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评

    2008-01-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3889955.html

    《字花》书评之三

    (请勿转载) 

     曹疏影 

    《戈麦诗全编》,戈麦着,西渡编,上海三联书店,19991月。

    gemai

    戈麦,1967年生于黑龙江,北大中文系毕业,91924日身缚石块自沉于北京西郊万泉河。遗诗200余首、若干小说和札记,均作于最后的四年间。离世前,他将全部手稿弃于北大一公厕内,幸为掏粪工人发现。

    此前,已有海子在893月卧轨自杀,歌吟修远的骆一禾同年5月猝逝于天安门广场。大语境中,他们的诗歌呈现出一种相通的气概,人、语言和宇宙相互参照、探询和照耀,伴随着天赋的一路高歌直至突然中断。但戈麦的诗更集中于语言的实验、幻想与沉思,由此书写极度的光亮和力,以「犀利夺目标语言之光照亮人的生存」(戈麦语)。为了完成他所使用的语言的高度自尊和普遍性,他愿意拧紧自己的生命,直至将之从「年龄」中剥除。

    持这些作品在今天乃至今后阅读价值的,也正是这样一种诗歌观念所带动的对于存在的沉思、洞察、揭示与想象能力——甚至,对智慧的触及。这是语言回馈给一个诗人的礼物,它由此作用于诗歌之外的世界,作用于我们一次次「打破思想的牢笼」之际。 

     

     

    《在变老之前远去》,马捷、李海波编,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9

    mahua

    「梦游的人走了二十里路,还没醒。

    坐在碉楼里的人看着,也没替他醒,

    索性回屋拿出另一把伞,在虚无里冒雨赶路。」

     到今天,还是不知道如何向马骅的问询者「谈论」他,因为一些事,总是色彩、气息、光影、举动、冷暖,偏偏不是语言。但或许可以说明一些事实:

    诗人马骅,1972年生于天津,复旦大学毕业,03年于京辞职赴滇,在梅里雪山脚下乡村义务教书。04620日晚因车祸堕入悬崖下的澜沧江,至今身影无寻……

    媒体和政府又干了件蠢事,把马骅塑造成「青年楷模」,而义教于他不过是出于厌倦、不想被任何一种事物、思想或场景所禁锢的个人选择。是的,除了乡村教师马骅,还有那个(朋友们津津乐道的)诗人马骅、酒鬼马骅、泡网泡妞玩话剧玩吉他摔跤买足球彩票的马骅。可惜,未能看到他转战生活场景后更延宕一步的反思,彷佛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

    手边这本《在变老之前远去》只是出事后三个月内急就章的产物,收录了诗、小说、评论。幸闻11月「唯一一本由诗歌挚友选编的」马骅诗集终于出版。(这次去北京要买一本,网上没找到封面)

    上引诗句出自《雪山短歌》第6首。我看重他这些赴滇之后的作品,此前的作品有其调度和框架,有对困兽之颓唐的自我呈现和慰籍——拜他在上海、北京等地选择/卷入的生活所得。而在云南的作品,语言间透明感在生长,朝向一种环萦向上的「质朴」,他驾驭形式和诗人形象,而随时不驾驭,这跳脱出多数同代诗人的营营屈伸。不能将这些品质与「乡村」、「雪山」以及异族宗教进行想当然的关系考察与评价,因为彷佛一切都还是开始。惜乎,他已给我们一个水浪般分辨不出的背影,「在虚无里冒雨赶路」。 

     

     Wall and PieceBanksyRandom House2005

    banksy

    抗争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活跃于美国670年代的「地下气象员」如此,墨西哥丛林游击队如此,自称「艺术恐怖分子」的涂鸦人Banksy如此。这位炙手可热却至今隐去真实身份和姓名的艺术游击队员,在英美法各大城市的街头巷尾、在以色列建造用来隔离巴勒斯坦的高墙上,神秘而持续地制造着辛辣而美妙的噪音,议题涉及政治、文化、战争、人权、环保等,挑衅着千变万化的暴力、愚昧、固执和平庸。当然,他也曾因在动物身上喷漆被抗议虐待动物。本书是他此前三本出版物的集结,也收录了不少新作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ella Ciao 2009-01-15
    Tag:书评

    评论

  • 第一本我有的。
  • 一直想买,找不到。请问北京哪里可以买到?谢谢。
    回复suzy说:
    是想买哪本?
    2008-01-27 00:24:18
  • humi,您的该篇日志已经被推荐到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