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朋友

    2005-10-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542255.html

        第一场秋雨飘来的时候,呼咪和馒头怪走在大路上。这条曾经车水马龙的大路,因为粘了太多黄叶子变得冷清清。雨凉飕飕的,人们躲到屋檐下,玻璃窗里,小动物们就在落叶下,它们湿润的鼻子头努力嗅着秋天的味道。

        雨大起来了,呼咪和馒头怪也捡了张又黄又大的叶子钻进去,没有行人和露天摊铺的大路象只象失去眼珠的骨头眼眶,只有雨水安抚它,秋雨是想念好朋友的雨。呼咪记起了什么?小鬼大和大鬼小吗?不,那两个家伙总是可以自得其乐,倒让人放心。呼咪想起的,是一团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的白色的影子,那影子一出现,就再也抹不掉。

    啊,那团影子不是小肥肉吗?那个从呼咪肚子上走下来开始独自生活的、一块肉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的、不喜欢说话和唱歌的、在一个最热的夏天里离家出走的小肥肉,如今在哪里呢?

        两只小包子手拉手来避雨了(包子总是很怕雨的),它们也看准了这张又黄又大的叶子。它们显然刚刚认识对方,还有点害羞,只是用自己的小手指勾着对方的小手指。馒头怪跑到它们身后,兴致勃勃地看着两只小包子,它已经很久没见过任何包子了。

        小包子们一边坐好一边说:

        “你是什么馅的?”

        “猪肉白菜的。你呢?”

        “我是豆沙包。”

        豆沙包转过身来。馒头怪有点不好意思了,谁叫它偷听别人的悄悄话呢?这真是一只落落大方的、勇敢的豆沙包,它冲呼咪和馒头怪行了个褶子礼:

        “你们好,请问你们吃包子吗?”。

        呼咪和馒头怪都摇摇头。

        “好啊好啊,那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呼咪和馒头怪赶紧点点头,秋雨太冷清,它们多需要好朋友啊。

        “如果小肥肉也在就好了。”呼咪突然难受起来,它认识了新朋友,却完全不知道老朋友的下落。

        “对不起,它是你的朋友吗?请问……它是猪肉吗?”猪肉白菜包的声音细得几乎听不见。

        “它是我的朋友啊,可是它不是猪肉,它应该……是一团猫肉吧?总之是一团肥肉就是了。”

        “太好了。”猪肉白菜包擦擦汗:“那它就不是我里面的猪肉了。”

        “别急,小肥肉什么样子,我们一路走过来,也许见过它呢?”豆沙包一边问呼咪,一边推开挨在它身上的馒头怪。

        馒头怪不高兴了:“为什么推开我?我喜欢你啊豆沙包,做我最好的朋友呗?我很久没见过你这样又白又没有油的小家伙了。”

        豆沙包跑到呼咪那边去了:“做好朋友就一定要粘在我身上吗?”

        馒头怪追过来:“是啊,是啊,永不分离才是好朋友嘛!”它简直把豆沙包完全搂在怀里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就只想搂着你了,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豆沙包用力跳出来,因为下了雨有点粘,它的一块面皮粘在馒头怪胸脯上,它忍着疼跑到猪肉白菜包身边:

        “这才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不是你啊大馒头,你充其量只是个普通的好朋友。”

        猪肉白菜包害怕极了:“别这样,别这样,大馒头会报复我的,我……我……”它溜到呼咪肚皮底下:“我最喜欢猫哥哥,你的毛这么长,可以保护我一辈子了吧?”

        “好啦!”呼咪用力一抖肚皮:“要我说,最好的好朋友是你现在见不到、将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的朋友,比如你们三个在我身边,可是我最想念见不到面的小肥肉啊,它才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呼咪还没说完,骨碌碌一块肥肉在大雨中滚过来了:“有人叫我吗?”

        这真是一块又脏又湿却又叫人熟悉的肥肉,只是最好的朋友见了面,还是不是最好的朋友呢?

    分享到:

    评论

  • 给weitang信箱发了一信,诗林约你的稿子,接到否?
    回复sangke说:
    都没有收到啊,我的信箱是xiaorua@yahoo.com,伟棠的信箱是liaoweitang@tom.com.我的263信箱不用了。
    2005-10-30 23:3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