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山

    2009-01-16

    写完《流水》写《高山》,下一篇是《酒狂》

     

    高山

     

    请别说你认为大风能吹走这一切:

     

    是非脸的器物在敲打那张脸

    是非血的意志在制造他的精神

    是巨石滚滚,又停伫于他的痛的边缘

    他的痛,松枝般伸向他对之申诉的日光

     

    他是中国人他在最柔软的山坳中奔行

    山南水北皆爪牙,他一路丢失

    他一路风吹草动

     

    2008.12.21

     

    Tag:
  • 流水

    2008-12-27

    流水 

    你不知道流水的方向因为你是中国人

    你呼吸可是呼吸之间危石磊磊

    你的名姓、头颅和笑都在悬崖上

    你也唱慢悠悠的戏曲也大喊大叫

    而鲜花从不为失了形质的魂灵开放

    你从那些旧朝代旧人物中走来

    边说着边走来,边走来边摸到石中之芯

    都在流水中沉落,你不会知道那水流的方向

    你不会知道那清凉奔涌的方向

    因为沉落时有恶寒伤心

    因为沉落时也沉落你和你的同伴们的尊严

    你的前人没有尊严,后代也没有

    即使你知道某一颗星球正在转动

    从背后来的水流也从胸前来 

    2008.12.20

     

    jianghan

     

    扬州测海楼的池塘,没有游人,没有人,不是流水,却深具流水感。在西湖看过夜间大水波流涌,也路过湿绿青山的流水,可惜都拍不下来。说起流水,不会想起云南的水,那种大山上走路,脚下远远地一束银带,恍惚一种未经命名的美。而江南的水,被说得太多,只是我们不常来看它们,令它们沉静着,荒废着——不是它们荒废,而是它们就这样长久的沉静着将我们荒废了。测海楼,据说当年,它的藏书量是宁波天一阁的三倍!我想这个字,水池里的龙王在睡觉,它身侧的水晶是内敛的光滟。   

     

    Tag:
  • shi

    2008-11-16

    纪念

     

    如今是什么在你我之间

    我伸手,只抱住满怀翡翠

    月光令固体们慢慢涌出自己

    世界已如一整个堂皇结构

    是什么正滑翔于空气的边缘

    是什么站立不住,倒下,令未来正确

     

    2008.11.16

     

     

     

    好朋友们,我如此想念你们,所有人。。

    Tag:
  • 火车诗

    2008-08-12

    于河南语野雾


    虚心吧,它的不消煺

    验证我们的不前进

    它在田野远端

    笼慰突兀一树的正面

    抛却中间光明大段

    我们是它弃之已久的蛙皮衣

    说着些垄间蛙语

    残骸在草根丛中风避

    愿君善待那树久远

    吞吐间不以干枝碎叶不周流


    2008.8.12火车过河南

     

    Tag:河南
  • 土上行舟

    2008-06-19

    土上行舟

    ——给胡续冬

     

    越往前走越是那几年的崎岖路

    乘坐小小尘埃的小小人

    拨那湿土——扬手未必清波

    我们所见的泥泞,却真是一首诗完成之前的模样

    如今竟缄口,低头,一再纵深裂去

    这崎岖路如何不也属于他们所说的那一个未来?

    如何不也属于今天我见到的那个孤独鬼?

    他在一篇关于广场的文章中

    感叹自己被自己制造的虚浮幻象压得喘不过气

    我便想像你我都不认识的他也曾参与我们当年的对话

    拿正经当不正经

    拿干土当水浪

    漂转大江南北,直到一个个下了船

    抓包裹卷好天涯

    直到我今天在眼前路上看见

    一架架完好而空荡的小龙骨

    不动声色(也不懂),漂转于泥泞也即将干涸处

    落叶不赐予它们一个宇宙

    全因腐烂总是宗教一场

    总是春夏各自,暖光日常

    那一场西去东来的白日路

    有白日里不觉的星尘替我们路过

     2008518 
    Tag:
  • 从当年提着箱子上北大,到现在,已经十年了。

    这首诗最能代表我的心情。

    蔡炎培写它在1968年,文革

    到今年今日,十九载未竟。

     

     

    七星灯

    蔡炎培

     

    摇着夜寒的银河路
    你给我一个不懂诗的样子
    挨在马车边
    使我颠颠倒倒的眼神
    突然记起棺里面
    有吻过的唇烫贴的手
    和她耳根的天葵花
    全放在可触摸的死亡间
    死亡在报纸上进行
    昨宵我又见她走过王府井
    去读那些大字报
    找着血时便栖了身
    很似战车在人的上面辗过
    成为中国的姓氏
    为何她还未苏生
    很多人这样问,很多人都没了消息


    马车在血光中进行
    她在我的肩膀靠着
    并想着外边的石板路
    会有一地梧桐树影
    深吻了月光
    月光在城外的手围穿出
    突破惹人眼泪的表象
    便在云层隐没
    不再重看
    只有那匹马,不懂仓促
    发足前奔……
     

    在马车的前奔中
    如果这是别,她说
    那就是别了。北京。
    是她仓卒收起桃花扇
    看我南来最后一届的学生
     

    桃红不会开给明日的北大
    鲜血已湿了林花
    今宵是个没有月光的晚上
    在你不懂诗的样子下
    马儿特别怕蹄声
    那么在我身旁请你坐稳一点点
    车过银河路
    鞭着
       七星灯
               一九六八.四.廿七

     

  • 旧诗与瞿秋白

    2008-04-03

    ice 

    香港的春天最难过,我过过两次,阴雨不断,病患也不断,今年仍旧。窗口大雾,很像苏联动画导演Yuri Norstein那个小刺猬跑去找小熊喝茶数星星的故事场景:烟囱左边是小刺猬的星星,烟囱右边是小熊的星星……

    只是那是夜里大森林的雾,有白马闪现其中。眼前的雾却遮蔽了大屿山,亮得吓人。

    一边在家里看瞿秋白,他写一九二零年的哈尔滨,提到松花江上的铁桥,我想他看到的应该是1900-1901年俄国人和中国劳工修建的跨江大桥,而现在松花江上的铁桥是日本人1932年修建的(后来被曹禺在《雷雨》里化用),不知两者的关系是什么。

    关于风景,有两段是这样的:

    “蔚蓝的天色,白云似堆锦一般拥着,冷悄悄江风,映着清澄的寒浪……在江中远看着中东铁路的铁桥,后面还崇起几处四五层的洋房,远远衬着疏林枯树带些积雪,映着晴日,亮晶晶光灿灿露出些‘满洲’的珠光剑气……沿松花江边,几间土屋,围着洋铁皮木板乱七八糟钉成的短墙,养着几只泥猪……”

    “一路谈着,忘其所以,抬头一看,却走到秦家岗南头去了。——和我们的寓所背道而驰。其时云影翻开,露出冷冰冰亮晶晶的一轮明月,四周还拥有寒雾……马路旁寒林矗立,一排一排的武装着银铠银甲,万树枝头都放出寒浸浸的珠光剑气;——贪看着寒月雪影,竟忘告诉车夫,走错了路。愈走愈远,——错误偶然与人以奇遇:领略一回天然的美,可是寒意浸浸,鼻息都将冻绝,虽则沉寂的寒夜,静悄悄已没半点风意,宇宙的静美包涵在此‘琉璃天盒’里,满满的盛住没起丝毫震荡,然而大气快成冰水,‘干冷’的况味,也不容易受。……”

    这番夜深人静之时的冻雾,和其中的亮晶晶光灿灿,真让我怀念,是最冷静也最超验的时刻。人在其中只若乎痕迹。至于社会,和这景色最衬的,正如瞿秋白说:积雪和寒意中,是“冷酷陈死的中国社会空气”。

    最近的一些事都叫人重新感受这种空气,也就分外怀念那童年的冰寒静夜。

    说到雾,昨日翻北京时的旧日记,找到一首旧诗,当时不成形,就先放在那里的:

     美术课

    暴雨下那树冠肿起来肿起来

    枝节抽出来。抽出来。

    扎扎实实,然而艰苦。

    那些锃亮的叶子

    此刻已全部糊在一起

    风抽它们向东,它们屈服

    集体露出脊梁

    我隔着玻璃窗,看着这一切

    大云以上,也是海底的风景,永远没有声响

    我背过脸去,便什么都没发生

    一个矮子的身影从肿胀的树冠中钻出来

    冒雨,跑过天桥,他拉着小拐杖

    又钻入雨雾,一场噼噼啪啪的大身体

    和人群一起显露         

    2004年夏

    Tag:瞿秋白
  • 日日春

    2008-02-16

    日日春


    有泥朗朗翻山
    山一路聽

    風開了邊界
    四海全是你

    鳥一邊飛,一邊
    吐出她們

    半個春天如是過
    我是熟花熟果,不等下半個


    ——曹疏影
    2008.2.17

     

     

    為夏夏的一個好玩詩歌計劃而作,她選了151個字,要作者用這些字寫詩,60字以內,可重複使用,但不得使用額外字.據稱,這個創意來自台灣火車的月票本.

     

     

    很語言享樂主義,很年輕

     

    一五一字开花。结果。

    151个字:

    你 我 他 她 们 的 是  
    一 半 个 片 只 两 四  
    开 关 给 要 加 走 掘 出 唱  用 吐 翻能 收卷 拾 泳冲 看 见 飞 把 听  
    整 过 上 下 未 着 等 里 还 有 边 界 都 每 种 没 前 后 不 呢 了 如 像 之 再 在 可 以 向 非 间  
    柠 檬 瓣 灌 溉 歌 音 野 酒 地 窖 辞 烟 具 镜 板 浪 苹 蜡 窗帘 线 气 爽 朗 爱 味 泪 收  
    肩 鼻 手 指 眼 视  
    烂 硬 清 微 肿 熟 冉 酸 好 脆  
    蛙 狗猫 人 女 男 子  
    火 风 雪 泥 水 金 土 叶 山 花 果 鸟 海  
     
    午 今 昨 明 夏 春 日     
        起 吃 干 路 去 烧 为

     
    Tag:
  • 呼咪歌

    2008-02-01

    在chanchan和高光家住,在东面,每天迎着北京的好晨光。冬天的北京,有阳光有雪就舒服,只有一样也行。

    木朗和呼咪两头猫都在,呼咪在大阳台上捉鸽子,木朗在花盆旁蹲成一幅画。

    还有我和猪仙人。

    就为这六个主人公写歌,关于三头小动物中的两头很没劲地变成了人,另外三头幸福地前进。。

     

    注:Chanchan,高光(Gaoguang),木朗(Mulang),呼咪(Humii),猪仙人(Zhuxian),疏影(Shuying)

     

     

    Six is six

    ——for cat and cat

     

    Humii the cat,

    Zhuxian the pig,

    All the animals are fat.

     

    And and Shuying the chick,

    Together, together

    Long before, long before...

     

    Till till the snow was black,

    Chick & pig met the mud-egg.

    2 the animals,

    Turned to be mankind, turned to be mankind...

     

    Mulang the curls,

    Gaoguang the goose,

    Climbing the mountains,

    Breathing the flowers.

     

    And and chanchan the purple mouse,

    Together together in the sparkling woods,

    End, no end, end, no end...

     

    Animals should be in exile from the world.

    Humii & Mulang're floating in the bubble universe,

    Without mankind,

    Without mankind...

     

    Tag:
  • 睡前故事

    2008-01-10

    我的新吉他自杀了,把自己的脖子摔断,不知道为了什么。我猜不透它的心事。

    近来都在重读戈麦的诗,他是91年自杀的,23周岁。今年活着的话,该是40了。40岁的人什么样子,我见过一些,单纯得仍是一个孩子。

    吉他自杀前,我和它一起写过一首歌,

    现在看来,这个歌词竟然已经为吉他唱出了哀音。。我喜欢最后一句

    但那本是写出来练习横按的:

     

    睡前故事

     

    我给你讲  一个故事

    听完之后  你就睡觉

    请听我讲  一个故事

    听完之后  你就会(也不会)死掉

    :你的故事  是什么样

    :它充满  明亮的悲伤

    :你的故事  要讲多长

    :它会讲到  你的双眼双眼合上

     

     故事里讲到  一杯清水

    它不小心  打翻了自己

    故事里讲到  一副耳环

    它不小心  掉在雪地上

    故事里讲到  一只鱼眼睛

    它不小心  看到了烈士

    故事里讲到  一段地平线

    它不小心、不小心、变成了人群

    人群。。

     

    Tag:
  • 送给2008

    2008-01-01

    2007年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写了三首歌,kiki,听过的人都说词好过音乐

    《小兔子跳海》 

    小兔子来跳海,小猫走过来

    小兔子来跳海,小猫走过来

    小猫说:

    小兔子,小兔子

    不要跳,不要跳

    要跳就一起跳,要跳就一起跳

    所有的小动物,跳进了大海

    所有的鱼,所有的鱼

    全爬出来,全爬出来

    你们这班仆街,你们这班仆街

    还我的大海,还我的大海,还我的大海

     

    第二首,忧伤的。。。

     

    《海糯米之歌》 

    有一个海糯米

    它住在大海里

    海浪在发着光

    海糯米在哭泣:

    我不想作一只粽子

    我讨厌当一只粽子

    我的家就在大海里

    我不想被包进叶子

    海糯米别哭泣

    海水会保护你

    海糯米别哭泣

    海水会溶解你

    海水会溶解你

    ……

     

    最后一首,hukihuki,左手只用按两下的:

    亲爱的小猪

    你可知道我

    星星那么多

    小鸡只一个

    小猪啊小猪

    日子悄悄过

    小鸡心思多

    花开又花落

    日子悄悄过 

    花开又花落

    Tag:
  • 情人

    2007-12-20

    情人

    生活向外流泻

    从躯体面对面形成的弧形中

    我们伸出舌头将它拨响

    青草长远一千里

    2007.12.19  

     

    Tag:情人
  • 下山

    2007-12-20

    下山

    我在一辆巴士上看见另一辆巴士载满长者,

    他们在一个中年女人的带领下拍手,

    很齐。不齐。

    他们边笑边往窗外看。

    在类似事情上运用对照结构是可耻的,

    世界无所谓车窗。

    而我们都是它的挖掘者,

    一个生命逝去,

    世界便藉它划破的小伤口愈合。

    满载人的巴士为这一过程减速,

    类似的事物,还有无线电、叮当猫和碗。

    我惊觉这巴士内的勇猛,

    他们下山饮水,

    又携带着野果一样的确信

    返回林中。

    2007.12.19

    Tag:
  • 新年

    2007-12-18

    新年

    新年庆典结束
    所有少年跑出来
    积雪仍旧闪烁
    清雪又下起
    我来到马路对面的公车站
    那一年我十四岁
    所有语言都是新鲜的
    世界如同公车在雪地上也能辨认方向
    只要愿意,我还可以双脚轮换
    滑行着回家
    把无论什么车辙甩在身后
    就是那样的那一天
    没有什么不是容易起驶,乐于暂停
    那一天我喜欢祈使句,它就是杏黄色的
    那一天没有风,清雪就又下起
    松花江的冰层下,跳动着数不清的鱼

    2007.12.18
    Tag:
  • 无题

    2007-12-18

    无题

    为什么老人总是善用少女
    有什么东西曾经真的炸开
    我是在什么地方寻找
    上午行走的人可曾真的拥有过躯体
    几个人走来,闪入同一株杉树
    天空中那只巨大的眼球
    遥望一切人的悲哀都是它的悲哀

    2007.12.18
    Tag:
  • 你我同时行走于山冈的两面

    你我同时行走于山冈的两面
    这难以忍受
    只有各自的花朵穿梭,奔跑于前方
    遇见飞鸟,伪装成被风吹散的长袜
    遇见野兽和虫豸,扮演着林林总总
    遇见各自虚构或不想要的陷阱
    有的饶舌,有的盲目
    这是一个正正经经的陷阱么
    多像洗衣机,只是把污垢推入另一轮循环

    更多的山冈在我们外侧行走
    蜥蜴在星星上转动眼球
    巨大的树冠聚起寒气——那是风的前身
    为什么这一切难以忍受
    只有滩涂不产生阴影
    只有尘世的化学静悄悄发生

    2007.12.16
    Tag:
  • 无题

    2007-12-18

    无题

    总有一天,我要用透明的材料
    搭出亭台和楼榭
    没有栏杆的小桥
    台阶不再自下而上
    水鸟也放弃一贯的角度
    用无限的镜子制作无限的湖泊
    在它上面,你看不见往昔的任何面孔

    那时我就可以告诉你
    这一切都是为你
    这是我们的天地

    即使是现在,我也可以写它
    唱它,看见它
    是的,我想看见就能看见
    如同看见这样一个有冷有暖的今夜
    你仍熟睡,物理学
    仍存在于所有的哭泣之中

    2007.12.16
    Tag:
  • 故事

    2007-12-15

    故事

    炮火从天而降
    我们推石头,上落
       生活

    我们叹气了
       又笑,看花朵们
          全被烧焦

    和石头
       一起旅行

    怀抱它

    在它上面
       种植布鲁斯

    去到每个人
       每种生物的心里
                   击打它
    讲述它们
       在天上的故事

    讲述星云
          远离水循环
    讲述行星
          用数亿光年
                      炸开自己
    或者
          熄灭于一瞬

    没有阴影的
          坚硬的   幸福
    和每个  同样幸福的人
          一起
    渡过   一重重
                   山的影子
                      枝叶   和
              丝绒的影子
    速度的影子

    和石头
       一起远行,和
    幸福的人
        一起
              和橘子
                 和热带鱼
    一起

    把烧焦的花朵
       留在烧焦的
              未来


    2007.12.14
    Tag:
  • 新人

    2007-12-14

    新人

     

    清晨清冷

    我是否在梦中,当你笑着醒来

    树林仿如倒立的闪电

    静谧着从我们之中醒来

    我们在它身边梦了多久

    环绕了多久

    直到落叶全溶于雪底

    带着我们的日期和皮肤

    一次次,我们如此初生又无言

    一次次从这些蓝光的清晨出发

    把水流和石留在身后

    把轻雪掩盖旧痕迹

    请告诉我天下的海棠花是否在梦中

    当你我笑着醒来 

    20071214

    Tag:
  • 情诗

    2007-12-13

    情诗

    杏仁,我难以围绕你
    旋转你,你的亮度
    在短短一瞬的冬天中丧失
    你的名字也被这风吹往南北
    今夜的空气中,飞机和群星都起落
    露宿者遗忘旅人
    而你无动于衷
    你守护自己的命运不放
    仿佛到处是弹唱即成的海床
    水于水之上遮蔽,然后是
    吐纳我们于其中的雾
    你的气味赤裸着衡量
    这只是一个犹豫着制造糖果的年代
    只今夜除外,今夜断然
    今夜所有的命运敞开它们的花纹
    令我们有机会再次倾听它们的语言
    犹如水在处处河流和海洋中同时流动
    犹如阴影调度全世界
    而万物依旧兴高采烈,不断迎接和告别
    而山脉和山脉在联结处获得和解
    而你如此制造生活,也制止它
    在虚空团聚并终于强大之前
    而我不能,不能你,在我全心全意之前

    2007.12.12
    Tag:
  • 越南

    2007-11-09

    henei

    讲述
    ——送给我的越南朋友羊德孝

    讲述一个人的生平需要多久
    你用几分钟就讲完自己的,
    几十个汉字,对照结构:
    60年代,我的,乒乓,庄则栋和容国团
    现在,不打了,跑步
    60年代,我的,好的
    现在,不行了
    60年代,有她,我爱
    后来,德国去了,乒乓,我不打了
    70年代,我,国家队教练,后来她去德国,我不打了
    现在,我的朋友,领导了
    60年代,她,很美,演电影
    现在,老,不行、不行了
    80年代,我的小女儿
    现在,德国,18,像你们中国的,章子怡
    6、70年代,中国,我去,南宁,广州,武汉,北京,上海,都喜欢,大革命,红卫兵
    1967,亚非拉,周恩来,刘少奇
    现在,没去过了,电视里,很好很好的
    她,我,美,现在,不行了,很好很好的,领导,电视里,亚非拉

    三天后,我乘坐的火车行驶在海岸线边,
    沙滩、悬崖、稻田和丛林,它鲜红着身子穿过
    驶向前方一处故都,毫不夸张,青草已经比它的房檐还高
    很多人就从那里开始讲述,他们讲述的时候迈动双脚
    请暂停,请暂停,这不是一个起点消失的问题,
    仿佛永远,我们用肉体穿过一些需要穿过的
    用字词表达摩擦的,用情感盛接被逐一敲落的
    我们奔跑着拥抱和分开,直到光阴倏地撤离
    我们向任何方向跑动,虹桥便向任何方向架出

    2007.11.7

    Tag:
  • 揭开

    2007-09-11

    揭开

    揭开,抛掉,还有,
    绿锦堆下挖金沙,
    白雾里拧干一长束波浪。

    有人驰骋于淋漓苔藓间,
    大落于金线缕,
    丹霞攥出一拳血。

    下望桥梁往来、人事搭界、
    固体沉落,金沙往逝于白水,
    抛掉,还有。

    而广大绿是一种人间绿,
    仓促,相争,管制,
    大道在硬处甩身。

    而绿云金锦缎,揭开还有
    桥梁上端然,投身,
    在尘烟中勉强看去,勉强伸手。

    于金雾中伸枯手,
    于锦缎中拿捏骨肉,
    于白水中留痕。

    2007.9.11

    Tag:
  • 背景

    2007-08-25

    背景

    金雪,长窗,落镜
    树叶举以树叶之重
    不若轻,不落于一场选举或称颂
    万众的背景中,退进桥梁
    过岸人擦金雪,栏杆分明闪动
    雪之重,树叶举以这树叶
    之重

    而背景一路摇闪、扩生,长窗内遍是
    镜面光耀其深重,金雪人短吁着靠近
    裹不出窗中景,桥梁上举步,遇花果冷硬

    2007.8
    Tag:
  • 致扎铁工人

    2007-08-25

    致扎铁工人
    (请勿转载)
    曹疏影

    今天让我们重新学习肉体
    通过你们的手臂,刚刚离开钢筋和铁柱
    进入此般空气的骨和肉
    不错,空气是飘忽的,它在而不在,它营运着光
    而你们是在黑暗深处扭聚光成固体的——人?
    不,生命——当那骨、肉接触光,当光被挤压
    深入更暗处的血。
    我们的血,亦是在,而不在,当世界遭折叠
    树林宛如手语,湖泊被囤积,河流被截断如舌
    而海洋被填充,填充,填充如胆固醇过高的心脏
    我们的红色与蓝色,被静悄悄粘贴在闪电和滚雷背后
    那么用我们背部的所有汗腺重新学习肉体
    它们被支开到宇宙的最外层,那里大气薄脆,但让它们贴紧
    让目光向前,如滚雷,看乌云淬出暴雨
    看山脉紧贴大地,向外凸起,看矿层呼之欲出
    然后是铁,铁中黧黑的漩涡

    2007.8.25

    Tag:
  • 隔年诗

    2007-07-30

    找到两首05年的诗。

    旅程

    山——山——磊落,我们
    穿行于亚热带,过分秾艳的绿
    沿途引爆热情

    走一万里不歇脚,就这样
    谈起烟水,我们也曾计划在它的深处安家

    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
    倾斜着,飞离整个亚热带
    有光照彻层云深处,我热爱
    我于一瞬穿梭它的心志
    那曾诱惑的,只在下界湖泊中渐远

    也有海,在太阳下开,落,蒸腾
    放弃,放弃那热吻于空气之你
    噩梦中每每攥紧我的手指,我愿意
    那落水人攀枯枝,最黑那黑海之你
    不初醒,不松开
    我愿意

    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
    如今,我只是热爱我们之间的距离
    ——海到海底,那一场磷光盛大
    涡流,摇转于涡流之中

    2005.11.16




    给呼咪

    仅仅十分钟,凤凰山黎明来到
    我因一只小猫在梦中丢失
    提前醒来,坐在这里,不能做些什么
    在梦里,它消失前,瞪向我碗口大的眼睛
    溢满光阴,我的,它的,我不能一勺勺盛起它们
    我望住它一个纵跃入草丛深处
    所谓隐身,是你无法再揪出它们
    从世界的每个角落,世界便是这边界清晰的草场
    所谓穿越,是你并无胜算
    一如凤凰山的天空已是水墨无边
    而所谓最好的知音,是否便如你掉头
    即忘所有,即熄光,即留梦给上一个梦者
    留呼吸和枝叶的形状,给这如约而至的黎明

    2005.9.14

    Tag:
  • 雨水

    2007-06-29

    雨水
    ——给伟棠

    雨水一场接一场
    在一天之中度过十几场盛夏
    我跟随,在一座又一座孤岛间
    来回跳跃,而它们中间
    是惯于吸纳闪电的海

    我有一幅岛屿组成的地图
    那上面,国度金黄,城市污糟
    人面如瞬息怒放的树冠

    但雨水重来,吞噬它们所有
    卷来一重又一重海平线
    尘埃也随之到达
    如今我脚踝明亮

    来到一场暴雨的空荡荡的背后
    记忆中的每件事物
    都在这里清洗自己
    黑影子和它们的血清洗自己
    银矿裸露在大雾散去的海滩上

    我伏身银矿
    听见你从广阔陆地返回的声音

    2007.6.29
    Tag:
  • 学习

    2007-06-23

    一首小诗,给我的小朋友:)

    学习
    ——给琪琪

    我教你辨认红色
    你把它们读作“空”
    小水涡在双唇中间隐没
    你指着一个词问我,什么是“绯红”
    就象桃红再加盐
    水红滴进血
    举例时你想了很久
    然后指着门口一双拖鞋
    它们塑胶的颜色
    如同左脚和右脚一样分明
    如果它们这样啪哒哒走进天空
    然后和云的影子一起
    被海浪稀释,一次又一次
    然后,就不会再想左
    还是右的问题
    这些硬要人相信的道理
    塑胶继续留在盆子,杯子
    和梳子上,全都有一个形状
    全都是移动时
    轻易丢失一重影子
    你抿抿嘴巴,说出一声
    “轰”——坚决得不需要对错
    我的天空里,就全是你绯红色的小脚印
    认真如即将成雨的云

    2007.6.20
    Tag:
  • 开辟

    2006-12-13

    开辟

     

    今天我悲伤,树们却成山成山地无动于衷。它们完全是在铺排这种态度,枝条成滩,花朵们围聚在树顶,冷漠而散乱地向下看着。怎能指望这些四季常绿的树懂得悲伤呢。快要在黄昏中隐褪的山色,就如它们对爱的想望——稀薄,而不具有突然燃烧的可能,如一种半透明的酒精,叫人既难爆发又无法醉去。可是我乐观地悲伤着,因为这一切都说明:我已经深入这无动于衷的王国的腹地,再难深入寸步了,再不能了。在这里,绿是一种上天入地、无始无终的粘连物,仿佛宇宙也只是它们的滩涂!如此,我便和悲伤并肩作战吧,在这样的王国的最深处,看看开辟出一个什么。

     

    2006.12.12

     

     

    Tag:
  • 玻璃人

    2006-11-04

    我是玻璃人混入泥土必须赶在白昼烧光那些反对血的东西 2006.11.4
    Tag:
  • 惋惜小夜曲

    2006-08-19

    惋惜小夜曲

    午夜西风吹送条条金帚
    轻扫,我最细弱的枝条
    今夜它无非更为细弱
    (但请承受预言的失败
    正如你所谓今夜,我这里也已过半)
    只是乱吹体内陈旧豌豆
    哪颗,属于哪年的哪句话
    (但请想象金熊,正如你曾说过
    它必敲窗降临,捧来金铃与白露)
    只是搅动胸中冻凝姜汁
    那满腔辣,又从何而起?
    (但请洗手,数钱,但请做
    一切与我无关的事)
    也不说“只是”吧,或者只说一次,
    当我听见夜风,我总是同人群在一起
    (但请谛听星空中的轻雷声……)

    2006.6.29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