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日前日

    2005-11-23

    Tag:
  • 姑娘姑娘你的海怎么了
    ——给蛛蛛和海威,我的姐妹们
     
    姑娘姑娘你的海怎么了
    它的红海藻起了灰斑
    它的宝石有些发暗
    它的碎浪吞吞吐吐
    它的不贞被你一再盘问
    它想给自己换一个女妖
    它把各种调料往巨浪里倒
    它偷偷羡慕蓝色以外的
    它骂月亮她妈
    它说在公共厕所染上性病
    它夜里跑进厨房吃了好几块肉
    它把小鲸鱼撵上码头
    它的海水发烫
    它的泡沫摔碎了摔碎了
    它卷走大帆船里哭鼻子的新娘
    姑娘姑娘你不要你的海了么
    你顺着我的手指向下看
    向下到几百万哩的海底
    那里有些发光的小金石头
    好好地保存在珊瑚网里
    它们搂着自己的影子也搂着沉默
    几年来多么想念星空长满青苔。
    别忘了,那是你让我替你保存的
    你,你可别再哭出一个海来!
     
    2003.8.8

    Tag:
  • 寄马骅

    2005-07-28

    寄马骅

    他们的回忆和我不同,
    我的回忆是在黑暗里,
    这些年也总是偶尔才想起。
    那些属于黄昏的部分
    (现在多么纯净),那些夜,
    仍是往最黑里走,你的清白
    你那些我曾惊讶的部分,现在
    我多么想还给你

    2004.6.24

    Tag:
  • 粉蝶

    2005-07-28

    粉蝶
        ――给祖母

    那个夏天落在一车阳光里
    溅出沿途野菊,鼓着小腮帮
    看我们远去

    加大油门,没有谁
    再提起她了,地面的风裹起碎石
    我看见公路上游着骨灰的薄光

    父亲抱着我的肩膀,指点我
    辨认大豆的叶子,停车时
    我摸到它们的眼泪,还很小

    很硬,鼓在狭长的绿眼角里
    成群的粉蝶拐弯抹角,也有一只
    搂住草杆,尽量贴紧发抖的翅膀

    哦,我认出了她的老年斑,这些
    她咒骂过的斑点,我走近一步
    她的脸就折叠着飞开了

    父亲从玉米地里弯腰出来,已经
    埋好了,他说,再过些日子
    会有粗根筑一座碉堡给她

    回去的时候,也是野菊引路
    一只兜风的金龟子在挡风玻璃上撞死
    父亲抱着我,谁都不再提起她了


    2002.3.10

    Tag:
  • 女招待

    2005-07-28

    女招待

    她端着一盘花朵擦身而过
    她憔悴她是女招待,越累却越不在乎
    这些花让人没法吻,她真的恨这些托盘么
    托着伸出绒毛的胃、吮完的屁股,托着一条穿毛衣的鱼
    如果我问她怎样去月亮上的谬误之山她会顺口胡诌吗
    如果我想碰一下她裙子上的花边,就一下,她会哈哈大笑吗
    她用拖布拖湿叽叽喳喳的影子她懂得浪费时间
    直到时间没有了,会有吞吃秘密的小虫来吃光花的嘴唇
    黄昏飘来,她踩夜气上升、上升
    我的手按到她的手上转瞬变成一只,我的腿迈进她的腿里
    可是为什么天都黑了我还是不走
    哦为什么天都黑了,我还是没法挪开脚步
    越累却越不在乎

    2003.8.12

    Tag:
  • 无题

    2005-07-28

    无题

    骑车时春风从身畔剪过
    我一人看完了一条街的鲜花
    我的影子完整的一团
    湖水在心中涨高,过路人
    也把你们的影子给我

    喂,你的抱怨我听够了
    如今,我在下坡路上逃得快活
    微微张开的天空请我去呢,那些
    吃也吃不完的蓝色棉花糖

    2002.6.10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