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伟棠的主页

    2005-05-13

    http://www.liuwaitong.cdd.cn
    Tag:
  • 。。。

    2005-04-29

    小动物入夜都很脆弱,生活中的呼咪正向我百般撒娇、求爱、蹭——蹭是虚空之后的事。“有情”之前是绝对的孤绝——有人来到这就停滞了。而“有情”本身需要首先弃绝这一切,尤其是对孤绝的弃绝,对“我执”的破除。入畜牲道,做饿鬼。想沟通吗?请先折断通道、桥、彩虹——即便是彩虹。无处不彩虹。

    Tag:
  •         春天来了,呼咪用家里的面包切片给自己订了一个厚厚的大本子,又在一根吸管里灌满蓝莓酱,之后,它跑到我们面前说:“我要做一个童话作家啦!一个真正的童话作家!好啦,以后我每天都要工作,不要打扰我。”

        什么叫真正的童话作家呢?很快,我们就看见呼咪的第一本故事书了,题目叫做《跨国资本家是世界上最坏的人》。

    第一篇《让跨国资本家死于一个屁》:“小朋友们,你们知道世界上最坏、最虚伪、最不讲道理、爱抢东西的人是谁吗?就是那些叫做‘跨国资本家’的人。有一次我从墨西哥坐飞机回中国的时候,偷偷钻进头等舱,那里装模作样坐着的全是世界各地的跨国资本家,美国的、日本的、瑞士的、英国的,当然,也有中国的。我看着他们的大肚子和肥脑袋,气愤极了,你们知道啦,呼咪越生气肚子就越鼓,就越要放屁,终于,我放了一个平生最完美、最响亮、最臭的屁,哈哈,这下子他们全都被我熏死了。”

    第二篇《如果你认识跨国资本家》:“小朋友们,请想一想你在生活中认不认识跨国资本家呢?如果你不认识,请尽量去认识,然后杀死他们。如果你认识,太好了,现在就动手杀了他们吧。如果——你不幸是跨国资本家的儿子或孙子,请马上杀了他们,然后一定要离家出走,呼咪永远带着小鱼罐头等着你,时刻记住它送给你的一句话:‘勇敢!勇敢!更勇敢!’”

    第三篇《如何识别青春靓丽型跨国资本家》:“一直以来做一个跨国资本家一定要有秃顶和大肚腩,可是小朋友们,今天的很多跨国资本家可能没那么老呢。不过要识别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他是中国人,那么他很可能是一个戴无框眼镜的笑嘻嘻的光头(或寸头),如果他不是中国人——让我再想想。啊,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的手都很白。”

    第四篇《如何争取自己买童话书的权力以反对跨国资本家》……

    第五篇《如何把你暗杀跨国资本家的计划告诉其他小朋友》……

    第六篇《如果你不喜欢我的童话或者不愿意按我的童话去做请相信世界上还有一只反对跨国资本家的呼咪CAT》……

    “咦?呼咪,为什么后面三篇不写下去呢?”

    “这个……其实是写了的,但我太饿了,就不小心把后面的面包本子吃了……你们说我们的童话写得怎么样啊?”

    “好像不太象童话呢,都是讲道理,没故事啊!你不要急于教训别人嘛!你不要这么简单的暴力主义好不好!”

    “哼,这就是我的讲道理童话啊!不要多说了,快帮我再订一个面包本子,我的灵感又来了。”

    也许我们的劝告多少起了点作用,呼咪这本书的最后一个故事,终于开始讲故事了:“从前有一只只吃萝卜的很孤独的小兔子,生活在一群大兔子中间,大兔子们有胡萝卜、青萝卜、白萝卜、花萝卜、绿皮红心脆萝卜,总之各种各样的萝卜。小兔子想要吃萝卜,就得听大兔子们的话,就不得不给大兔子们干活,洗地板啦,补马桶啦,换窗帘啦,修冰箱啦,做果酱啦,换电表啦,熬糖浆啦,粘墙纸啦,拆毛衣啦,还要给大兔子们的宠物螳螂喂食啦,给它们的鸽子搔痒啦,总之干各种各样的活。小朋友们,如果你是这只小兔子你会怎样呢?(A)有一天小兔子终于累死了;(B)把大兔子们打死了,吃掉所有萝卜,撑死了;(C)把大兔子们打死了,把所有萝卜分给其它的小兔子。答案:选(A)或(B)的小朋友,你们去死吧。选(C)的小朋友,你就是呼咪CAT的好朋友啦,请来我家作客哦,我的地址是北京市三榆树东里三号楼209室钓鱼工作室。”

  • 西单

    2005-04-26

    昨天在西单又看到那两个唱吕剧的盲人,前些日子在北医三院门口也见过他们,唱得很棒,很投入。昨天在那里听了半天,发现给他们钱的全都是女人,而那些男人,那些长裤腿的大老爷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要活着。想起一次在火车站,看到一对正在分别的男女,女的紧抱着男的,闭着眼睛,男的挖鼻屎,往地上甩。。。看得我一阵血涌,真想冲上去照着他要害一脚,踢他个半死。

    Tag:
  • 睡觉

    2005-04-23

     去年一个故事:

    有人结婚却娶了个睡不着觉的老婆,他一巴掌把她打睡了,一巴掌把她打睡了,从此,他守在她身边多么希望她醒来。

    Tag:故事
  • 植物园

    2005-04-21

    中午听讲座,一个印度教授在讲殖民和后殖民,实在气闷。厌学情绪全面爆发,天气正好,约了伟棠去植物园。

    郁金香和三色槿开的正盛,桃花也还没谢。郁金香里有一种叫“橙衣王后”的。见到山梅,小骨朵,殷红的花心,实在漂亮。看到棠棣,很古老的样子,不艳丽,但清气盛。一株白海棠叫做“火焰海棠”,太棒了。五点钟光景的山色,看得人不忍就走。两个小垃圾箱,一只橙色,一只是橘绿,相依作伴,天天看山,看花,看云。“信待零落时,共君长婉转。”

    北方人写诗,说到树时便往往只是“树”,我的南方想象呵,就快实现了,想起去年在新兴农村见到的一大排荔枝树,对我来说真是稀罕极了。还有柚子茶和家酿的荔枝蜜。

    Tag:
  • 关于森林里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小精灵的故事。我喜欢木民妈妈做的带棉花糖星星的蛋糕,喜欢她永远鼓励小木民,喜欢她和杨柳风里的鼹鼠一样爱用贝壳装饰自己的家。

    哲学家、天文学家、集邮爱好者和昆虫爱好者,全都是反面形象,但小动物们还是愿意处处帮助它们——即使它们执迷不悟,也并不觉得受到了帮助。

    前天见到又一个装逼音乐人的诞生,满脸堆笑,但心是虚伪的,在为一些简单的即兴观念沾沾自喜,国际市场、江湖义气和一面倒的赞誉,其毁人不倦,降临到这个原本朴实的兰州男人身上了。

    一口气看完林白的《妇女闲聊录》,很好看,只是觉得并不像书前书后的评论那样一味是口语或“闲聊”,而林白只是“带着震惊的倾听并记录”(张新颖认为本书的“文学性”正在于此),就我看来,这本书中的语言就口语来说,过于干净和顺畅了,达到顺畅是有可能的,这是因人而异的事,但达到如此干净——甚至有点过分,其中的语气处于一种收缩的状态——则要么是木珍的方言本来如此,要么是作者的“整理”。不知道湖北的情况,反正东北方言是不会这样的,前段时间看《铁西区》,方言中的描述和语气全部处于一种即兴的饱满之中,人人都是赵本山,印象最深的是第二部《艳粉街》里的男女青年,比孤领街少年都好看。

    Tag:
  • 今天的小故事

    2005-04-15

     黑和大黑

     黑和大黑是两颗痣,同一边脸上,相互看得见,却也不近。春天来的时候,一颗青春痘,初时害羞,长开了,真是颗痘痘!在黑和大黑之间,但一点都不黑,所以黑和大黑,都爱上了它。嫉妒,倾轧,争斗,挤脸,挤肉,因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因为痘痘没眼没口,黑和大黑,有眼,也有口。这是一张六只眼、三张口的脸。黑和大黑,有口却没语言,有口没办法。这脸抽搐,歪斜,裹挟又旋转的小宇宙,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场因为爱情的中风,在荒野上大战。痘痘终于破了,火山,白色的岩浆,有血,有粘稠物,喷涌到黑身上,也喷涌到大黑身上,黑和大黑,昏厥了足足四分钟。

     2005.4.15

    Tag:故事
  • 去年的小故事

    2005-04-15

    从前有只小公猪和小母鸡相好。可是它们在诺亚方舟上遇到了小母猪和小公鸡。小母鸡不爱搭理小公鸡,小公鸡又纳闷又急得团团转。小母猪非常坏,它在船甲板上挖了个洞,用木片盖住,就和小母鸡说带它去那玩,结果小母鸡一踩就掉下去了。小公猪知道了这回事,从此以后再也不理小母猪了。

    小母鸡掉到了底舱,正好掉在一团肉乎乎的东西上,弹了好几下,啊,原来是小公象,它是留在船底压沉的。这下小母鸡可高兴啦,因为小公象样样都象小公猪,又样样比小公猪大。它找到了它的白马王子。

    (伟棠说小母象因为诺亚方舟食物短缺,已经把小母象宰了。)

    (小母鸡问小公象:“小公象小公象,你的鼻子怎么那——么长呀?”

    小公象说:“因为、因为原来那个小母象老放屁,我要把鼻子伸出去呼吸呀。”

    小母鸡又问小公象:“小公象小公象,你怎么有两——条鼻子呀?”

    小公象不好意思极了,它的大胖脸都红了,它说:“恩~恩~,那不是鼻子。你看你看,鼻子都有两个孔,可是——它只有一个孔呀。”)

    下一集讲的是小公长颈鹿和脚上的小皮皮的故事。

    2004.3.10 

    Tag:故事
  • 谈话

    2005-04-15

    谈话 

    她问我对谁
    我不说话

    我的停留被视为孱弱
    她盼我

    说出那个倾斜的名字
    以便潮水

    呵,潮水
    将最后一片沙滩彻底淹没

    但还有居住在
    暖沙窝里的无知小鼠呵

    它也问我
    ——对谁:

    “喳喳,你的样子
    我早已猜到:

    “你——
    一直扮成——他

    “在他的家里鬼混
    但你——是——她

    你和她亲密无间
    她问我对谁

    再一次问我——
    究竟,是对谁

    风穿过手臂和腰间的缝隙
    就留在那里

    它要穿过树
    树让它过去

    还要问我对谁吗?
    借你一支望远镜吧

    一只眼是圆月亮,另一只
    没有另一只呢

    你可看见黑树林里
    三只小鸟正在出生

    可看见湿漉漉的月光
    滑过小鸟A的黑眼睛

    又在B的尖咀上歇脚
    你为什么

    一再追问我
    是对谁

    对谁呢?
    月光中悄悄蹲下身子的角落

    角落里压垮自己的垃圾
    还有那些挺身而出的塑料袋

    是现身的时候了
    立正,远征军们

    请别说你认为它们竟有司令

    2005.4.12

    Tag:
  • 手指哥哥勾着手指,眯着眼睛说:“来呀,来嘛,宝贝~~”

    鼻屎妹妹吓得往后躲:“恩……不……”

    手指哥哥探着身子说:“来嘛,怕什么。。。”

    鼻屎妹妹晕头晕脑说:“真的吗?”

    手指哥哥使劲一窜。

    鼻屎妹妹惨叫:“啊!!!”

    手指哥哥把鼻屎妹妹勾出她的家,弹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Tag:故事
  • 埃文·莫泽尔的睡前故事好看极了,好看极了,

    我们已经看到第四本,是真正的童话,本来是在三联买给四岁的曹小胖的,因为太好看,就被我们截留了。最妙的是他画的各种小房子,地洞,塔楼,城堡。。。。

    不过,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童话还是蓝熊船长,饭饭那天送我一条蓝熊毛巾,也是为了这个。

    还有什么比外面鹅毛大雪,坐在旺旺烧着的火炉边,读一本精彩的书更美妙的呢?

    还有什么比越孤独,写出的故事就越生动更美妙的呢?

    Tag:
  • 就是作恶。

    Tag:
  • 车轱辘老爷爷

    2005-04-01

    从前有个车轱辘老爷爷,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直到有一天他遇见了车轱辘老奶奶,车轱辘老奶奶说:“滚——”,车轱辘老爷爷终于恍然大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两人比赛讲各种老爷爷的故事,这是伟棠讲的最新的一个。想起两年前有一次骑车在城府路上,比赛讲小粉老爷爷和小绿老爷爷的故事,讲了很多,却只记住最后一个。

    Tag:故事
  • 写完就去睡

    2005-04-01

    有一段时间了,z一直在写一种稳妥的诗,找一个点,扯一根单线,虽然它可以很快就扯出更多的线头,结点,线于线之间微妙的紧绷,在词与词间维持出平衡。最最重要的是,这平衡如此沉闷,这稳妥也单调,乐趣是有的,小心眼之间也会穿针引线,互相远望着调情。但,重要的是沉闷,是他可以把这种单调维持到这么久。这样写的确总能写出诗来,但,只是写出而已。

    今晚另偶然看到一些J的诗,最大的问题还和几年前一样,没有世界观,故而失去力量,全是些小里小气的修辞,独个盘绕不清,但修辞也修不好呢,他的诗最好的境界是通过修辞到达一种温情,仅此而已,最好也就这样了,但温情是如此需要反对的家伙,仅仅是“温”,大多数时候还算不得“诗”。他只是希望生活回复到所谓最“踏实”的状态,但那其中有太多粗糙而狭小的功用主义。就象他居然会因为她不生小孩而同她分手,看来他真是没什么变化。

    这阵子读到周围人的最好的诗,还是m新写的一批,看来还是男女魔障各异,对于男人的一些愚蠢,女性可以轻易绕过,并且不在乎他们竟然经常如此愚蠢。就连出门观察陌生男女,也总是发现陌生男人脸上的空虚和自私多过陌生女人。

    Tag:
  • 又是

    2005-03-31

    又是北大诗歌“节”,我没有去,一是该死的论文,二是越来越不想见到一大堆人互相social的情景,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待着了,三是今年的诗歌节无聊得很,居然还要请蒲存西等人来给一个什么人朗诵,也许是赞助者?

    读书会读出“学生”人格的,我一定要走出来了,有老家伙们必定咳嗽着告诉我那也不一定就好,理它们作甚。

    想起昨晚和伟棠商量将来买房就买一座旧村屋,改建成我们喜欢的样子,还可以在房顶上自己再起一层,就用《建筑的永恒之道》里教的那种方法,又结实,又有可行性,又卫生。他说如果房顶是尖的呢?哈哈,我说那就给它起两个抓髻好啦,像《笑傲江湖》里小师妹的那样,伟棠说那就把椅子的两条腿锯短,这样就不斜啦。说着笑着就走到了楼下,就总是怀念起这样的时刻。

    拜伦说“三月里有野兔,五月就要有女英雄!”就快到了!就快到了!现在是潜伏,潜伏。

    Tag:
  • 。。。

    2005-03-31

    两个人成天在家里,一个不上班,一个不上学;一个伏案写写写,一个在电脑前写写写。在电脑前写写写的那个经常偷偷上网乱逛。伏案写写写的那个写完了就可以看电影,拍照片,去五棵松买胶卷。

    “哦,写完了”他刚写完一个小说。

    Tag:
  • ^_^

    2005-03-31

    发现了陈烁同志、株株同志和林挺同志的博客,很美好的上午,虽然没阳光。

    昨晚做的梦都很让人郁闷,唯一一个好点的是梦见荷仙姑在清华撑船,她是个胖姐姐。。。。。

    Tag:
  •  传说中的大头小脑人就是头很大很大,但只有一丁点脑子的小朋友。

    传说中的小头大脑人就是头很小很小,但脑子多得溢出了脑壳的小朋友。

    平时,大头小脑人总是头晕,因为他的小脑在大头里撞来撞去,所以他经常会趁小头大脑人睡着的时候,用一把小勺子在他的头皮上刮一勺那些溢出的脑子来补充自己。

    可是,大头小脑人的小脑始终没有长大的迹象,他始终头晕,小头大脑人的毛巾、被子、枕套和帽子上也都始终沾着斑斑点点的脑子,可是小头大脑人却很为他的这些杰作得意:“多好啊,到处都是我的味道。”

    春节到了,大头小脑人和小头大脑人一起出去拜年。在给长辈磕头时,大头小脑人的小脑又在他的大头里滚来滚去的,发出丁冬丁冬的好听的声音,小头大脑人的大脑却发出扑叽扑叽的声音,并弄脏了人家的地板和鞋子,或者拖到地上的沙发套,一位长辈弯身扶他起来时,他甚至把人家的胡子糊到了鼻孔上,不过还好啦,这位长辈淌着一下巴脑液,还是没有掏错揣红包的口袋。

    和所有被赋予希望的事物一样,新年很快就溜得没影了。虽然这期间大头小脑人和小头大脑人遇见的所有人都对他们非常亲切,但他们还是有些闷闷不乐,因为无论在街上、还是在别人家里,他们既没有看到大头又小脑的人,也没有看到小头又大脑的人。

    可是,小头大脑人的不高兴终究忘得快一些,因为它觉得自己还是比那些小头又小脑的人多出那么一点点:“那就无所谓了吧?既然我总是比他们多出一点点,而不是少那么一点。”

    可是大头小脑人就一直闷在房间里,虽然人人都夸他那动听的丁冬丁冬声,但他怎么也忘不了看到那些大头又大脑的人时自己的那股兴奋劲儿,几天来,一个声音一直在他心里重复:“是啊,对的啊,做人就该这样的啊,那充实又清醒的脑袋啊!”

    不知道这样重复了多少次,大头小脑人终于鼓足勇气,把夜里刮小头大脑人的小勺子一下子丢出了窗外,他来到小头大脑人跟前:“小头大脑朋友,可不可以把你多出的脑子分给我一部分呢?”

    没有人可以猜到,小头大脑人听了大头小脑人的请求后,一下子捉住大头小脑人的双脚,给他来了个倒立。当可怜的大头小脑人的小脑滚出来的一刹那,小头大脑人迅速捡起小脑塞到了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溢出脑液的小头里。这样,大头小脑人终于变成了无脑人,而小头大脑人却还是小头大脑人,是的,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人们一定还以为他们是好朋友,也一定无法了解小头大脑人那永不知足的本性。拥有的人便想拥有的更多,可惜,曾经的、经常头晕的大头小脑人再也没办法想到这些了。

     

    Tag:故事
  • 活泼泼地,有关痛痒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