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头小脑人和小头大脑人:为我们过去的生活

    2005-02-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028081.html

     传说中的大头小脑人就是头很大很大,但只有一丁点脑子的小朋友。

    传说中的小头大脑人就是头很小很小,但脑子多得溢出了脑壳的小朋友。

    平时,大头小脑人总是头晕,因为他的小脑在大头里撞来撞去,所以他经常会趁小头大脑人睡着的时候,用一把小勺子在他的头皮上刮一勺那些溢出的脑子来补充自己。

    可是,大头小脑人的小脑始终没有长大的迹象,他始终头晕,小头大脑人的毛巾、被子、枕套和帽子上也都始终沾着斑斑点点的脑子,可是小头大脑人却很为他的这些杰作得意:“多好啊,到处都是我的味道。”

    春节到了,大头小脑人和小头大脑人一起出去拜年。在给长辈磕头时,大头小脑人的小脑又在他的大头里滚来滚去的,发出丁冬丁冬的好听的声音,小头大脑人的大脑却发出扑叽扑叽的声音,并弄脏了人家的地板和鞋子,或者拖到地上的沙发套,一位长辈弯身扶他起来时,他甚至把人家的胡子糊到了鼻孔上,不过还好啦,这位长辈淌着一下巴脑液,还是没有掏错揣红包的口袋。

    和所有被赋予希望的事物一样,新年很快就溜得没影了。虽然这期间大头小脑人和小头大脑人遇见的所有人都对他们非常亲切,但他们还是有些闷闷不乐,因为无论在街上、还是在别人家里,他们既没有看到大头又小脑的人,也没有看到小头又大脑的人。

    可是,小头大脑人的不高兴终究忘得快一些,因为它觉得自己还是比那些小头又小脑的人多出那么一点点:“那就无所谓了吧?既然我总是比他们多出一点点,而不是少那么一点。”

    可是大头小脑人就一直闷在房间里,虽然人人都夸他那动听的丁冬丁冬声,但他怎么也忘不了看到那些大头又大脑的人时自己的那股兴奋劲儿,几天来,一个声音一直在他心里重复:“是啊,对的啊,做人就该这样的啊,那充实又清醒的脑袋啊!”

    不知道这样重复了多少次,大头小脑人终于鼓足勇气,把夜里刮小头大脑人的小勺子一下子丢出了窗外,他来到小头大脑人跟前:“小头大脑朋友,可不可以把你多出的脑子分给我一部分呢?”

    没有人可以猜到,小头大脑人听了大头小脑人的请求后,一下子捉住大头小脑人的双脚,给他来了个倒立。当可怜的大头小脑人的小脑滚出来的一刹那,小头大脑人迅速捡起小脑塞到了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溢出脑液的小头里。这样,大头小脑人终于变成了无脑人,而小头大脑人却还是小头大脑人,是的,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人们一定还以为他们是好朋友,也一定无法了解小头大脑人那永不知足的本性。拥有的人便想拥有的更多,可惜,曾经的、经常头晕的大头小脑人再也没办法想到这些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故事

    评论

  • 这是我听过的最真实的童话了
    回复Lav说:
    反正我们都没头没脑的,哈
    2009-11-05 17:3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