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木民!小木民!

    2005-04-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123226.html

    关于森林里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小精灵的故事。我喜欢木民妈妈做的带棉花糖星星的蛋糕,喜欢她永远鼓励小木民,喜欢她和杨柳风里的鼹鼠一样爱用贝壳装饰自己的家。

    哲学家、天文学家、集邮爱好者和昆虫爱好者,全都是反面形象,但小动物们还是愿意处处帮助它们——即使它们执迷不悟,也并不觉得受到了帮助。

    前天见到又一个装逼音乐人的诞生,满脸堆笑,但心是虚伪的,在为一些简单的即兴观念沾沾自喜,国际市场、江湖义气和一面倒的赞誉,其毁人不倦,降临到这个原本朴实的兰州男人身上了。

    一口气看完林白的《妇女闲聊录》,很好看,只是觉得并不像书前书后的评论那样一味是口语或“闲聊”,而林白只是“带着震惊的倾听并记录”(张新颖认为本书的“文学性”正在于此),就我看来,这本书中的语言就口语来说,过于干净和顺畅了,达到顺畅是有可能的,这是因人而异的事,但达到如此干净——甚至有点过分,其中的语气处于一种收缩的状态——则要么是木珍的方言本来如此,要么是作者的“整理”。不知道湖北的情况,反正东北方言是不会这样的,前段时间看《铁西区》,方言中的描述和语气全部处于一种即兴的饱满之中,人人都是赵本山,印象最深的是第二部《艳粉街》里的男女青年,比孤领街少年都好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忠实 2010-04-17
    鸟鸣 2010-04-17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