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吐pizza的醉汉

    2005-07-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318370.html

     

    回到自己出生的那个城市,常让人有点难堪。它掌握了一门不动声色地控制你的技巧,你稍存温情,回忆便助了它的虐。这么多年来,你和它都在变化,彼此确实陌生,这陌生使你享有冷漠的权力。但你千万别因陌生而好奇,否则你将沉溺而不得,挣脱亦不得。

    你在这条人行道上掘过蚂蚁洞,在那颗树上栓过橡皮筋:“小皮球,西瓜皮,马兰开花二十一”。这个城市里没有马兰,皮球也很少,倒是西瓜皮年年被啃出来。垃圾堆以外,你知道它们最终的去向么?所有朋友都失去联系,所有亲属都搬了家,那颗树被圈进一个新建的楼盘那些鲜嫩而宽敞的大路,大剌剌地呆在那里,对于你,它们一点都不着急。你出于嫉妒而怀疑它们竟如此轻浮,如此沾沾自喜,但它根本没这个必要,它不是你这样躯体范围及其有限的动物,而是一个擅长不动声色的城市。别着急,它在试探你的耐心哪,它的新变化和旧气息都在那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看见城市准备给你的怪事了。一个好城市,总是喜欢吓人一跳的。

    夏天快过完的时候,小鬼大回到了她出生的这个城市。大鬼小陪着她来。城市里新盖了很多高楼,修了很多高速路和立交桥,几条主要街道还彻夜亮着彩灯,商店开到很晚,人们想什么时候买东西,就什么时候买,想什么时候上街吃饭,就什么时候吃。小鬼大和大鬼小成天在街上溜达来,溜达去。

    这一天,小鬼大突然发现了一个醉汉:“快看啊,有人吐了个pizza!”

    醉汉真醉啊,离五米远,都能闻见酒气。他撑着一个老杨树,搜肠挖肚地吐。奇怪地是,他的呕吐物远远看去象一张pizza饼那样有黄有绿,一摊一摊,热气里有股洋葱味,但仔细闻,还是咸乎乎的。

    大鬼小跑上去给醉汉和pizza各拍了几张照片,小鬼大走过去问:

    “醉汉叔叔,你是谁呀?”

    “我是会吐pizza的醉汉叔叔啊。”

    “你为什么要吐pizza啊?”

    “说来话长啊,你们要不要尝尝我的pizza?”

    于是,大鬼小和小鬼大和醉汉吃着醉汉吐出来的酒味pizza,听醉汉叔叔讲故事了。

    “我本来是一个国营工厂的工人,我们一家都是工厂的工人。后来不国营了,后来厂长跑了。后来新厂长来了,后来上个月,新厂长宣布工厂破产了。后来我一家人都失业了。后来我们肚子都饿了,后来我想了个办法说,你们别急啊,我不是喜欢喝酒吗?我不是喜欢喝了酒到处吐吗?现在我会吐pizza饼呢。你看,一瓶啤酒三块钱,我喝两瓶就可以吐三个pizza,够一家人吃两顿了。后来,我们就顿顿吃pizza了,老婆也不和我离婚了呢。”

    这方法不错呢,虽然有点奇怪。小鬼大和大鬼小吃完pizza,擦擦嘴,就回家了。小鬼大在日记本上记下了这个故事,大鬼小去冲洗照片。不动声色的城市肚子里得意极了,它还有很多这样不为人知的故事,等着两个小家伙去看呢。有了这些故事,那些旅游册子上的饱嗝,新闻片里的臭屁又能把它怎么样呢?一个好城市,总有自己暗中发生的一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