的世界螺旋相奔
    婴儿宇宙里,JD,让我们的粒子再相见

     

    Tag: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efBBluKamA

     

    唸詩:曹疏影、廖偉棠
    吉他:鄭政恒
    敲擊/廁紙筒(kazoo):潘志雄
    混音/玩具:陳偉發



    致紮鐵工人
    曹疏影
    2007.8.25

    今天讓我們重新學習肉體
    通過你們的手臂,剛剛離開鋼筋和鐵柱
    進入此般空氣的骨和肉
    不錯,空氣是飄忽的,它在而不在,它營運著光
    而你們是在黑暗深處扭聚光成固體的——人?
    不,生命——當那骨、肉接觸光,當光被擠壓
    深入更暗處的血。
    我們的血,亦是在,而不在,當世界遭折疊
    樹林宛如手語,湖泊被囤積,河流被截斷如舌
    而海洋被填充,填充,填充如膽固醇過高的心臟
    我們的紅色與藍色,被靜悄悄粘貼在閃電和滾雷背後
    那麼用我們背部的所有汗腺重新學習肉體
    它們被支開到宇宙的最外層,那裏大氣薄脆,但讓它們貼緊
    讓目光向前,如滾雷,看烏雲淬出暴雨
    看山脈緊貼大地,向外凸起,看礦層呼之欲出
    然後是鐵,鐵中黧黑的漩渦


    致紮鐵工人之二

    淡色結晝天,心事填空雲
    李賀
    2007.9.2

    來到天光道
    世界的景象不算
    請給我光與光的縫隙
    當這白晝被抽乾
    當星辰隱匿於錚錚白影
    我們縱身,撈取靈魂的歡欣

    我們於天光道上唱開一噸鐵
    生活便穿山越嶺,鋪陳更多
    忍耐、而無可忍耐的烈夏

    如今,是在天光道上
    波濤、浮沫近在咫尺
    以及一段與我們共存已久的隆冬
    ——它陰沈著深藏於酷熱
    但如今,是在天光道上
    金屬與金屬以陰影的名義聚攏
    聚攏並向那寒氣開掘

     

    紮鐵工人持玫瑰歌
    詩: 廖偉棠, 2007.8.23

    紮鐵工人持玫瑰,
    低頭欲嗅猛虎勢。
    日舞鐵杵千百杆,
    奈何夜看妻兒啼。
    烈日雖苛總不顧,
    汗下如雨痛如雹。
    工人有火燒天壤,
    一花摧卻萬尺樓。

    Tag:
  • “All of the poems in the exhibition, including the printed ones, the hand-written ones, the ones depicted by pictures, and the ones produced by installation, are Cao Shuying’s works. As a young Chinese female poet traveling around this world, she gave life to these works using different media. I am honored to have translated them and display them here today for you to visit and appreciate. Just as in a theatre, all of the exhibits are actors and props, and you are the audience. Today, you, the exhibition, and I are together performing these poems that come from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in China.”

    谢谢陈玥八大山猫和她的设计小朋友,和她的教授老朋友们:)

    展览里我也第一次把诗歌和其他艺术形式结合起来创作,

    很有趣的体验,将来会做更多这类作品

    Tag:
  • 忠实

    2010-04-17

    忠实

     

    他从垃圾桶里

    检出一盒柠檬茶

    在黑夜和白昼之间

    把已折断的塑料管放进嘴里

    四面八方汇流

    年轮从内部缓慢转动

    内螺旋地雕刻我们

    我看见他冲上边笑

    轻腻的白肉包好那张脸

    瞳仁在肉里面很远

    代我们射出目光

    代我们品尝别人的味道

    代我们冲上边笑

    兔子火星上打鼓

    群山地球上听

     

    2010.3.19

     

    Tag:
  • 鸟鸣

    2010-04-17

    鸟叫多久了

    我只在一声不落的啼叫中急奔

    喙的宇宙——

     

    2010.3.19

    Tag:
  • 霧中詩 【詩】

    2010-04-02

    霧中
    ——給黃靜

    舉起手臂,還是在霧中
    彎腰摸石,也一樣
    從地縫中遁去,霧也一路追來
    你吃一個我,我吃一個自己

    宇宙吃青梅
    隨口啐核,
    都是我們的白晝

    在霧中扔石頭砸這霧
    不砸
    世界不開花

    2010.4.2
    Tag:
  • 不是游戏 [诗]

    2010-03-31

    不是游戏

     

    苹果的游戏有七种结局

    最后一种是被医生杀死

    另外六种是被病杀死

    我也是一种病,掂量着切它

    我这种病不是它最致命的

    但可以决定切的路线

    从我的而不是苹果的视角去切

    决定留不留一个完整的核

    病人每天做的事都像切苹果

    都像决定给对方留下什么

    因为要流的血是我自己的

    因为所有被切的都是我

    甚至那把刀也是我

    被我举起时还有点恐高

    来不及交流温度就结束

    所有在旁观的也是我

    把叹息吹向我,从中间分开我的目光

    绝不弥合。

    我的决定路线的眼

    被举高的眼,四下里赶来旁观的眼

    在切前的一瞬,看到努力往果皮外挣的我的眼

    看来,我得先按熄它们全部

     

    Tag:
  • 。。。 [诗]

    2010-03-20

    我被一把虚白的火绑架

    前往游光最浓郁的出口

     

    Tag:
  • 八年诗 [诗]

    2010-03-19

     

    17号是八周年纪念,发旧诗以念。。。
    念那些在十里堡三里屯穿海魂衫骑自行车疯跑的日子,,,
    (突然想起来很久没坐人自行车后座了,好像也有八年之久了,terrible!)
    
    
    
    情人
    
    生活向外流泻
    
    从躯体面对面形成的弧形中
    
    我们伸出舌头将它拨响
    
    青草长远一千里
    
    
    2007.12.19  

     

    Tag:
  • 凌晨诗

    2010-03-15

    Yes 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泥珠都是金的
    她就是踏下去的
    大象的脚
     
    J给我讲她和前前男友的故事,关于neil young的这首歌,在一个空大的教室里,
    钢琴和吉他。我就笑,说她还是小静,而对方是康夫。她也笑着纠正,
    粤语版的机器猫,康夫是小孬,而大雄才是康夫的名字。
    后来我在另一个下午,边听这首歌边叠衣服,
    然后去了一个青阔阔的大场地.

     

    Tag:
  •  

    再相见

    ——给我们的塞林格


    JD,你一定在很多地方见过

    这样的一个下午,这样的海面
    鱼和星空都隐身,世界是蓝皮肤的
    冬雾也散开,远山上有无尽树冠
    预备着又一个完美的夜
    你一定经历过很多这样完美的夜晚
    如同经历过同样多的不完美的事物
    霍金说一团粒子也会拆散,偶然哪一粒
    挣出黑洞,散逸在星空里
    我们都坐着大块的碎玉飞行
    它们像是从各种碧绿的海面捞出来的
    香蕉鱼是海藻互相滑过时的光隙
    JD
    ,这样的一个有皮肤的世界
    六十年了,你也一定知道
    已经离我们愈来愈远,没有谁
    肯用放大镜去看滑冰鞋溅起的冰屑
    那些玉碎的边缘,互相流转的光
    水,消沉殆尽、又总能
    在新脸庞闪淡而出的柔情
    我们还在这样坚持一个
    早已不太一样的世界
    我们单性繁殖,多少遍杀出幻想
    又杀入,用相继崛起的细胞阵法
    继续生存。野鸭子留在牠们
    自己的好公园里,泥滩上能留下
    丫字脚印,微生物都貌似良善。
    就把这个恶菌的世界留给我们吧JD
    带着我刚刚向你描述的下午离开

    我只照一帧下午的相片给自己
    继续和这没皮肤的世界螺旋相奔
    婴儿宇宙里,JD,让我们的粒子再相见

     

    塞林格逝世当日作

    曹疏影

    《明报》.世纪,2010211

     

     

    JD,我覺得這些字是粉玉色的。。。

    salinger

    Tag:
  • 赠诗给你

    2010-01-14

    你回来了,回来了我们也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操,依旧冷!冷!冷!
    
    暂写诗,赠给你,给你看我们的抗争是这样的为了温暖一个更广袤的空间,联缀那些自愿或不自愿失散的人。
    
    
    石头
    
    冷的时候我们就推石头
    它轻,我们就推它的轻
    它滚动时,卷起一重重影子
    我们随它而行
    推过草甸,推过秃山
    推过那些早被自己的重量
    压垮了的骨骼
    
    整个宇宙在消耗空
    我们就在空中吐蜜
    
    无处不在的强光
    强光中什么都不反射的月亮
    是另一个已被熄灭的地球
    石头是它曾死死攥住的拳
    
    我们送它们
    去那可以互打唿哨的夜
    
    2010.1.14

     

    Tag:
  • yesterday,words with Gary Snyder

     

    你前世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来世你希望是什么

    海豚, ————,出入水浪。智能。

    还可以左右大脑轮流用

    我会试试看

    那么你呢?来世我想做树

    树?那你只能在一个地方哦

    没有人会来interview你哦

    要是访问,也只会问:

    这个地方怎么样?

    你在这里多久了?

    你最喜欢哪种鸟?

    风有什么特别吗?

    他们还会访问石头:那些树怎么样?

    石头会说:

    树幺?嗯……他们只是来了又走,待不久的。

    有什么问题么,树低头

    看自己的蘑菇。抬头

    风之冠

     

    Tag:
  • 哥尔多巴

    2009-09-18

    哥尔多巴

     

    一、

     

    哥尔多巴城

    辽远又孤零

     

    你问我这些白鸟每天要这样起飞、旋绕多少次

    我当你是在感叹。

    它们的重复证明人间有新事

    瓜达基维河边,姑娘们细磨新眸

     

    二、

     

    天地也有勾连

    瓜达基维河边,有“渚”

    “汀”,也有“沰”和“涯”

    而它们卷曲、上升的银羽中,有“滂沱”

    江中树,于弥天云翅中若现细骨

     

    三、

     

    ——是他,曾说海也会死

    ——那绝对的远方就因此

    是他掐金而逝的小靴子

     

    ——哥尔多巴是脚印

    瓜达基维河不载它的倒影

     

    20099.9作于sevilla

    9.18日改于perugia

    Tag:
  • 拿波里不勒斯

    2009-09-18

    拿波里不勒斯

     

    酸宇宙落酸雨

    人心鎢絲粘花

    群腳,群腳

    在參差腦里發明軌道

    用殘缺美

    把潔癖欣賞

    我在拿波里

    動念那不勒斯

    就有七十二道

    西班牙區的巷子口

    將這感傷結扎

    黑鉆石貼墻

    麻鴿卵鋪地

    他用批薩烤一顆顆心字

    心字難猜

    你是歐羅巴你會看不到?

    這繞城黑石灘——

    地中海硬邦邦的海平線

     2009.9.18

    Tag:
  • 费拉拉诗三首

    2009-09-17

    费拉拉

     一

    万物不爱大地,就不会这样

    在明光中向它投下自己的深吻

     

    大教堂和大城堡

    凿凿吻于足下,另半边广场

     

    蒸在半空,人蚁忙避日

    它们深世中的影就都草草

     

    但万云之上

    无物可以投影、留吻、言爱处

     

    把你扔上去然后忘记

     

     二

    他为何离开

    她在闪闪淡淡的花芯中想

     

    他为何离开

    她在跳8字舞的蜜蜂队中想

     

    他为何离开

    她边想边起身

    边起身边穿过一万重璇玑雾

     

    费拉拉一身灰

    在波河平原上延宕——

     

     走不出绵绵山意的人在翁布里亚

    走出绵绵山意的人来到费拉拉

     

    来到费拉拉

    他一头钻入钻石宫

     

    宫后花草

    坠玉碎也坠顽石

     

    他袭一身紫晶劈入

    虫鸟立身欢迎闪电王子

     

    那曾在绵绵山岭中溶化的

    此处重新凝起

    2009.9.11

    Tag:
  • 终于又回到佩鲁贾,这次是从拿波里,先贴两首在安达露西亚写的两首诗吧,记得塞维拉机场的空气极冻,正好写诗暖身

     

    橄榄树下问答

    他在冒汗的橄榄树下恪尽职守

    他的英语也冒汗,西班牙语不管不顾

    写拉丁文给我,细果才出型

    我们周围是广大的废墟

    在为七年后的旅游盛会整修

    出土者都堆放

    围栏者都配照片

    照片里都是金光配金花纹

    统治者把曾为统治者的被统治者变为下一轮的虚拟统治者

    蓝脸山一直默默围守此地黄原

    它们的脸上雕磨尽了橄榄细叶

    基因也许翻新,但当我们交流完毕

    仍能听见树行间悲热的风

     

    2009.9.9

    Tag:
  • 沈腰

    2009-07-26

    沈腰

    ——给wt

     

    沈腰,潘鬓

    磨铅之海细细衬托

     

    你打开雨出门去

    都被雨芯消磨

     

    过脚处说有鹿印

    踏你我目与舌

     

    在湿原野上辨认湿木

    看低风入林抱恙

     

    2009.7.25 via nebbiosa

    Tag:
  • 茶果洲

    2009-07-25

    无题

     

    再过一会,天空将到达最亮

    光芒的雪,针尖的清晨

    工作一夜的人毫无倦意

    她不再需要这些

    她快步走到窗前

    不再需要驾驶空气的鸟,针尖的雪

    闭上双眼,暮气便取消

    世界由美丽的、吵嚷不休的下午

    慢坐,入黑夜

     

    2005.1.1 双榆树

     

    大屿山边的茶果洲

    Tag:
  • 平原二

    2009-07-20

    平原二

     

    平原也是喜鹊和埃舍尔

    他挖开白桦林中一处冻土

    察看去年用盐腌存的妻子的尸体

    它在一个深夜被扔出派出所,全身赤裸

    他后来的日子是紫青色的

    不同的风中,都塑立如针

     

    但雷击依然遍地

    但痛是深水回环路

     

    2008.6  大屿山

    Tag:
  • 翻旧诗找出这首来,改了后也收在新诗集里的,是当时在双榆树写的,想它,它就在九楼的地方出现,楼下彻夜三环路。

    整夜听Eric Dolphy,这一夜是胡桃,皱纹比核桃硬一百倍,都被Eric Dolphy切中。向胡桃学习硬中之硬。

    一直觉得胡桃夹子是一种凶悍之物,怎么会有人把它想象为王子?!

     

    此刻,我最想说的

    此刻,我最想说的

    是我的失败

    多少微弱,微弱的光

    来过,也去过

    看看窗外那分为她们和他们

    分为不同年龄的事物

    我们陷了进去而泥沙滞密,无动于衷

    你阻碍我说失败,我的,我们的

    可微弱,微弱的光将它托起

    我们曾精心雕刻又惯于视而不见的小树林

    轻放在一个细致的角落

    不,你误解了我的意思

    我说的是安静,紧绷的蛀虫

    探头出来

    那微弱,微弱的光

    而白天,世界欣欣向荣

    2004.8.24 双榆树

    Tag:
  • 欣然之诗

    2009-06-30

    理旧作,得诗数首,欣然。

    平原(一)

     

    平原就是不稀释

    仇恨

       

     

    裂土,额石,淤积的山脉

    集体之唯一

       

     

    鹿在风中

        相机出动

     

    2008.12.12

     

    月球

     

    没法擦明月

    就像岩石不易清理

    你旧年吞咽声在此

    我摸一下瀑布

    满是鳞

     

    不碰岩石

    它比你我敏感

     

    2008.11.13

     

    Tag:
  • to Marco Genkin

    2009-06-23

    给马可斩金

          

    给那些落雪、纸泥、米宫殿

    给没了断的阴阳和无南无北的花瓣

    你站在小城的黄昏中央

    用双手咯咯笑,给满城朝生暮死听见

     

    我也是其中一员,隐居在雾巷、影街

    越显得阿尔卑斯岩心窄

    念念宇宙的伤痕,马可马可,把你的笑声

    也送给它们听,那阻碍在兽群间的

    将由生活之尘奉回

     2009.6.22

    stone1

    stone2

    不知为何,有树的这张很初冬。

    Tag:
  • 六月二十号

    2009-06-23

    六月二十号

     

    很多人聚在一起纪念你,不轻省。

    那么多手,向世界探来探去的假翅膀。

     

     

     

    他们比五年前围栏清晰,血管顺畅,

    树木不漏风。

     

    想起那些年,姐姐妹妹外,朋友我只有两个:

    一个是枣人,现在还时时翻脸;

    另一个粗嗓门说话,是ET

     

    不过不要紧,青春嘛,呵呵

    就像我认识一个你自己也没好好见过的你

     

    也像人人都帮你揣测,摆弄水风电火

    不是水风电火,是那四个字。

    ——是米老鼠穿坟衣

    ——说朋友就是说小熊维尼

    有人念你的旧欲望,就有皮诺曹

    帮他展开生死春,烧过一万遍的谎言阵

     

     

    又如何?你跳下秋千架,谅解一个雾的怀抱。

     

    2009.6.23

     

    Tag:
  • 金玉

    2009-03-30

    恢复给居港权大学的同学上课,都是四五十岁的女同学,她们笑,用广东话小声嘀咕,她们咬紧了牙齿与我念“z”“c”“s”。不知怎么,我总是想起在北大燕南园里和流浪猫共同度过“时光”——

    流浪猫的软度,让那时光也软,敷在世界的肿块上。我们,都是世界肿块的良药,巴别塔里旋转的木马也是,它们中的三匹就叫“z”“c”“s”,咬紧嘴,鬃毛扰乱长长的电波~

    贴一首去年的诗,最近万事吉,今天下午突然多了两个钟头,从旺角道旧戏院,直走到苏屋。

    原来九龙一百条街似一条街,同喜喜喜喜喜喜字的结构一样。

     

    金玉

     

    她伸手入一隻又一隻瓷罐

    第一隻的黑掏不出

    就去掏另一隻的

     

    那曾被努力辨識過的

    座座星系,此刻重新彙聚

    星空這樣依賴過她的生命

     

    曾經,那麽久,

    每走一步,抛開一段認識論

    而島嶼自始至終在大洋裏

    默誦陸地的遺囑

     

    她那麽深切地沈浸在最初一陣風中

    同所有初生物的腮一起

    啜飲金玉的陰影

    直到這星球成爲另一個世界的夜

     

     

    2008.7.9 大嶼山

    Tag:
  • 矿物论

    2009-03-14

    和猪仙人一起盘点去年一年加上今年三个月的事,

    原来荒废日多,不禁心里发寒,用金属来说,就是一头撞在铜上了。

    这是去年中组诗中的一首,那组诗写了将近二十首,

    电脑坏了只剩下两首,这是其一。

     

    矿物论

     

    她在紫水晶上练习行走

    一边是白昼止不住狂怒,一边是人潮嗡鸣

    她不需要时代的踮脚礼

    沿一团四面八方爆炸的黑行走

    提起裙裾,就是在延伸中轴心颤动的大地

     

    那里,一遍遍新鲜,冲向

    一遍遍挂满饰带的珊瑚骨

    干枯由干枯之物小心举起

    而夜是来自另一桩庞然大物的投影

    被每一道伤口那么深、那么深地憎恨着

     

    她就在这无边际的水晶大地上愤怒而行

    没有什么可用作抵挡

    只有晶体蜂涌而至,从她体内

    生长小而嶙峋的身躯——

     

    她的教堂

     

    2008.7.9

    Tag:
  • 和皎然

    2009-02-27

    和皎然

          

    是松枝浮光我们深入

     

    不是其他的欲望 

     

    ,崩摧于身侧!

     

    2009.2.26

     

    皎然有诗《惜暮景》

    疏阴花不动,片景松稍度

    夏日旧来长,佳游何易暮。

    教学生时他们很烦这首诗,因为没什么特点,我也很烦,也因为它没什么特点——只除了

    1)“花不动”,能够肯定为“不动”,真的并非易事。作者不是为了凑诗句而牺牲现象的诗人,“花不动”当非诳语,是见定力的说法。

    2)“景”作“日光”解,一向是很吸引我的一个字,萦绕于心的一个字。

    另:俳句要大大字才好,看种田山头火外传漫画,就更觉得是这样,只是一本漫画书,但俳句的翻译质量超高。

    Tag:
  • 天文館

    2009-02-23

    命题诗,给封底,有一张图片的,这会不知道下哪去了,是天文馆外夜晚小雨数人撑伞的一张。。hoho,我热爱看图说话

     

     

     

     

     

    天文馆

     

     

    雨水不在星辰间下起

    在星际模型间堆金泥

    堆虚虚的满,小生物

    罗织太阳系如一个怨

    的阵法,在人际关系

    中翻山,山际关系中

    勘探,那肉与骨都被

    潸近的雨水,远远地

    隔开了星尘,那模型

    会替后来者取舍,雕

    它们的风如同内脏间

    惯于缄默折叠的阴影

     

    2009.2.23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