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水

    2008-12-27

    流水 

    你不知道流水的方向因为你是中国人

    你呼吸可是呼吸之间危石磊磊

    你的名姓、头颅和笑都在悬崖上

    你也唱慢悠悠的戏曲也大喊大叫

    而鲜花从不为失了形质的魂灵开放

    你从那些旧朝代旧人物中走来

    边说着边走来,边走来边摸到石中之芯

    都在流水中沉落,你不会知道那水流的方向

    你不会知道那清凉奔涌的方向

    因为沉落时有恶寒伤心

    因为沉落时也沉落你和你的同伴们的尊严

    你的前人没有尊严,后代也没有

    即使你知道某一颗星球正在转动

    从背后来的水流也从胸前来 

    2008.12.20

     

    jianghan

     

    扬州测海楼的池塘,没有游人,没有人,不是流水,却深具流水感。在西湖看过夜间大水波流涌,也路过湿绿青山的流水,可惜都拍不下来。说起流水,不会想起云南的水,那种大山上走路,脚下远远地一束银带,恍惚一种未经命名的美。而江南的水,被说得太多,只是我们不常来看它们,令它们沉静着,荒废着——不是它们荒废,而是它们就这样长久的沉静着将我们荒废了。测海楼,据说当年,它的藏书量是宁波天一阁的三倍!我想这个字,水池里的龙王在睡觉,它身侧的水晶是内敛的光滟。   

     

    Tag:
  • 剧评Low Life

    2008-12-24

    在北京看的另一出精彩戏 ,也是英国新潮戏剧展里的第二场,可惜当时不能拍照。

    本来,第三场关于田园及反思的也是我非常想看的,可惜错过了。

    据说哈尔滨下了大雪,这些天香港到处都是圣诞节灯饰,也就有不少假雪,亮晶晶的,很塑料。

     

    如果你觉得木偶可笑 

        “人和木偶能过到一块儿吗?当然不能!”醉傀人酒吧中的“千年配角”这么说。可是他自己,《低处生活》(Low Life)这出戏的一个角色,明明在与木偶纠缠不休——不仅肢体交缠,目光相接,还有情感的撞击。 

        和那种把操纵者隐匿起来的木偶剧相比,盲顶剧团的演员们操纵木偶的过程也是表演的过程。他们并不试图躲避观众的视线,而是和手中的木偶共舞、互怜、相互搏斗。强大的情感动能,令舞台上布景不是布景,木偶不是木偶,人也不是人,他们全都服从于一些起伏有致的情感、造物的诡异逻辑……因此,一个好的观众也很难分清这些情感和道理,究竟哪些来自演员本身,哪些来自被操纵的木偶。而一个不专心的观众,会看到演员们身后同样舞动着的巨大的阴影。 

        这是英国新潮戏剧展的第二个剧目,曾获2005年全英戏剧奖提名和英国《乐》杂志年度最佳剧目,在2006年伦敦国际哑剧节上创出过连续三周演出票售罄的纪录。演出者是英国盲顶剧团,由Nick BarnesMark Down创立于1997年,一直延续着演员与木偶同台的戏剧形式。显然,木偶有足够的能力引发观众的兴趣,不仅令人回想童年,还能满足人类通过模仿造物主而获得的天然快感。而在现代生存处境加速深化的今天,木偶不仅是释放,更成为隐喻。正是这些构成了盲顶剧团的直接魅力,在他们眼中,他们不仅是在“挑战观众对木偶剧的态度”,也是在“处理与自身相关的当代问题”,在这方面,“木偶表演可以向观众提供独一无二的生存体验”,“木偶是我们这个时代剧场复兴的激进力量”。 

        所以说,《低处生活》的真正主题并非木偶的栩栩如生、娴熟高妙的舞姿和灵活的道具设置,而是操纵和被操纵。每个木偶人物都被七情六欲、痛感快感,以及人类自以为拥有的那一点点“理性”操纵着,在醉傀人酒吧中买醉的男人和过气女星如此,小蓝偶们的手工“电影”也是:似曾相识的,不仅是高度套路化的电影情节,也是我们这个时代中被称为“真实”的生活。那些操纵木偶的演员也和我们每个人一样,被不知什么操纵着——一起发笑、焦急、走神、舒坦或疑问。而所有不动声色的阴影,是宇宙最具威胁力的奴隶。于是,如果你觉得木偶可笑,也就是在反讽中释放自我的处境。 

        没有吊线、体积大大超过传统木偶、角色有着成人世界的复杂甚至世故,这些木偶特色令人想起日本的传统偶剧Bunraku,又称人形净琉璃和文乐(以创作者植村文乐轩命名),《低》的演员们在交流会中也提到了这种日本艺术形式对他们的影响。在不隐藏操纵者这一点上,盲顶剧团走得更远,他们把操纵者完全暴露,姿态张扬,表演丰富,揭示一幕幕操纵的实质,既与之共谋,也与之共舞,甚至通过表情等来反驳肢体的操纵:游戏,这个木偶形式的本质,原来并不怎么单纯。而人形净琉璃的形式就相对得多,操纵者身穿黑衣,很多时却并没有其他遮蔽物真的遮住他们,而是为木偶形成了一个漆黑却无时不在活动的被操纵场域。因此,即使穿了黑衣,操纵者的肢体形态还是被观众看个一清二楚,遮匿而并不遮匿,构成人形净琉璃的奇特魔力之一。相比之下,盲顶剧团的开放实验还是与他们口中的另两支西方灵感来源更加接近:法国偶剧大师Philippe Genty与以实验先锋闻名的纽约实验剧场The Wooster Group 

        剧中垮掉味十足,不仅是它令人心爱的名字,一切都正合老Tom Waits的歌声。后来看到资料,果然有更垮的来源,其剧本源于美国诗人布考斯基(Bukowski)最后一部小说Pulp。这可是个大酒鬼,他小说没读过,但很喜欢他的诗,只遗憾除了台湾的三本,内地尚无任何译本出版,也就希望他的作品中译本快些出版,包括这个名为Pulp的小说。 

  • can

    新的CAN终于出版了,香港的Kubrick及各大书店都有卖,内地的朋友

    可以和我们邮购:humicat@gmail.com 

      《CAN影像志-草根舞台》简介:

           所谓「草根舞台」,是指如意大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戏剧家达里奥福所说「为人民演戏,演人民的生活。」的表演方式,表演者去到草根阶层、基层社区甚至农村、郊区中去,演出或前卫或激进或现实或讽刺的戏剧和音乐。本期杂志记录了从日本到北京到河南的野台开戏、有猛烈的「舞踏」也有大胆的「阴道独白」,不失为一次本真的演绎。

         这一期「草根舞台」,筹备了两年多,两年多台上台下的纷纭,像草根上零碎留下的雪,仍然依稀地对着太阳闪光,仍然热望着融化、变成滋长草根生长的水。如果我们最后能看到收获,也许能够品尝出这一点雪的滋味吧,它纯净、微甘。

     

        主编:廖伟棠+曹疏影,出版:游目文化+kubrick

     邮购价40元,有需要者请和我们联系:humicat@gmail.com 

     

    Tag:
  • 弗拉明戈大师Paco Mora上月到北京演出,这是演出前

    给北青周刊写关于弗拉明戈的文,演出非常精彩,唯一的缺憾是我那天吃了感冒药,瞌睡打个不停,但还是记住了舞团里的几个胖大妈,她们泼妇般的艺术令人尊敬!

     

    来自安达卢西亚的咒语

    ——从洛尔伽到Paco Mora 
     

      它哭泣,是为了

      远方的东西                  ——洛尔伽《吉他》 

        弗拉明戈的节奏有多少种,吉普赛人的痛苦就有多少种。“弗拉明戈是从痛苦中产生的”,弗拉明戈大师Paco Mora这样说。无边无际的旋律,精密而率性的节奏,肢体与音乐的纠缠、搏斗,这是一种本质上关于存在之“痛”的艺术。

        这痛苦固然来自太过长久的颠沛流离,也来自颠沛流离中对生命的高度体认。他们的表达如瀑布般喷涌,同时也是最深的缄默;持久密集的节拍,会以高度紧张的姿态戛然而止,又霍然迸发。即使最喧闹的响板与脚踏,最高亢的嘶喊,都在参与制造着一种庞然如宇宙的静默,这样的静默下,痛苦与快乐的界限泯灭——对于这些,弗拉明戈这种杂糅了安达卢西亚文化、伊斯兰文化、西班牙犹太文化以及吉普赛文化的艺术有着超然的理解力

        所以弗拉明戈不说“世态炎凉”,因为那总脱不了一丝抱怨,它看穿孤独、荒谬——这些命运的把戏——却一如既往地骄傲,一如既往的不在乎,安达卢西亚的阳光海岸不是游客们的消费品,而是明亮的咒语,穿越那些能够明白不论拥有什么、自己原是在这世界上浪荡行走着的灵魂。

        看过弗拉明戈的人,无论喜欢与否,都被它的一种“风度”所迷惑,它在激烈宣泄的同时竟是高度的克制,严格地说,这并非什么“风度”,而是对痛苦的一种有尊严的表述,如同西班牙现代大诗人洛尔伽的诗句,巨大的能量总是同时伴随着寒冰般的色泽。

        而最好的弗拉明戈,据说是在安达卢西亚的小酒馆或私人场院里即兴而为,当现实的历练接通祖先的传承,一把孤独的声音开始嘶叫痛苦,也同时把痛苦大口嚼咽。其支持者如张承志,甚至因对这种弗拉明戈的爱而对西班牙大诗人洛尔伽“改作的深歌”评价甚低,认为“远不能与原始的弗拉明戈同日共语”,因为洛尔伽的诗作是“一种匠人的技巧”,“无法与弗拉明戈天然的语言、无法和民间传承淘汰的结晶比拟。”张承志是我一贯尊敬的作家,我很理解他对这种“真正的”弗拉明戈的爱,但将“民间”等同于“天然”,“创造”等同于“技巧”,却实在是一种粗糙的艺术观念,严格来说,甚至是对诗歌的蒙昧。而且,弗拉明戈的音乐本身就来自对“深歌”的改造和传承,艺术何来更“原始”的穷究呢?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洛尔伽的经典诗作都堪称人类曾有过的最美妙的诗歌中的一部分。他以弗拉明戈、深歌为基础创作的诗作在西班牙以及西班牙以外的地方广为传唱,上世纪三十年代去到西班牙旅行的戴望舒,就是在这样的“洛尔伽”氛围中(“广场上,小酒店里,村市上,到处都听得到美妙的歌曲,问问它们的作者,回答常常是:费特列戈,或者是:不知道。这不知道作者是谁的谣曲也往往是洛尔迦的作品”——施蛰存在《洛尔伽诗抄》编后记所引戴望舒的话)受到感动并把他介绍到中国的,这是不是中国和弗拉明戈的最早接触我不知道,但无疑是中国最早的一次大规模从语言和节奏上接触深歌这种西班牙艺术。

        洛尔伽所处于的环境和年代,并非一个传统吉普赛人的语境,而是现代与古典、本土与他者间不同能量的撞击,而他对弗拉明戈的热爱(24岁的洛尔伽甚至和朋友举办了一场“深歌节”)也和吸收、消化,相辅相成。是的,是“消化”而不是“改造”。通过消化,洛尔伽的诗歌呈现出一种对欧洲主流诗歌传统的明显叛逆,非理性的想像力呼应着他同时代的其他西班牙大师如布努埃尔和达利,但诗人本身对命运神秘性的强烈执迷(也和弗拉明戈的传统主题相合)使他超越了一般超现实主义者的游戏,而摸到命运本身的咒语。于是洛尔伽把已经融入他整个写作中的吉普赛营养以《血婚》等诗剧的形式表现出来,更加完美地把他的诗歌主题直接和弗拉明戈舞蹈相结合,把两者都转化出更强大的能量。而全世界,无数人都是通过《血婚》的一再被改编、上演,从舞台上、镜头里接触到弗拉明戈的。这些舞台上、镜头里的弗拉明戈,经过编排,与情节相互消化,是为演者和观众的另一种体验。小酒馆中的歌者是表达,而后者是表现——面对其他的文化、脉络、语境寻求自我与交流的努力。

        Paco Mora也曾在2007年把他以及他的舞团诠释的《血婚》带到北京,名字是《吉普赛婚礼》。在纪录片中,我看到那是一场相当“异色”的弗拉明戈,强烈的光效和概念化的色彩赋予这则久远的故事一种光滑的“电”感,也提升了故事的速度,而故事可感的部分多少被类型化,舞者是在更加原型化的情感之间把握自我与这种原型之间的尺度。或者说,他们要做的,并非是在表现,而是处理弗拉明戈和吉普赛人的情感在今天的处境。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致的印象,但也因此,我更加期待看到今年11Paco Mora的演出——他将带来他的家乡马拉加的弗拉明戈。这个自述“每天早上起来之后就开始跳舞,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还是会梦到跳舞。可以说一整天我都沉浸在其中”的男人,被称为“全世界脚最快的男人”,然而,脚快远远不是弗拉明戈的重点,令人更感兴趣的,是一个西班牙舞者的乡愁,如何以弗拉明戈的方式,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系统,因为这不仅是弗拉明戈,也是所有类似的民间艺术形式,在今天的共同处境。 
    Tag:
  • 等公车

    2008-12-03

    每晚等公车时,街上总是清冷的,像一块固体的冬天。等车地方的树,剥了皮的那块地方正好是我视线的地方,等车累了就盯着它,它冲我严肃,我就忍俊不禁,它冲我软弱,我就指指它背后零度以下的风。

    今晚很冷,妈妈打电话时我的手都快冻僵了,就夹紧手指,一个路人在我旁边拍打他自己的羽绒服。

    课程临近结束,同学都有很好的感情,兔子耳朵碎了一地,还不碎的那些,就维持着裂纹。

    中年兔子的毛,真是纤毫可见。

    黑车司机很可爱,为一路的黑打了很多个比喻。

     

    Tag:
  • 岁末北京,霎是热闹,看了五六七八场戏剧、演出。

    这是给杂志写的英国新潮戏剧展评论,

    要想想理想主义在岁末北京,这个主题有嚼头。。

     

     

    再荒凉一些

      

    这不是谈论荒凉的时代,所以当那个男人使用“绝望”和“孤独”,观众们用阵阵嘻笑回应他。那男人其实也在观众席上,这样的位置导致这样的嘻笑声。因为在他使用这样的字眼提问之前,舞台上明明就在处理他所提问的主题——那时,人们鼓掌,也笑,但不是嘻笑。

     

    “她一笑,我就卷进她的笑,并成为这笑声的一部分”,这是诗人T.S.艾略特1915年发表的一首散文短诗《歇斯底里》的开头,一个神经质的男人和一个女人用餐时的内心独白。典型艾略特早期的风格,社交场合的一个男人孤独的内心独白,面对交流的限度,他的“神经质”,其实来自背后巨大的荒原——那里赤贫,荒凉,为繁殖的停滞而焦虑,为生的泯灭而绝对地恐惧,生者不再,而死者最卑微。这是艾略特在上世纪早期对现代都市的理解,越繁华越荒凉,只是其时,冰川更多,森林更密,鸡会走路,制造牛奶的还只有牛……可是,诗人以其敏感说:歇斯底里。

     

    二十一世纪都过去八年了,今年的“英国新潮戏剧展”的开场戏,就是英国巡沙剧团和冲击剧团的《歇斯底里》,一出源自艾略特同名诗作的戏剧。艾略特的荒凉叙述来到地球加速旋转的今天,当年战争、天灾和人祸的幸存者的后代,成为大都市的公关经理和神经症学者,却依然交流艰难,无论是面对他人还是面对自我。现代发展没有将“荒凉”解决,却只成为令荒凉更加荒凉的催化剂。

     

    台上,演员被灯光打亮,那是富裕社会中一对白人男女的神经质,而观众在相隔数米的黑暗中,为他们的举动和对话发笑。这是一出喜剧吗?甚至宣传单上也这么说:“不逊的幽默、生动的表演……”“‘非常精彩……我笑得都流泪了。’——《卫报》”这“泪”是由于大笑过度,还是由喜转悲?可是就有观众在演出结束后迷惑的问“我本以为是一出喜剧……?”

     

    是的,它不是喜剧,而是一出供人反思我们生存状况的戏剧。可是,演员们或许不知道在观众的语境中,有一句历史颇久、作用颇大的话:“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中,人们空虚的精神世界和糜烂的生活方式……”有理由相信这一过去年代的话语方式仍对现在的很多观众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因为就有观众交流时说:“这是一出表现了资本主义发达阶段社会里人们的那种状态的戏……”一个优秀的状语。于是,观众们安然离场,外面是一个疆域庞大的国家的首都的中心位置,一切都在上升、发亮,金融海啸刚来过,可是远没有西方那么多人为此跳楼,有的国家都破产了,我们却有对政府的强大信心。新饭馆、新展览、新的旗舰店,一天开张一百家,只有新闻迅速变旧,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去理会背后的寒风,或者说,理会了又怎么样。

     

    观众是来看“新潮”戏剧的,提问集中在灯光和情节的对应、剧场的空间设置、演员的演技等技术方面,远多过戏剧的内容,仿佛这真是一个“怎么说”比“说什么”重要的时刻,只有“怎么说”,才更容易成为宣传亮点,满足观众对于“新潮”的理解和期待。而“孤独”、“绝望”都是文艺青年的用词,所以人们笑那个男人——都人过中年了,还这么文艺?!他使用的词语被理解为“文艺”——一种腔调而已。一不小心,那甚至是“小资”的代名词。

     

    一次制造冷笑话的契机。最冷的,不是戏里的男人和女人,而是那个性别不明的侍者:他(或她)外在的举动严守职业典范,刻板得近乎麻木。但内里却充斥疯狂的噪音和全球性灾难末日的境像。狂风暴雨般的噪音在这里相当出色,只可惜时间太短,后三分之二的时间里,侍者过早地关闭思想,只成为为男女对谈增加动作僵硬的第三者——戏剧的结尾远未完成开头铺设的动能,也许是干脆不愿完成,或者说,在无可奈何下反讽地抛弃了开头的动能,作为人类可选择的一种对策:“那么我们走吧,你我两个人/正当朝天空慢慢铺展着黄昏/好似病人麻醉在手术桌上”(艾略特《普鲁弗洛克的情歌》)。而浪漫主义者如我,本希望那侍者更疯狂,因为他的内心才仿佛艾略特借尸还魂的场所,也是今天世界这一端精神领域的真实的宣判地,那里,赤裸的沙地和暴怒的海啸反复上演,即使这是在一个疆域庞大的国家的首都的中心,人们因为发展的需要而摩擦生热,朝着演员来自的那个社会前进,而到达之前,可以尽情塑造已经到达的自我形象,那些递名片的社交手指们,在暖化的冬天,也不怎么寒冷。

  • 收到的生日快乐:

    乔乔、颜骏、小涛、亢林,小宁宁,还有渣巴和Sharon

    当然,还有呼咪、木朗和来来,三头分别像豹子、老虎和狮子的猫

    还有爸爸妈妈

    还有facebook和senmiao

    还有一只鸡蛋

    一大盒奶油(吃了就跑到人后脑去腻着不动那种)

    一群茄子

    三碗醋

    百合+满天星+一块鱼缸

    还有一只二代唱佛机(英文名openhealth也就是非常“乐活”的张健送的)

    。。。

    真谢谢你们。

    Tag:
  • shi

    2008-11-16

    纪念

     

    如今是什么在你我之间

    我伸手,只抱住满怀翡翠

    月光令固体们慢慢涌出自己

    世界已如一整个堂皇结构

    是什么正滑翔于空气的边缘

    是什么站立不住,倒下,令未来正确

     

    2008.11.16

     

     

     

    好朋友们,我如此想念你们,所有人。。

    Tag:
  • 月球

    2008-11-16

    我不碰岩石时

    它比你我敏感。

     

    几天前写下的诗的最后两句,贴在这里,为记忆中的月球。

    走一千里有一千里路来到冬天的树前

    我仍是外在的。它们在冬天里创造它们的气味。

    夜晚的树离我更近。

    再有人问我身份问题,我会说:

    我是大屿山人。我是冬天树人——

    冬天树,是存在于世界的一个位格。全世界都在语言的阴影下,它们却不。

    Tag:
  • 雪人

    2008-11-15

    猪仙人在华北大地上

    留下雪人在家里,它是夜里玩冰的雪人。

    23

     

    Tag:
  • 長沙灣

    2008-11-12

    ——為一個吉他手的拇指

    離苦菩灣侯王廟里的侯王、蝴蝶型飛機場、阿高和查理發現廢船、

    小鬼大發現變成圣誕樹的收音機的地方不遠,只要20分鐘bus,就是豬仙人喜歡的長沙灣。

    豬仙人喜歡在長沙灣里沖小浪,浪來了,他跳一下,雞仙人看著就很高興。

    雞仙人越游越遠,游上茶果洲,這是第一次。

    茶果洲是大嶼山邊上的一塊小島。

    別的小島論“座”,但茶果洲論“塊”。

    小鬼大和大鬼小已經游過水,在岸上濕淋淋地喝咖啡。一邊說到

    大嶼山的大愚道長去了泰國游行,唱蘇州曲——為了賺夠機票回日本。。

    小鬼大和大鬼小看著這一切,真好。

    在往左是銀礦灣,一只狗趴在沙灘上看太陽,看著看著,就和愉景灣的那只一起,睡著了。

    發仔不住在銀礦洞,因為它更喜歡外面的小河。他和他的專門搬大音箱的朋友,都很喜歡大愚道長。

    Bono也在銀礦洞5號住,可是發仔已經住了10年,所以發仔是50號。Bono把房子讓給一個從北方大陸來到亞熱帶小島發燒的女孩住,自己住到三江匯流地方的后花園里去了。

    大嶼山所有能做菜的香草都是Lo種的,那些沒香味的不算。

    ……

    小鬼大和大鬼小看著這一切,喝著冰咖啡。小鬼大說想喝鴛鴦,鴛鴦就來了。。

    夜晚的苦菩灣,每一處水的漩渦,都有自己的名字。

     

    小鬼大坐在北京的夜晚,想念粉紅色的大嶼山,jade moon yet jaded..

     

    Tag:
  • 语言是减法

    2008-11-04

     玻璃纸鱼是今年中秋查理送的。

    no talking。

    语言是减法,我的小雪人,企鹅,猫大爷,玻璃纸鱼,熊姥姥雏菊,镜框里的木头象……它们都知道,呼咪也知道,只是我经常忘记,所以要提醒自己。

    大风天,猪仙人站在海边的小粉花里,做什么呢?

    ——想我吧。

    yu

    Tag:
  • 尘土

    2008-10-26

    大风天,北京的尘土快把我淹没了。不过说回来,尘土和蓝天一样,都是北京的秋必有的。

    我便想念那些玲珑的地方那个,阔大的地方逼盲了人的眼,玲珑处重新启动你的心。于是我想念兴凯湖,那处海一样大的湖,玲珑处是认知,认知是享乐,而阔大——有人为此麻木,有人则为此痛苦。

    但还是先想念那些玲珑的地方吧,比如侯王庙海滩往深处去,那家山脚下的士多,四周都是青翠山,野香芋和野姜花,野野的招潮蟹,生得遍地,他们在士多门口却只占用三平米不到的地方,就有白桌白椅,于是乎即使生发去是山,是海,我仍觉得他们美德般的玲珑,令人记念。

    又比如小小坪州岛,尽头的那家小小石台,四周涂鸦却是宇宙弥生,一样是美德。人在空如可取处而能持守,持守而知其空如,是我所谓美德。

    有一种阔大处,仔细看去,却是密密麻麻的小家子气,涟漪般迭连在一起,忘不了彼此。

    Tag:
  • 这是个什么东西?猪仙人解释为豪情万丈的鸡妈妈,

    其实应该是肉质而光滑的,

    就当是海豚吧!

    画

    非常想念居大的同学们。

    今日北京气温骤降,我想念的海,因此是一个冻海了。

    在Google map上看自己的家玩,看完大屿山,就跑去看黑龙江中俄边界的兴凯湖——我从没去过那里,但对那的乡愁却浓得化不开。

    电影《蒙古精神》里的那段俄罗斯民谣,仿佛是所有乡愁的代表,没着落和揪心揪肺,那个滞留在海拉尔的俄国人,是我的知音。

     

    山上轻雾笼罩 
    月儿露出云层,照亮那静静的墓碑
    夜色中惨白的十字架,保护着沉睡的英雄。
    逝去的亡灵永远的游荡,他们述说着战争中死去的人们。
    一切静悄悄,风吹散迷雾,
    在曼楚里山上,安息吧,战士们!
    俄罗斯,你听见他们的战斗了吗?
    哭吧,哭吧!可怜的妈妈……
    哭吧,哭吧!年轻的爱人……
    哭吧,哭吧!孤独的人儿……
    诅咒命运!
    草原上的青青牧草,让人浮想联翩……
    睡吧,俄罗斯大地的英雄,   
    祖国骄傲的儿子,为了俄罗斯而倒下,为了祖国而死。
    我们一定会为你们报仇,欢庆胜利!
    我们的记忆,哭吧,哭吧!可怜的妈妈……

    这首歌叫《曼楚里山》,听不到就去这里吧http://bbs.breezecn.com/read.php?tid=236526

    Tag:
  • 俳俳句

    2008-10-10

    桃子——

    我的男孩们

    都在

    绒毛的

    爬远了

    这是太强烈的阳光

     

    Tag:
  • Thurston moore

    2008-10-08

    来回学校的路上,都在听thurston moore。

    班上的同学都是85后出生的,所以,哼,我就只听更老更更老的,听到kakikaki…………^&*%%

    那天对一个自称“老鬼”的朋友叫他“老饼”,他的表情很古怪,后来猪仙人才和我说原来

    “老饼”是有贬义的,我都不知道呢,还以为是很老的一块饼,那多酷啊,我还自己经常说一个名词叫“老匹萨”呢%……&×&)……

    一个酷似susan sontag的老师,却是深紫色版的,怎么样呢?

    q

    Tag:
  • 小猫头鹰与鹤,以及尖嘴莺 

    我的意大利语课本和练习册

    (原来的封面很丑)

    号鸟说:“大家都是禽类”

    那幅鹤画似乎是寓意画,叫做:

    鹤掩绿风正气歌

     

    还有乔乔送的希腊童书贴纸,纸蝴蝶和后脑带胶的小姑娘,靠到墙上才放心。

    墙里都是字,也藏好好,也咋呼,也都做过某句诗的。。

    Tag:
  • chiara

    2008-10-04

    111me

    和豬仙人視頻之形銷骨立版。

    我喜歡這個名字:Chiara

    意思:1,光明;2,清澈;3,淺色;4,清楚……

    這些我喜歡的意思都在,從蒙塔萊到龐德的意思都在……

    謝謝起名人Elisa……

    Tag:
  • 大地上的马

    2008-10-03

    1

    上个月猪仙人给冰箱融雪,这是他挖出的宝藏。 

    上个月电脑坏了,今年写的大部分诗全部报销,今天才又想起来,补哭。

     

    跑到北京,树叶子还没一下子落光,意大利语已经学了一周:

    》》你好吗?

    》》很草莓,谢谢。

    》》星期一,有一块内陆大地;星期二,大地上的马都呆住了;星期三,呆马们开始唱歌;……

    》》你二十一岁吗?玩你自己的鼻子吧。

     

    北京的树叶子会一下子落光。

     

     

  • 姑姑言雪芬

    2008-09-24

    昨天贴上来的任白去国归降,是1972年赈灾筹款晚会上的演出,同场另唱有帝女花香夭,也是我一见着迷者,youtube上有视频。

    这场去国归降的戏,后面那些女孩子是白雪仙和任剑辉的弟子,可是,可是,其中有猪仙人的姑姑哦!!!

    就是弟子里黄色衣领红花裙子的那位,披肩发,这是她七十年代的样子,在中间那段视频(part2)3分33秒开始唱“上苑百花凋……”的那位姑娘。

    这位姑姑叫言雪芬,任白弟子,雏凤鸣剧团中“众雏凤”之一。现在美国。

    在百度百科里找到她的条目: 

    言雪芬,原名廖国馨,花名「阿廖」,广东新兴人,十二月二十二日出生,山羊座,家中排行第七。一九六零年投考仙凤鸣剧团(白蛇新传)舞蹈员,其後加入任、白组织的雏凤鸣剧团。雏凤鸣剧团在七十年代正式成立接班演出,她亦为成员之一。多年来一直参予「雏凤鸣剧团」的演出。
    「阿廖」为人爽朗、心细如尘,团内事无大小,多由她和
    朱剑丹打理。她既擅女红又精设计,有空的时候,便为雏凤其他成员设计戏服。
    她因为子喉、平喉的唱功潇洒自如,加上外型适中,又擅长武打,集
    四职於一身,尤擅演老旦,堪称剧团的万能泰斗。
    一九八八年,雏凤鸣剧团改组,言雪芬也於当时离开雏凤鸣。近年她已淡出粤剧舞台。

  • 去国归降

    2008-09-23

    说到粤剧,忍不住贴上这段,是我目前所见最精彩的一段,粤剧很擅表现末世之君。

    这段戏唱得,气韵深凉。。

    我会说任白在这个年纪是最好的状态,让人想起南明末代帝在缅甸的日子。

     

  • 未来几天都是大雨,今年夏天的第三次海滩游泳计划终于泡汤了,在我走前还有3天,3天小台风。

    那次在小台风的天气里,看见一种极粉红的花在海边,突然被感动了,就给猪仙人发短信……

    猪仙人,和粉红的小花、台风天,是很登对的。

    台风天,从我的窗口望出去,海是发着荧光白的一个舞台。人在窗口,“萧萧发彩凉”。

    猪仙人喊着真忙啊真忙啊,但一天一本历史书的速度 

     

    两个月来一直在迷粤剧,主要是任剑辉,好处数不尽,是一种种蹊跷的好处,

    唐滌生的语言也是一种蹊跷的好!待写成文细细说。

    珠海出版社新近出了一套唐滌生剧本,繁简体之间,我一向既讨厌大中华中心论,也讨厌简体无文化论,有人驾权势春风得意嘴脸尽现,有人则拨乱反正着实过了头乃至狭隘。。但唐滌生的剧本我非常想看繁体,一定要看繁体,所谓繁体思维、简体思维,我的体会是,在一定时候确实存在的——而这本是2000、2001年诗人朋友间拿来开玩笑的。

    找不到繁体的,索性,就先不看吧。

     

  • lou 

     

    當我離開你的時候——

    當我離開你的時候,親愛的,我有多傷感。

     

    ——
    當妳聽說我要離開傢鄉的時候
    親愛的人兒妳不一定非哭不可
    當妳看到濃煙離開砲火的時候
    親愛的人兒妳不一定非笑不可
    妳更多地依靠我的展示方式
    不是因為愛情多么令人陶醉
    這需要妳去吹齣那個音調
    喫上點鬍椒
    但是我會讓妳懂得什么是驕傲
    妳看,當人們走近妳的時候
    他們不知道謙卑得有些輕佻
    象夏日的微風
    妳若是要嫁人不要嫁給我
    因為我和妳一樣要得太多
    除非妳得到的又全部失去
    象赤貧的石頭
    當妳聽說我要離開傢鄉的時候
    親愛的人兒妳不一定非哭不可
    當妳看到濃煙離開砲火的時候
    親愛的人兒妳不一定非笑不可

    Tag:
  • 火车诗

    2008-08-12

    于河南语野雾


    虚心吧,它的不消煺

    验证我们的不前进

    它在田野远端

    笼慰突兀一树的正面

    抛却中间光明大段

    我们是它弃之已久的蛙皮衣

    说着些垄间蛙语

    残骸在草根丛中风避

    愿君善待那树久远

    吞吐间不以干枝碎叶不周流


    2008.8.12火车过河南

     

    Tag:河南
  • 赴京

    2008-08-11

    香港電視臺轉播奧運比賽好悶,都是繞著中國比賽走,很少放一下其他國家賽況。今晚就全都放男籃,男排第三局最緊張的時候被掐斷,后來竟然再也不提了。

    明天去北京,然后下江南。

     

    Tag:
  • 看婉雯那段说到标签的事,就想起前些天给一个朋友看此书,他欲翻书时先问道:

    你觉得她们是真的这么惨,还是你们把她们写得这么惨呢?

    奇怪,之前我并没和这位朋友说书中的故事主人公很呀?真是怎一个字了得——此句却是另一番意义了。

    我就和朋友说,其实她们面临的是困境不公,而非一个字可以标签的。

    关于准来港女性,传媒上见得最多的就是老夫少妻内地产妇临盆冲急诊室或者走数(欠医院钱不还款)、一家领综援等等了,这次的被采访者也有人这样,还有人偷渡来港生子,但访问者听了她们的故事,却都只能慨叹为何事情真是一步接一步地走到非如此不可的地步!说离奇也是了。

    好了,最近常遇到表述的力不从心,倒不是这件事,而是关于自己,大概转折愈断裂,愈失语。人也渐渐自闭起来。所以,还是转载一段熊一豆(作者之一)的blog吧,其中也引用了小桦的博客:

    (又,我同一豆真是同感,写完文却自觉很多话都还没说出来)

    (转载自熊一豆:http://hungonebean.blogspot.com/) 

    前些天在某社區中心,碰上幾個新來港婦女氣炸了。在你一言她一語之中,終於弄清原來她們上某有線節目,當中嘉賓施永青直稱大陸人不應來港,吃綜援加重港人負擔;可節目時間又偏完了,她們連個自辯發聲的機會都沒有。我在旁插一句︰施永青自己也是大陸來的。
     

    婦女說︰……話我哋呢啲冇文化吖嘛……(注:说我们这些人没有文化嘛)
     

    嗯,有文化,在這種語境中,所指不過是受過教育。可是,他們那一代人,還不是來到香港才成就其「文化」光環的嗎?嗯,也當然,光環背後,自當不能抹煞所屬階層與從屬資本。但無論如何,說到底都不存在什麼虛空的「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的意象,多有力道多美︰大有巨人於天地之初徒手開山劈石的豪邁氣度。啊,多美好而貧困的五、六十年代,還有那不住以自身為藍本述說大故事的戰後嬰兒群,現站在扯旗山頂回望,彷彿又看到了世紀之初。
     

    不過,都2008了,沒有神話的了。社會結構的無形設置,倒比那山石更堅不可破。
     

    於是,要麼向現實投以瞎眼,繼續嘟嚷「懶人懶人懶人」;要麼,心水更清,最好你們就不要來。
     

    對,因為此時此地,你們已毫無可用價值。
     

    家庭團聚、基本權利,在一個純然功利的社會,以1︰99的弱勢被擊倒。
     

    同樣的運作邏輯,最近又由教育界來真情上演︰有多間中學因學生成績差,而意圖用各種手法(包括不派發新學年書單)逼使學生退學,見教局通告 籲勿踢成績差學生出校」
     

    整個社會都赤裸裸得很︰冇好帶契的唔該過主﹗
     

    也難為了那些教會學校,還真能哎,端著老臉一邊在那裏宣揚仁愛,一邊往「壞份子」屁股上踹。不過,功利的社會,從不在乎臉皮。
     

    *************************************************
     

    本來只是想說幾句簡單的開白。因為此篇主要是介紹一本書。

    《是她也是你和我——準來港女性訪談錄》……
     

    我懶,就把編者寫的介紹抄過來吧︰
     

    (与上篇书介同,略)……我希望這次合作可以成為一個範例(也算成功吧),讓文學作者和社會聯合起來,作者可以汲取別人的生命經驗作為寫作養份,而需要代言發聲的人也可以得到文學作者的筆。而我可以保證兩件事:一、許多故事真的可稱荒誕奇情;二,作者們捕捉故事重點的能力,貨真價實。(邓小桦)
     

    確是一次有意思的試練。至少在我自己的經驗而言,那兩邊不僅是聯合,過程中時而張揚自身邊界,指著彼此而詰問why not?當然,意識是到了,自己有沒有做成功,就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在我而言,沒寫出來的遠比捉住成字的多。也不一定不好。因為剩下的,尚在邊界以外。或許時日到了,她們會以我為工具,找著新的邊界。

     

    準來港也好、新來港也好,一些人,就因著「我們」的一些看法、做法,平白地生活得更艱苦。「新移民」這塊墜在脖子上的牌子,明明始作俑於「我們」。 

  • zhun

    大概四月吧,开始忙这本书,终于赶上今年香港书展前出版,书展上暂拎到两家书店卖,现在看到外面的商务、三联都有卖了,真高兴!

    sharon现在还在为周三的新书party忙着,小桦推荐了好几处宣传渠道……但愿更多人看到书里人物的故事。

    上周在人权监察的新闻发布会上,阿莹也来参加,我送她新书,给她看我写她的那篇,她哭了,我心中又愧又放下心——愧是因为不知道这些微努力对于阿莹来说究竟能帮到多少,放下心来是因为她认同了我的写法,而我原本因为是对他人的生命进行“叙述”而有所紧张的。

    那天的发布会和其后的采访中,阿莹表现出来的勇敢,坚毅,痛快利落,直令人击节!

     

    “是她也是你和我”:是对香港读者想出的书名,香港本就是一个移民社会,准来港也好,新移民也好,都是发生在你我他身上的切身体验,书中数名作者有此体验:

    有作者直言自己的父母一代即同眼前的采访对象一样是偷渡来港——只不过七十年代的香港奉行“抵垒政策”(凡成功偷渡到香港者即可获香港身份证),而如今的香港奉行歧视政策(同是港人外地配偶,来自中国内地和来自其他国家的配偶,待遇差别迥异)

    也有作者(婉雯,本书名《是她也是你和我》就来自书中张婉雯的文章标题)自述:为的()是她们,而是不让自己活在一个凉薄的社会中。

    这是婉雯blog中的一段话(转载于此):

     

    坦白说,我对准来港妇女认识不深,做过访问后也不敢说很了解。但被标签、被典型化,在这个城市中并不陌生。准来港妇女的思想心态和香港人或许很不一样,但这个世界不是本来就充满不一样的人吗﹖撇除地域问题,她们的遭遇其实和一般基层市民的没两样:为老公、为 子女、为两餐。

    交稿后,我请佩瑜带我到事发的屯门宝田走了一圈。事主当年几乎命丧于此;估不到,几日后,同区又发生另一宗中港夫妻伦常惨案。马国明的话:「当整个市区的范围都成了真实版的《幻彩咏香江》的大舞台时,真实的生活,尤其是低下阶层的苦困便必然集中在天水围这样偏远的地方。」宝田不也是一样吗﹖

    多一点了解,多一点接纳,为的不()是她们,而是不让自己活在一个凉薄的社会中。

     

    香港社会的不公义政策与歧视现象,绝不止发生在准来港妇女身上,因此是她,更是每一个正在或即将遭受不公义的人。

     

    于是更想到,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可对内地读者直陈的肺腑之言。

    本书呈现的,固然是一群嫁到香港的女人的故事。但单从写作者来说,十位女作者虽然笔端各异,基本点却相同:

    她们对被访者“故事”的开掘,绝无廉价的、自上而下的、俯视式的同情,也无苦难式的叙述,却能够更见不同文化、语言背景下双向交流的力度、深度以及从容——而当这一立场以十种方式呈现出来的时候,在对所谓“弱势群体”的呈现和书写这一课题中,是足借鉴。

    而这殊途同归的写作风格却又是“放任”作者自由书写的结果,其中原因值得探究。

    另外,本书在商业出版环境中得以出版,故事中的主人公得以申诉、得以求得帮助的渠道(实则是制度和人心),得以对协助组织和陌生的采访者建立信任,凡此都可供借鉴。

     

    好了,说了这么多,该是正式介绍的时候了: 

    书名:《是她也是你和我——准来港女性访谈录》


    编辑:曹疏影、邓小桦
    作者(按出场序)︰曹疏影、曾淑玲、谢旭雯、梁以文、陈丽娟、黄静、梁璇筠、张婉雯、邓小桦、柳村。
    摄影:廖伟棠(除特别注明外)
    出版人:香港妇女基督徒协会
    出版日期:2008年7月    
     
    这里发生的,不是故事,而是真实;
    真实中的她们,不仅是受害者,更是生活的勇士。 
      
    令人震惊的凡人故事 
     
    准来港女性主要指丈夫为香港人,自身为内地人,还在等待获批香港政府身份证的这些妻子、母亲。香港政府的人口政策、分娩政策,香港人对内地人的歧视,以致中国传统婆媳关系,都在她们身上投下了巨大阴影。有人因高收费生育政策被迫流产,有人面临母子被迫生离、儿子被丢入香港孤儿院的荒谬境地,有人为不丧失和年幼女儿在一起的基本权利而忍受着丈夫乃至丈夫一家的虐待,有人屡遭家庭暴力寻助无门,有人因被剥夺经济能力而损耗着自尊和青春,也有人因为生育政策的高昂费用被迫成为高龄产妇……  


    文人执笔.姊妹团结 
     
     本书是由十位居住在香港的女文化人对十位来自内地、其境遇极具代表性的准来港女性的访谈。作者阵容鼎盛,包括作家、诗人、公民党成员、报章编辑、记者、作家、社工等等,并由著名诗人摄影师廖伟棠配图。访谈内容既细致地呈现了政策的不公、歧视之杀人,而且访问双方都真情流露,如同姊妹私语。  
     
    政界、学术界及文化界名人力撑
     
    同情准来港妇女境遇的香港人其实大有人在,本书得到香港知名学者、资深传媒人、议员和文化人士的大力支持。余若薇、张超雄、吴志森、何国良、梁汉柱等等,纷纷为本书作序及评论。 
     
    「人为的边界虽不能阻隔有情人成眷属,却设下重重关卡,令他们的婚姻生活平添不少障碍。增进了解,是团结力量消除不义的第一步。香港妇女基督徒协会将十个准来港妇女的故事结集成书,有助香港社会认知实况,从而调节政策,照顾弱势社群需要。」 
    ——余若薇(香港立法会议员)
     
    「这本书里的主人翁,都以血和泪见证了政府的短视和无知。他们的故事,就是一幕幕真实的「香港故事」。但愿他们的悲歌只属这一代人,跨境婚姻不再是罪恶,这里的人也能学会敞开眼睛认清真相,多点接纳,不要歧视。」
    ——张超雄(香港立法会议员)
     
    「港人内地配偶的医疗待遇,不但比不上港人的外国配偶,甚至比不上外籍佣工。这是彻头彻尾的歧视政策,被歧视的,更是血浓于水的中国人。近年,港人的涉外婚姻日趋普遍,本地男人跟内地女士结婚,更高达四成。但大部港人仍维持那种「上了车望飞站(注:下车)」的自私心态。官员目光短浅,疏忽怠惰,传媒人云亦云,不敢逆大流,缺乏常识和公义,他们都把头埋在沙堆里,不会不能亦不敢正视现实。」 
    ——吴志森(香港资深传媒人)
     
    立会检讨分娩政策,联合国关注香港人权


    虽然对香港影响深远的人口政策检讨仍遥遥无期,但近月立法会医疗事务委员会将会对高收费分娩政策进行检讨。今年也刚好是香港向联合国递交中国报告,联合国对香港刚通过种族歧视条例草案亦表关注,香港人权监察已就准来港女士的人权问题进行调查,并将在8月递交予联合国。社会上将会对准来港女性投以相当关注,本书配合这个时机出版,更有意义。

    本书将会在香港书展及书展后在各大书店有售。  
    查询:2721 0277 香港妇女基督徒协会 

  • 七一

    2008-07-04

    又到七一,一星期暴雨天后终于天晴,热得很,维园里人挨人。

    仔细看来,今年的游行除了争普选等议题,主要是要求改善民生,包括要求抗通胀、改善贫富分化(香港的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要求最低工资立法……

    也有要求政府检讨人口政策,要求警方重视性工作者权益……

     

    出发前的维园

    1

    有市民自己做了马桶,指斥特首不理民意,直接矛头当是前段时间曾荫权黑箱作业委任副局长一事,但也是指向他的一贯风格了

    22

    也是在维园,经幡

    3

    哈,你们有可乐的中国加油

    我们要改善贫富悬殊

    4

    家庭主妇的创意!毛笔画了大大恶虎牌立在路边,脱了鞋打它

    谓曰:通胀猛于虎,让我们一起来打它!

    5

    朴素得令人感动,准来港妇女关注组的counter,没有政党的大和引人注目,但工作人员一路召唤大家关注准来港妇女的应得权益,早已汗流浃背。

    是的,我们的资源有限,我们的群体是香港社会的边缘再边缘,甚至很多姐妹为家人、观念阻碍不愿或不能出来游行……

    但你,听到这勇敢、热汗的声音了么?

    7

    每次游行,外籍佣工的队伍总是让人眼前一亮,

    她们是最嘉年华的,唱跳,化妆,口号也喊得特别响,不愧热带。

    8

    一名老伯默默在街边,默默举着手中自己做的“黑箱”,上书“作业”,抗议政府政策的不透明

    9

    一对夫妇,没拍到的前面是婴儿车,里面他们的女儿大概不到两岁

    这对夫妇背着自制的透明胶板,是二人的身形,抗议政府多年来当他们的意见是透明

    10

    游行归来仔细看准来港关注组的传单,发现这个曲奇饼做的小宝宝,

    过半个小时,它就折断了,就像那些因为高收费而夭折的宝宝们

    11

     

     

  • 居大

    2008-06-28

    上周日是居港权大学的文艺汇演。

    居港权,解释起来太复杂,总之是一群遭受不公平待遇的阿公阿婆阿姐和小朋友。

    甘神父,耳闻不如眼见。以前读过一本关于他的书。他现在平时都在内地的聋哑学校,寒暑假才回到居大来。也有居港权小学呢,叫做superschool。阿秀好可爱,11岁,剪着个鸡仔头。

    最感动是丸仔的行为艺术,一众阿公阿婆都上去参与玩冰,我唏嘘——从来只见行为艺术是嘲笑、讽刺观众,从来只见它是所谓“艺术家”的个人成就,而对大众(甚至观众),就是俯视的态度。

    可是这次丸仔却有种子般的温暖。阿公阿婆,个个乐呵呵,从他们的解读来看,谁说他们就一定不懂艺术呢?

    甘神父的歌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抗争歌曲之一,既有艺术的创造力,又能让普普通通的人参与,一同抒发心声!他的红色小吉他真动人。

    阿公阿婆唱歌时,我就开始止不住流泪了,和以前在《乐生活》里听到乐生病院的公公婆婆唱歌一样,我无法形容他们的姿态,在舞台上。

    好了,说今天。今天第一次去了“居大”听课,阿婶阿婆们却都很用心,小秀也在,嘁嘁喳喳和我说话个不停,我说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英文啊数学啊普通话啊都可以呀,小妮子很高兴,我想起她那天在台上做主持的羞涩样,也很开心。

     

     

    Tag:居港权
  • 土上行舟

    2008-06-19

    土上行舟

    ——给胡续冬

     

    越往前走越是那几年的崎岖路

    乘坐小小尘埃的小小人

    拨那湿土——扬手未必清波

    我们所见的泥泞,却真是一首诗完成之前的模样

    如今竟缄口,低头,一再纵深裂去

    这崎岖路如何不也属于他们所说的那一个未来?

    如何不也属于今天我见到的那个孤独鬼?

    他在一篇关于广场的文章中

    感叹自己被自己制造的虚浮幻象压得喘不过气

    我便想像你我都不认识的他也曾参与我们当年的对话

    拿正经当不正经

    拿干土当水浪

    漂转大江南北,直到一个个下了船

    抓包裹卷好天涯

    直到我今天在眼前路上看见

    一架架完好而空荡的小龙骨

    不动声色(也不懂),漂转于泥泞也即将干涸处

    落叶不赐予它们一个宇宙

    全因腐烂总是宗教一场

    总是春夏各自,暖光日常

    那一场西去东来的白日路

    有白日里不觉的星尘替我们路过

     200851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