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曹妹妹好!

    <诗歌月刊>下半月刊第三期做博克专刊,我从你的博客选了这两首打头(因为我们都喜欢马骅的理想主义),如没有反对意见我们就用了.代主编老巢问候你.

    请给你的通联以便到时候寄样刊.



    安琪:anqi69@163.com





    《寄马骅》



    他们的回忆和我不同,

    我的回忆是在黑暗里,

    这些年也总是偶尔才想起。

    那些属于黄昏的部分

    (现在多么纯净),那些夜,

    仍是往最黑里走,你的清白,

    你那些我曾惊讶的部分,现在

    我多么想还给你





    《梦马骅》



    让我如何写一首诗给你

    它穿越大半个中国

    在梦中弹玻璃珠

    在乌青雪地上大笑,摔跤

    他们也正计划各自回家的便路

    火焰在面影间挨挨擦擦

    隐匿,又突然盛大

    你只坐身乌云中自在,喝那些

    喝不完的闪电,霞光

    告诉我,你一定想到过:空明

    ——在人群如此点燃之后

    你一定触摸过那些罪孽身上的花纹

    它们不旖旎,不奇幻

    它们苦心而无用,四散

    大半个中国。而你在雪地

    和乌云间冲刷自己,坐望

    这里的一切,坐望

    律法把大乱扰得更乱,在我们的梦中

    你如何回望那些你挚爱过的

    比如,一些伏向地面的花朵



    回复安琪说:
    安琪好,还在北京吗?这些诗随便用吧。
    上引《梦马骅》有一句少了个字,应该是:
    “你一定触摸过那些罪孽者身上的花纹”
    告诉我你的电邮好吗?
    2006-03-07 13:5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