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海来信

    2005-07-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392106.html

    公海来信

    (亲爱的,这是公海
        我趴在灰蓝色的甲板上
        风吹过深陷的膝窝
       “谁都不属于”,我想
        我摸自己的颧骨,摸到两块悬崖

        买弄的民俗刚刚开始
        我发现那些旅游拍照的人
        是多么可恶,在沙滩上,纯洁的
        晶体盐上。想到岛上的三千种植物
        绝不雷同的叶腺,我就战栗
        就更恨那些不知好的人
        好象我从前不曾恨过他们

        但我也不属于和他们相反的人
        我游荡在公海,我不是谁的
        那保存过我的一切的人
        又改了主意——我发现寄居蟹
        朝生晚死,白贝壳用一辈子
        爱惜自己的珍珠,我又能爱惜什么
        美酒一夜打翻,半滴,不留

        这是公海,一个毫无规则的世界
        阳光四处瞧着,冲刷过残油的甲板
        偶尔闪出小巧的彩虹,我趴在一处
        安静的灰蓝色中,突然决定死心
        记忆中的家,不过砌在砖头缝里
        冬天一到,那楼就抖成根白骨。
        事实上一年以前,我就开始频频梦见大海
        那时,我还属于那种相反的人,抗着不顺从
        抗着所有对峙的梦想

        现在,让她和他抗去吧
        我到了公海,一个没有规则的
        世界,谁都不是谁,谁都懒得
        成为自己,一海的嗡嘤——
        浪花上一片寂静)

    亲爱的,我就是那个保存过你的人
               现在,在砖头缝里给你写诗
                       未曾见过你信上的一切


    2002.5.2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寄马骅 2005-07-28
    粉蝶 2005-07-28
    女招待 2005-07-28
    无题 2005-07-2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