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馒头怪讲给呼咪的包子故事

    2005-07-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322617.html

     馒头怪讲给呼咪的包子故事

     从前有一个小包子出门去,啊呀,它忘了带自己的馅。

    于是,这个故事变成,从前有一个包子皮出门去。但包子馅在家就寂寞起来了,它看看太阳,说:“我为什么不能出门去?”包子馅说完这句话,也出门去了。

     包子皮遇见了手,左手说:“你这只包子,为什么没馅?”

    右手也说:“你这只包子,为什么没馅?”

    包子皮说:“因为我本来就是包子皮呀。”

    左右手一起说:“你胡说,你胡说。”

    手把包子皮一捏,捏成了一个小花卷。

    小花卷走啊走,走过很多很多地方,遇见很多很多人,人们说:

    “你好啊,小花卷。”

    “你好,我不是小花卷,我是一块包子皮。”

    “你明明是小花卷。”

    “可我真的是包子皮啊。”

    直到它遇见一个馒头老爷爷,馒头老爷爷说:“包子皮有什么好,馒头能做神仙的世界必定欢迎一切白而又白的、实心的东西。你就这样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小白花卷,不是比空心的包子皮还好吗?只要你继续上进,也许还能做花卷小神仙呢。”小花卷想了想,觉得也好,既然大家都觉得小花卷好,既然没有人喜欢一个失落了馅的包子皮。小花卷在花卷界很快就闯出了名堂,因为它的花纹与众不同,有点象压扁了的包子褶,花卷界很快就流行起这样的花纹来,后来,连馒头们都羡慕了,有的馒头就躲在家里用门缝不停地夹自己,直到也夹出扁包子褶一样的花纹来。

     且说那天小包子馅也溜出门去了,没走几步,就遇见了一只铁锅和一瓶油。

    油啧着嘴说:“材料倒好,颜色不够!不够!”

    油就爬进铁锅,把包子馅炸成一个小丸子。

    小丸子滚啊滚,滚过很多座山很多条河,人们说:

    “你好啊,油炸小丸子。”

    “你好,我不是油炸小丸子,我是包子馅啊。”

    “你这么好看,明明是油炸小丸子。”

    真的么?小丸子看看自己金黄的身体,但不觉得自己有哪点好看。它失望地想:我是不是再也做不回包子馅了?不久,小丸子遇见了粉丝,粉丝缠缠绵绵的,它们住进了一锅汤里,过起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慢慢地,小丸子没有原来那么金黄了,它很高兴,因为自己有点变回包子馅的迹象了呵。可是粉丝说:“你以为变得回去么?No way! 你找得回包子皮吗?”于是,小丸子安下心来,不久,粉丝生了一锅汤丸BB,小丸子也就不提包子的事了。

     这只包子的故事终于被一堆包子听说了。小包子们一挥拳头:“妙啊,谁说咱们一定要当包子当到死呢?”一只老包子马上生起气了:“胡说,花卷丸子很好么?包子也可以经历很丰富的!老子种过田,当过兵,还给电影院看过大门,进过监狱……”话没说完,其它包子纷纷吐出馅来,一只教授包子跑过来赶紧说:“包老还请理智些罢。依我之见,倒不如就此个案,讨论一下包子主体性之构建、包子的自我想象这些问题,而且我认为何为‘包子性’这个问题,也该重新思考一下了。不如干脆办个包子节?我很认识几个可以投资的匹萨……”

     这时,大鬼小和小鬼大远游回来了,两个太饿的小家伙,把所有包子、馒头、花卷、油炸丸子吃了个光。光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