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我同时行走于山冈的两面

    你我同时行走于山冈的两面
    这难以忍受
    只有各自的花朵穿梭,奔跑于前方
    遇见飞鸟,伪装成被风吹散的长袜
    遇见野兽和虫豸,扮演着林林总总
    遇见各自虚构或不想要的陷阱
    有的饶舌,有的盲目
    这是一个正正经经的陷阱么
    多像洗衣机,只是把污垢推入另一轮循环

    更多的山冈在我们外侧行走
    蜥蜴在星星上转动眼球
    巨大的树冠聚起寒气——那是风的前身
    为什么这一切难以忍受
    只有滩涂不产生阴影
    只有尘世的化学静悄悄发生

    2007.12.16
    Tag:
  • 无题

    2007-12-18

    无题

    总有一天,我要用透明的材料
    搭出亭台和楼榭
    没有栏杆的小桥
    台阶不再自下而上
    水鸟也放弃一贯的角度
    用无限的镜子制作无限的湖泊
    在它上面,你看不见往昔的任何面孔

    那时我就可以告诉你
    这一切都是为你
    这是我们的天地

    即使是现在,我也可以写它
    唱它,看见它
    是的,我想看见就能看见
    如同看见这样一个有冷有暖的今夜
    你仍熟睡,物理学
    仍存在于所有的哭泣之中

    2007.12.16
    Tag:
  • 故事

    2007-12-15

    故事

    炮火从天而降
    我们推石头,上落
       生活

    我们叹气了
       又笑,看花朵们
          全被烧焦

    和石头
       一起旅行

    怀抱它

    在它上面
       种植布鲁斯

    去到每个人
       每种生物的心里
                   击打它
    讲述它们
       在天上的故事

    讲述星云
          远离水循环
    讲述行星
          用数亿光年
                      炸开自己
    或者
          熄灭于一瞬

    没有阴影的
          坚硬的   幸福
    和每个  同样幸福的人
          一起
    渡过   一重重
                   山的影子
                      枝叶   和
              丝绒的影子
    速度的影子

    和石头
       一起远行,和
    幸福的人
        一起
              和橘子
                 和热带鱼
    一起

    把烧焦的花朵
       留在烧焦的
              未来


    2007.12.14
    Tag:
  • 新人

    2007-12-14

    新人

     

    清晨清冷

    我是否在梦中,当你笑着醒来

    树林仿如倒立的闪电

    静谧着从我们之中醒来

    我们在它身边梦了多久

    环绕了多久

    直到落叶全溶于雪底

    带着我们的日期和皮肤

    一次次,我们如此初生又无言

    一次次从这些蓝光的清晨出发

    把水流和石留在身后

    把轻雪掩盖旧痕迹

    请告诉我天下的海棠花是否在梦中

    当你我笑着醒来 

    20071214

    Tag:
  • 情诗

    2007-12-13

    情诗

    杏仁,我难以围绕你
    旋转你,你的亮度
    在短短一瞬的冬天中丧失
    你的名字也被这风吹往南北
    今夜的空气中,飞机和群星都起落
    露宿者遗忘旅人
    而你无动于衷
    你守护自己的命运不放
    仿佛到处是弹唱即成的海床
    水于水之上遮蔽,然后是
    吐纳我们于其中的雾
    你的气味赤裸着衡量
    这只是一个犹豫着制造糖果的年代
    只今夜除外,今夜断然
    今夜所有的命运敞开它们的花纹
    令我们有机会再次倾听它们的语言
    犹如水在处处河流和海洋中同时流动
    犹如阴影调度全世界
    而万物依旧兴高采烈,不断迎接和告别
    而山脉和山脉在联结处获得和解
    而你如此制造生活,也制止它
    在虚空团聚并终于强大之前
    而我不能,不能你,在我全心全意之前

    2007.12.12
    Tag:
  • 圣诞佬

    2007-12-12

    一路听着Clash和Can回家,看见楼下今年的圣诞饰,有金色而平板的麋鹿,另一头很远是很小绿灯扎出的圣诞老人,想起sam hui的“莫大谋”,原来米路和麋鹿的音甘似。。就唱:

     

    从前有个人叫圣诞佬,

    日日坐在o企等麋鹿

    神神忽忽作风虚无

    又不愿剔须,仲成日出show

    啦啦声快地走去寻野做

    神必须知道自己的用途。。

    广东话里“佬”字真的很好用,旺角有大牌子叫“炖奶佬”,

    就和查理开玩笑说捷克乐队“宇宙塑料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universe)在香港应翻译成

    “宇宙胶佬”

    Tag:
  • 生日

    2007-12-09

    生日没吱声,过后却不断有人和我问起。11月24日的,28周岁。不前不后。后来在北京皮村那晚人家问起年龄,胡乱说是30,众人竟纷纷点头,自己就更胡乱乐。

    生日那天去了深圳听马木耳/I.Z.,凌晨四点借宿太子阿扁和套套家,

    翌日到湾仔来墟听mininoise。

    后来又去听美好药店,大帽子和小花衣。

    难过得知今年没有牛棚书展,家里本有大堆清出来的书要去卖的,听说荣哥要送样乐器。

    前一天趁大英展览结束前一天去尽情转了一回,港式装逼妈咪若干,中式傻逼知识男友若干,埃及长脚趾。和把雾绘成了固体的画屏(云母屏风,长河渐落)。

    然后到北京,然后回来。

    唐三电影节开会。当晚赠票去看牛棚前进进剧场新戏《无异常发现》,有的场景赫佐格,有的法斯宾德。

    然后今晚本来家里有party,猪仙人病佐,辞了友们,所以清静,清静到顺便请阿妈提前过生日。

    还有智海的展览,本说要去连州看摄影,要踩单车入山,要借band房吉他,要找戴望舒,要问问kubrick,要。。

    我的生日愿望是后年快点到,那时就真的30岁了,我想赶快和她手拉手,接个吻,一起往小台风里去。。

     

    Tag:
  • 去了几天北京,都是在皮村度过,阳光很好,同心学校的孩子很可爱,几次面对面交流使我想了很久,很久,关于抗争的方式和道路,关于自己。乐队汇演是北京的打工青年艺术团,社区姐妹行,台湾的黑手那卡西,香港的噪音合作社。

    这里发几张花絮,更多乐队和演出图片请期待《看/CAN》新一期!

    演出在樱井大造帐篷戏剧留下的帐篷进行,像许多的歌里唱的那样:北京很大也很冷。但我们有帐篷,关于微弱和强大。打工青年艺术团和社区姐妹行,零度下沸腾的观众,都将在杂志里出现。

    zhangpeng

    午后,迷你噪音在炕上,门外有干掉的葫芦(左至右:阿奎,发仔,Billy,Edmund)

    wuhou

    迷你噪音在“两个好朋友”调音,Billy问我唱《记号》好不好。广场、历史、记号。

    tiaoyin

    Edmund,在北京,他不会说话,他像天线嗒嗒B

    edmund

    黑手的清雅和老刘,黑手在香港演出,我很想看但是不在香港,黑手在台湾演出,我更想看但我没去过台湾。黑手在北京演出。。

    heishou

    Tag:
  • 遥远的英雄

    2007-12-09

    唐三动物电影节筹委会昨晚第一次会议,

    我想起我遥远的小英雄,

    chanchan拍了它最好的两张照片,有北京的阳光和菊花。。

    humipk

    humipk1

    Tag:
  • 越南

    2007-11-09

    henei

    讲述
    ——送给我的越南朋友羊德孝

    讲述一个人的生平需要多久
    你用几分钟就讲完自己的,
    几十个汉字,对照结构:
    60年代,我的,乒乓,庄则栋和容国团
    现在,不打了,跑步
    60年代,我的,好的
    现在,不行了
    60年代,有她,我爱
    后来,德国去了,乒乓,我不打了
    70年代,我,国家队教练,后来她去德国,我不打了
    现在,我的朋友,领导了
    60年代,她,很美,演电影
    现在,老,不行、不行了
    80年代,我的小女儿
    现在,德国,18,像你们中国的,章子怡
    6、70年代,中国,我去,南宁,广州,武汉,北京,上海,都喜欢,大革命,红卫兵
    1967,亚非拉,周恩来,刘少奇
    现在,没去过了,电视里,很好很好的
    她,我,美,现在,不行了,很好很好的,领导,电视里,亚非拉

    三天后,我乘坐的火车行驶在海岸线边,
    沙滩、悬崖、稻田和丛林,它鲜红着身子穿过
    驶向前方一处故都,毫不夸张,青草已经比它的房檐还高
    很多人就从那里开始讲述,他们讲述的时候迈动双脚
    请暂停,请暂停,这不是一个起点消失的问题,
    仿佛永远,我们用肉体穿过一些需要穿过的
    用字词表达摩擦的,用情感盛接被逐一敲落的
    我们奔跑着拥抱和分开,直到光阴倏地撤离
    我们向任何方向跑动,虹桥便向任何方向架出

    2007.11.7

    Tag:
  • 发仔咖啡屋

    2007-09-13

    在秋天出生的Afaa(发仔)说:

    星就看看我们。

    太阳就看看我们。

    很喜欢这句。他有一个很不错的诗人咖啡屋:

    http://poetscafeunitedstates.spaces.live.com/

    Tag:
  • 揭开

    2007-09-11

    揭开

    揭开,抛掉,还有,
    绿锦堆下挖金沙,
    白雾里拧干一长束波浪。

    有人驰骋于淋漓苔藓间,
    大落于金线缕,
    丹霞攥出一拳血。

    下望桥梁往来、人事搭界、
    固体沉落,金沙往逝于白水,
    抛掉,还有。

    而广大绿是一种人间绿,
    仓促,相争,管制,
    大道在硬处甩身。

    而绿云金锦缎,揭开还有
    桥梁上端然,投身,
    在尘烟中勉强看去,勉强伸手。

    于金雾中伸枯手,
    于锦缎中拿捏骨肉,
    于白水中留痕。

    2007.9.11

    Tag:
  • 背景

    2007-08-25

    背景

    金雪,长窗,落镜
    树叶举以树叶之重
    不若轻,不落于一场选举或称颂
    万众的背景中,退进桥梁
    过岸人擦金雪,栏杆分明闪动
    雪之重,树叶举以这树叶
    之重

    而背景一路摇闪、扩生,长窗内遍是
    镜面光耀其深重,金雪人短吁着靠近
    裹不出窗中景,桥梁上举步,遇花果冷硬

    2007.8
    Tag:
  • 致扎铁工人

    2007-08-25

    致扎铁工人
    (请勿转载)
    曹疏影

    今天让我们重新学习肉体
    通过你们的手臂,刚刚离开钢筋和铁柱
    进入此般空气的骨和肉
    不错,空气是飘忽的,它在而不在,它营运着光
    而你们是在黑暗深处扭聚光成固体的——人?
    不,生命——当那骨、肉接触光,当光被挤压
    深入更暗处的血。
    我们的血,亦是在,而不在,当世界遭折叠
    树林宛如手语,湖泊被囤积,河流被截断如舌
    而海洋被填充,填充,填充如胆固醇过高的心脏
    我们的红色与蓝色,被静悄悄粘贴在闪电和滚雷背后
    那么用我们背部的所有汗腺重新学习肉体
    它们被支开到宇宙的最外层,那里大气薄脆,但让它们贴紧
    让目光向前,如滚雷,看乌云淬出暴雨
    看山脉紧贴大地,向外凸起,看矿层呼之欲出
    然后是铁,铁中黧黑的漩涡

    2007.8.25

    Tag:
  • 隔年诗

    2007-07-30

    找到两首05年的诗。

    旅程

    山——山——磊落,我们
    穿行于亚热带,过分秾艳的绿
    沿途引爆热情

    走一万里不歇脚,就这样
    谈起烟水,我们也曾计划在它的深处安家

    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
    倾斜着,飞离整个亚热带
    有光照彻层云深处,我热爱
    我于一瞬穿梭它的心志
    那曾诱惑的,只在下界湖泊中渐远

    也有海,在太阳下开,落,蒸腾
    放弃,放弃那热吻于空气之你
    噩梦中每每攥紧我的手指,我愿意
    那落水人攀枯枝,最黑那黑海之你
    不初醒,不松开
    我愿意

    但我还是离开了这一切
    如今,我只是热爱我们之间的距离
    ——海到海底,那一场磷光盛大
    涡流,摇转于涡流之中

    2005.11.16




    给呼咪

    仅仅十分钟,凤凰山黎明来到
    我因一只小猫在梦中丢失
    提前醒来,坐在这里,不能做些什么
    在梦里,它消失前,瞪向我碗口大的眼睛
    溢满光阴,我的,它的,我不能一勺勺盛起它们
    我望住它一个纵跃入草丛深处
    所谓隐身,是你无法再揪出它们
    从世界的每个角落,世界便是这边界清晰的草场
    所谓穿越,是你并无胜算
    一如凤凰山的天空已是水墨无边
    而所谓最好的知音,是否便如你掉头
    即忘所有,即熄光,即留梦给上一个梦者
    留呼吸和枝叶的形状,给这如约而至的黎明

    2005.9.14

    Tag:
  • 回来

    2007-07-30

    周三回来,周五在band房几人对唱摇篮曲,广东的,据阿高说是:

    月光光,照地塘 / 阿仔你乖乖fen(睡)落床 / 阿妈ting日(明天)赶插秧哩 / 阿爷要赶牛上山岗

    真的很动听。

    周六来到深圳看图瓦humii和乌兰巴托马头琴,如果不是阿di的电子,就有如收尸人在草原战场上沉默捡拾大战后的铁兵刃。金属感和沉默感都极强。有火光也是雨水中的。

    周日晚又来到艺穗会,这里曾是上世纪初的大冰库。新裤子、刺猬和PK14,还有两个菲律宾乐队,朋了一晚上,之后去到翠华,遇见老菲和阿班,老菲很想去听他们转战另一处酒吧的演出,无奈不识路,又赶着给鏖战皇后码头的人送饭,问我们去不去酒吧再听一次,我们说已经朋了一晚上,实在没力气了,老菲便去送饭。

    乱乱乱,很想静一星期。但下礼拜是亲人游。

     

    Tag:
  • 2007-07-19

    2007-07-19

    从香港到北京,又回来广州住进朋友家,感谢shan,终于让我松了一口气。近来每次去北京都是在大街上疲于奔命,又赶上朋友紧急搬家和紧急住院,跟着瞎忙一通,离开时就很舍不得。又有两年不见的表弟及其女友,由法国飞返哈尔滨经北京,很欣赏他的法式炖冬菇头,第二天就也在八角游乐园鲁谷路剪了一个冬菇。又有已经辞职的朋友在旧单位会面,他的下一站居然是北大朗润园。

    也许是季节的原因,又或者奥运前夕工地成倍增加,北京的尘土比前些年大了许多,地铁里的宣传照却是秋天黄昏的北京,还有记忆里初雪的北京,总之不是7月份。小曼,查理,阿高和Jessey,阿贤,8月要到北京拍片,不知道会不会找到2003年。

    CM是出生、上学、工作都在香港的人,上次和他聊天,他居然说对北京有一种乡愁!原来因为他很喜欢北京,但每次出差去那里都知道自己一定要离开的,于是生出对他乡的乡愁。他被2004年一场大雪后的北京迷住了,就迷到现在。

    前些天去采访修建鸟巢和水立方的工人,原来上午刚有温总来过,工地显得温热、涣散,人们乐呵呵,小伙子说我18岁就来过北京了,现在不想家,中年人就笑着说他年轻当然不想了,我便问他很想老婆孩子吧?他嘿嘿乱笑,一群人跟着乱笑。也有很想接受采访的工人被他的小领导劝阻了,理由是看公安局把你抓起怎办,事实是我们的采访根本没有任何敏感。再往外望是一堆古怪大建筑的集中地,鸟巢和水立方前面却有一座旧娘娘庙正在翻修,狗尾草抓紧时机生长,树身子乱冒枝叶,麻雀三七二十一,正是一处小范围北平,和大范围内的大北京。

     

    Tag:
  • 雨水

    2007-06-29

    雨水
    ——给伟棠

    雨水一场接一场
    在一天之中度过十几场盛夏
    我跟随,在一座又一座孤岛间
    来回跳跃,而它们中间
    是惯于吸纳闪电的海

    我有一幅岛屿组成的地图
    那上面,国度金黄,城市污糟
    人面如瞬息怒放的树冠

    但雨水重来,吞噬它们所有
    卷来一重又一重海平线
    尘埃也随之到达
    如今我脚踝明亮

    来到一场暴雨的空荡荡的背后
    记忆中的每件事物
    都在这里清洗自己
    黑影子和它们的血清洗自己
    银矿裸露在大雾散去的海滩上

    我伏身银矿
    听见你从广阔陆地返回的声音

    2007.6.29
    Tag:
  • 学习

    2007-06-23

    一首小诗,给我的小朋友:)

    学习
    ——给琪琪

    我教你辨认红色
    你把它们读作“空”
    小水涡在双唇中间隐没
    你指着一个词问我,什么是“绯红”
    就象桃红再加盐
    水红滴进血
    举例时你想了很久
    然后指着门口一双拖鞋
    它们塑胶的颜色
    如同左脚和右脚一样分明
    如果它们这样啪哒哒走进天空
    然后和云的影子一起
    被海浪稀释,一次又一次
    然后,就不会再想左
    还是右的问题
    这些硬要人相信的道理
    塑胶继续留在盆子,杯子
    和梳子上,全都有一个形状
    全都是移动时
    轻易丢失一重影子
    你抿抿嘴巴,说出一声
    “轰”——坚决得不需要对错
    我的天空里,就全是你绯红色的小脚印
    认真如即将成雨的云

    2007.6.20
    Tag:
  • 寿寿的社交

    2007-05-24

    寿寿的社交生活 

    梦见寿寿开party,请大家吃烤肠,它端着小盘子四处溜达,四处打招呼,它的小盘子好好盛着一只烤肠。咬一口,奶油味的。

     

  • 秘密

    2007-05-24

    寿寿有个小洞,那是它的小嘴巴。也是小鬼大说秘密的地方。就象从前有个人,把自己的秘密对树上的一个小洞说了,再找块泥巴或一把蒲公英,把秘密封起来。风吹树叶哗哗响,他的秘密反复唱着,但是在风中。寿寿的小嘴巴是不用封起来的,因为小鬼大的秘密说不完。小鬼大有时会给寿寿衔上一朵小花,看着它枯萎,或者想象有一天,这朵花会带着寿寿,和小鬼大的秘密,飞到风里。
  • 馒头梦

    2007-05-24

    昨早又有一个梦,梦见我是大森林里一个小动物,喜欢上了一只有尖的馒头,就坐着它在溪流里漂漂漂,沿岸有小兔子、小狐狸一家看着我,溪流地下是田鼠一家开的书吧,书吧的天花板是玻璃作的,抬头看见水流和水流上漂过一个馒头。后来我决定和馒头分手,就把它的尖掐下来作纪念,把馒头放走了。
    Tag:
  • 礼物和放假

    2007-04-03

    猪仙人送我的礼物很多,可是回想起来,我送给他的,却很少。

    前天在Page One待了一晚上,看了很多摄影集和画册。突然见到植田正治的摄影集,突然想到这是猪仙人下了几次决心都舍不得买的,包着塑料皮看不到里面,诱惑更大。就买下来送给他。

    他果然开心极了,我也就很开心。

    植田正治的照片真棒!很典型的存在主义摄影,沉郁,大度,这是我们不惊讶的,但他有段时间很钟情马格利特式的超现实,而且有他自己的“兴味”在里头,这些兴味无论在器具还是纯度上都和他的其它作品有异,这就有点让人奇怪。我想,真正理解这个人,还是要找出两者间的秘密通道。

    昨天给自己放大假,看了一部Blood Tea & Red Thread,很蛊惑的动画片,尤其喜欢那些塑料薄膜作成的溪水、喷泉,固然因为连续反光象极了真正的水,但又更多了一重的轻、脆的质地,成为很轻浮、不安的水,暗合全片气氛。

    又看Bela Tarr《撒旦探戈》,这部长达7小时30分钟的电影,却原来我们只买到他的第三部。来自匈牙利的黑白影像,屡屡叫人想起寇德卡,在这些不断后退再后退的影象中,那些无比漫长的镜头多么令人热爱,他们迫使你对讲述的故事和人物怀有应有的尊敬,并把对压抑、绝望的观看行为转化为尽可能的体验。

    每次看这些东欧电影,竟总是想起自己的童年,因为房屋太类似了,那些长长的门和窗,一贯到底的宽木地板,我小时候的家乡是有这些的。那些漆皮剥落的墙面、木窗台、木窗框、木楼梯,还有阴暗而高旷的大房间,小时候我不知为什么就总是突然发觉自己处于这样的环境中,因为那时,我对“人”和“事”的记忆力远远逊色于对“物”的记忆力。

    当然,还有冬天的树枝和泥泞而黑的土地,黑泥里的水洼。全都那么漂亮。全都不属于亚热带。

    Tag:
  • 小猪西米诺

    2007-03-31

    小猪西米诺

    上学途中,遇到黄鼠狼;他偷偷带我去一处很远的山上摘草莓。港口就在山脚下,还有连接天边的海洋。有一艘船正离开;黄鼠狼闭着眼,躺在草地上说,他曾当过水手,知道船要去哪里。喔,一直睁大眼睛的我,终于看到,把天空衬得无限大的雪白的海鸥。

    升高年级后,我也有了高竖的尾巴,黠慧的鼠脸;而且理所当然的,就是那位咬着小刀,矫健地爬上桅杆,用单筒望远镜看到远方的水手。

    台湾生态作家刘克襄的童话,他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小鼯鼠的故事》这本书很棒,今天重看书里的这个小故事,还是觉得那么好。

    只是这本书的插图,全是仿照俄罗斯那个最著名的动画大师的一部获奖的动画(讲小刺猬去找小熊却在大雾里迷了路)画的,虽然很合文字气质,但不知有没版权问题。

     

    Tag:
  • 2007-03-28

    2007-03-28

      《这世界决不割卖》,词/曲,凡人   

        这首歌一起唱 如风在飘扬
      如花的娇美 如星星闪烁夜空里
        这一天一起唱 如山的高壮
      如海在翻腾 来抗议世贸放声唱
        这是人民的歌唱 越过种族疆界
      这是人民的呼喊 为了和平生态
      谁创造了这世界 谁个血汗流尽
      谁变卖了这世界 谁个见利忘义    

        This world is not sale!
      这世界 决不割卖!  

    这是Billy为了2005年12月那次反WTO运动写的战歌,是广东话的,唱起来开放激荡,在人群中一起唱的时候尤是。有一段时间,还把歌词打印下来贴在床头。今天整理到fair trade的内容,又想起它,哼了一个中午。

     

     

    Tag:
  • 森吉梅朵

    2007-03-26

    终于写完森吉梅朵的文章,因为是图文配,所以不用从头到尾很逻辑化,还有几个重要问题点到了就很满意。反而一些自己记得的很细节的东西没放进去,选了选,有的还是放进图注更合适。

    这些天都在听孩子们和老师们说话、唱歌的声音。都是些多么好的呼吸、措辞、口音和语气。

    最妙的是录下了篝火晚会上孩子们唱藏语歌,更妙的是因为是近篝火旁录的,所以还有热浪的声音,火的歌声是这样的。而孩子们的歌声一波一波,真不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我爱这一切。

    版面会做得清清爽爽的,因为照片和文字已经够漂亮。

    Tag:
  • 2007-03-22

    2007-03-22

    今天突然看到这张照片,是伟棠去北京时拍的。

    很想很想北京。北京的朋友,猫。我像是从那里连根拔起

    来到现在这个地方的。

    你们三个,笑得那么淳良!哼,刚吃完什么好吃的?

    Tag:
  • 2007-03-16

    2007-03-16

    梁家杰和曾荫权,为了争当香港幼儿园大班班长,在电视里舌辩,互相考数学。

    梁说24亿就可推行香港教育小班教学,加上15年免费教育则是33亿;

    曾说小班教学已要91亿,再加小班24亿,则要109亿。

    唯二人说话语速之快,你30秒我30秒务必说完,不禁想象如果是竞选北京市长、成都市长、哈尔滨市长、大同市长会是何等局面,语音效果会如何。

    想起八楼一件T恤,上写——

    选哪个,不是烂苹果?!

     

     

    Tag:
  • 这个冬天听了很多雪的消息,东北下大雪,北京下大雪,又下大雪,飞机上看下大雪,想看大雪的人又一次没有见到遍野的大雪,几年没回雪乡过年的兄妹在两次大雪间中赶不上雪后的汽车……春节前回家待了半个月,之后去北京,年三十回香港,初一到初七都在拆压岁钱和一只又一只“煲”碟。。之后我们去丽江拥抱了暴暴蓝同志,她说起跑跑蓝和run run blue,也说起大雪。

    之后,我们去到了雪山。

    初春的香格里拉,草和花还未生长,世界更有轮廓一些。

    准确地说是雪山脚下,一间小学,春天的金沙江太绿了,站在很高的山坡上还是一眼见底。夜晚,是刺眼的月光和星辰。

    崩曲珍,次里央宗,才让卓玛,拉毛吉,桑吉卓玛,康卓草,扎西草,次仁初姆,仁青多吉,多吉甲,扎西东珠,班德卡,农布,曲措……

    还有你,小小的贡秋梅朵,

    平静的森吉梅朵学校。看一切是喜乐。

    直到那晚拉着次里央宗的小手走在达摩山崖下,月光照着,直到她问我:

    “老师,云是可以捉到的吗?”

    “老师,我在山脚下家里有时看到云就想去捉它,它就跑到山腰上,我也跑上去,它又跑掉了。”

    “老师,云跑得时候是这样这样一点点,就跑掉了。”

    我想象得出一个寂寞的小女孩跑上山捉云的样子,此前,她已经历过那么多家事,如果她的家也是一个小小的尘世。

    森吉梅朵——心中慈悲仁爱的花:http://www.batang-project.com/home/index.htm

    下图:来自牧区的多吉甲,最崇拜齐天大圣。

    下图:贡秋梅朵,6岁就离开爷爷来到学校一直哭的小女孩,放焰火的晚上终于笑了。

     

    Tag:
  • 新年

    2007-01-14

    现在写新年好像有点晚。

    是才回过神来,被工作和看病忙住了。

    昨晚才补了日记。又整理去年的笔记。

    很好,可以一本接一本看书,一部接一部看戏——发现了深圳买碟买旧书的好去处,Eric说汕头更是打口和db大本营(后者一块一张)。

    周一小四和阿高来新家玩,顺便行山——这次我要倒着走,猜猜为什么?也许雁雁和周瓒猜得到:)

    还没摸到去欣澳海边的路,但我实在喜欢那里那些不知为了什么泡在海里的黑木头,非常的“无名特质”,我和猪仙猜是大澳那种棚屋的遗物。

    猪仙,很仙的,我在书房做事他去厅里静休时,也会寄一封蓝字信给我。

    最近,我们一起发明了“折页人”和“虚狼”,前者也可以是个游戏——比以前的“小姑娘和小伙子”还要好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