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家出走

    2005-08-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381971.html

             呼咪并非一只什么都没见识过的家猫。但这个夏天它确实有点像家猫,而且是最乖的那种。夏天是喜欢重复的季节,呼咪顺应节气,便每天吃饭,长肉,拉屎,再吃饭,再长肉。它眺望窗外的时间越来越长。它对外面世界的记忆逐渐钝化、模糊,逐渐褪成一场恍惚的白日梦。(不奇怪啊,就象有的小朋友在家过一个暑假,就连去幼儿园的路都忘记了。)又一盆猫饭端到眼前,呼咪便习惯性地扑上去,但又禁不住想:“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吗?这样下去我会彻底变成一块肥肉的!”
             呼咪还没吃,馒头怪就跑出来:“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哼,跟屁小馒头,又没有消化系统,你再吃,就变包子怪了。”是啊,这个夏天以来,馒头怪抢着吃下去的那些小梅饼和猫饼干,都没法消化,使小馒头有点象大腹便便的小包子了。小馒头被戳中心思:
      “包子怪有什么不好?要我说,这个家就是包子怪,我们都是它肚子里的馅。”
            “我不要当馅!我一定要走出去!”呼咪终于受不了了,它知道自己一定要尽快离开这个包子样沉闷、中庸、油腻、毫无意外的家,甚至这个包子样的城市——它还在没头没脑地闷热下去,它包着的很多人,都因为麻木、无聊或者酷热而变得神志不清,四处撒疯。
            呼咪多渴望去一个新鲜而清凉的地方,那里,没有包子,没有包子样的“家”,没有任何围栏,那里,一切都是清醒、自由的。
             呼咪再次离家出走了,它的留言很短:
      “亲爱的小鬼大和大鬼小,我离家出走了。”
      馒头怪跟着说:“我也要离家出走,我也要离家出走!”呼咪和馒头怪,打包了几块小梅饼,用长长的火柴棍挑着,就一蹦一跳地走远了。
      可怜的小鬼大和大鬼小,就这样被呼咪甩在身后。
        他们相依为命,在一个包子样的城市的包子样的家里,继续油腻而乏味的包子馅搬的生活:他们躲不过每天你看我、我看你的命运,他们开始相互模仿,直到彼此越来越像。当对方完全被自己掌控,当对方终于被自己挖得空空荡荡,家庭生活终于显露了它最险恶的嘴脸。当第一场秋雨飘来,小鬼大和大鬼小真的成了两个小鬼。
      又或者,呼咪关于不要这个“家”的话,彻底伤害了小鬼大。她开始止不住地流泪。大鬼小只好陪着她回忆关于呼咪的一切,编出各种呼咪的新故事给她听。作一本呼咪的相片册,小鬼大每天看一遍。把录像里呼咪的叫声制成mp3,小鬼大每天听一遍。猫粮、妙鲜包和猫罐头仍然堆满厨房,小鬼大幻想呼咪有一天会回来。天越来越短,风越来越凉,可是呼咪仍旧没有半点消息。终于,小鬼大一朝泪干,闭眼时还叫着呼咪的名字。大鬼小当然非常悲痛,但也暗中松了口气,转身将所有猫照片,猫粮,猫罐头从九楼扔了下去。随着“哗啦”一声,一切都粉碎,无法重来。
      不过,以上当然都是小鬼大的想象啦。她靠这些想象来小小地埋怨呼咪的不辞而别。事实上,她和大鬼小早就盼着离家出走了,只是没想到让呼咪抢了先。他们离家出走的理由和呼咪有点点不同:这个拥挤的城市正因为每个人都想得到更大的房子而更加拥挤。他们打算着寻找一个不大不小的新家——刚好放得下一张双人床,一排书架和一盏台灯!“哇,那一定是个玲珑又可爱的家!”大鬼小高兴极了。小鬼大却偷偷地在箱子里塞进了一把咖啡壶和烤小梅饼的烤箱:“一间小厨房可是不能少的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