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植物园

    2005-04-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128828.html

    中午听讲座,一个印度教授在讲殖民和后殖民,实在气闷。厌学情绪全面爆发,天气正好,约了伟棠去植物园。

    郁金香和三色槿开的正盛,桃花也还没谢。郁金香里有一种叫“橙衣王后”的。见到山梅,小骨朵,殷红的花心,实在漂亮。看到棠棣,很古老的样子,不艳丽,但清气盛。一株白海棠叫做“火焰海棠”,太棒了。五点钟光景的山色,看得人不忍就走。两个小垃圾箱,一只橙色,一只是橘绿,相依作伴,天天看山,看花,看云。“信待零落时,共君长婉转。”

    北方人写诗,说到树时便往往只是“树”,我的南方想象呵,就快实现了,想起去年在新兴农村见到的一大排荔枝树,对我来说真是稀罕极了。还有柚子茶和家酿的荔枝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豆娘和竹笔 2008-04-21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