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公和植物

    2008-01-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3358388.html

    leigong

    这是一个用放大镜才能看到的——

    雷公!

    他住在上海街,我找到他。我越来越喜欢上海街,那天和朋友们说起不如从东涌搬到那,一起搞公社吧。在太子,够搞一个公社了,几家轮流着吃饭和睡,然后看书和玩。汤饭店也在那,咸肉棕也在那,老中医也在那……不过又想,在东涌这样子算做行山分社也不错。

    ——来大屿山,《烈火青春》和《旺角卡门》里算做是“旅行”的。对今天的很多人,差不多还是这样。

    大愚(屿)山人是个道长,住在罗汉寺再往上的观音寺的背后第五个山洞里。他和那个雷公相反,是一个用缩小镜才能看到的——道长。

    sojisang是个摒住呼吸才能听到的日本人,他缩在band房一角,越来越像一盆植物。他尽量不打扰别人,弹起吉他来越来越像在呼吸——他就在这呼吸一样的琴声里写着自己的歌。他不喜欢创作,要不是查理逼着他每天写一首和歌(否则,就不让soji住band房了)。

    那天问起,原来soji五年没回日本了,就在中国和东南亚跑跑看看,有时做群众演员,你可以在《色·戒》里看到他的。他的英文很差,中文会说一二三四,所以他安静。我就硬是从他那里学了《美丽岛》。

    总而言之,soji是一盆会跑的植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最后一篇 2006-01-05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