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一篇

    2006-01-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792854.html

             下午有很好的太阳。
             呼咪躺在小鬼大对面的沙发上,大嚷无聊。
      “别无聊了,不如我们玩‘屁股是不是桃子’的游戏吧?”
      “没意思。”
      “要么玩‘含鼻头’?或者……‘挤痘痘’?”
      “唔……”呼咪翻了个身,爪子恰好捂在耳朵上,小鬼大但愿它是“恰好”。
      “啊,”呼咪突然跳起来:“我们玩‘大头小脑人和小头大脑人’的游戏吧?”
      “哦,这个,都玩过几百遍了吧?”
      “反正我想玩,现在就想玩。”

      于是,彩灯绕着满屋子亮起来了,红的,黄的,绿的,蓝的,红的,黄的,绿的……
      幕布拉起来了,它是大鬼小小时候用来尿床的床单,也是小鬼大最珍贵的结婚礼物。
      小肥肉滚过来了。
      爱吃小梅饼的小蟑螂爬过来了。
      鼻屎妹妹们成群结队凑过来。
      馒头怪还没出生。
      盗版米老鼠已经摔碎了。
      皮肤很好的小老鼠也消失在六月的阳光里。
      小包子们还手拉手在路上躲避雨水和很谗的小朋友。
      栗子屁股的小猪按响了门铃,它带来另一只菠萝屁股的小猪,大家伙的下午茶又有了着落了。

      可是,下午有很好的太阳,彩灯们纷纷不高兴,它们说:
      “什么嘛,这么大的太阳叫人怎么亮嘛!”
      它们说:
      “就是,就是!”
      幕布说:
      “我不当幕布了,我要当窗帘,我本来就是一块很好的窗帘。”
      它跑到窗子前面遮住太阳,太阳和玻璃窗都很不高兴,它们回家去。
      小彩灯们一个接一个地咕咕笑着,幕布悄悄看着它们,心里也在笑。
      幕布笑地抖起来,彩色影子在地板上就一浪接一浪的了。
       大头小脑人出场,它的头裹着另一块很大很大的床单,露出两只小鬼大的眼睛:
      “传说中的大头小脑人就是头很大很大,但只有一丁点脑子的小朋友。”
      小头大脑人也出场,它的猫胡子很沮丧,一抖一抖地说:
      “我……我还没化好妆哪!”
      鼻屎妹妹们一窝蜂地跳到它头上,小头大脑人重新出场了:
      “传说中的小头大脑人就是头很小很小,但脑子多得溢出了脑壳的小朋友。”
      小头大脑人说话的时候,鼻屎妹妹们就在它的头上挤来挤去。
      小肥肉和小蟑螂们拍手说:
      “啊呀,原来脑子是黑色的!”
     

          大头小脑人说:
      “大头小脑人的小脑在大头里撞来撞去,所以我总是头晕。”
      突然,它亮出一把画着小蓝花的瓷勺子:
      “所以,我经常会趁小头大脑人睡着的时候,用这把小勺子在它的头皮上刮一勺溢出的脑子,好补充自己。”
      瓷勺子打着呵欠地说:
      “又来了,每次都是趁我睡觉做这个游戏,哼,我要告诉大家:可是,大头小脑人的小脑就是长不大,永远都长不大!”
      小头大脑人说:
      “可是我的脑子呢,无时无刻不在溢出来。它有一个接一个的主意,止不住地冒出来。有时候,我会拼命记住那个最新的主意,可是没有用,因为马上就有更新、更更新的想法冒出来。”
      说着说着,一颗接一颗的鼻屎妹妹从它头上跳下来,它们尽量显得是无意冒出来的样子。
      小头大脑人很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说下去:
      “可是那些脑液,却掉在我的下巴、衣领、毛巾、被子、缝纫机、枕头、枕头的套子,帽子、围嘴、口罩、奶瓶……”
       大头小脑人抢着说:
      “胡说,小头大脑人从来不用奶瓶、围嘴和口罩,它是个小朋友,但不是最小的那种小朋友。”
      小头大脑人更加抢着说: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到处都是我斑斑点点的脑子,有很旧很臭的,还有更旧更臭的,当然啦,也有最新鲜的。多好啊,到处都是我的味道。”
      鼻屎妹妹们为难了,它们离开家已经很久很干燥,粘不出斑斑点点的效果啊。
     

            大头小脑人继续说:“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大头又大脑的人,天啊,它多么清醒而充实啊。这是我人生受到的最大挫折了,我就把自己闷在房里,一个声音在我心里重复着:‘是啊,对的啊,做人就该这样的啊,一切都是刚刚好。’我该怎么办呢?
      “终于,就在那天晚上,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把这把刮小头大脑人的勺子一下子丢出窗外,来到小头大脑人跟前说:‘小头大脑朋友,可不可以把你多出的脑子分给我一部分呢?这样我们两个都会获得快乐。’”
      小勺子就被大头小脑人丢出去,小肥肉滚过去,小勺子跌在它的肚皮上面,又很舒服地睡着了。
      小头大脑人捧着脑袋想了一会:
      “听了这个无理的请求之后,我只想了一小会儿,就冒出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想法。
      “于是,我扑向大头小脑人,捉住它的双脚,给它来了个倒立!”
      小头大脑人一边说,一边向大头小脑人使眼色,大头小脑人倒立……倒立……就是倒立不起来。
      小头大脑人生气地说:
      “哼,每次都这样!我就知道到这里就玩不下去了,你,你没有一次能好好倒个立的!”
      大头小脑人露出小鬼大的红脸蛋,支唔着说:
      “真奇怪,昨天倒了五次的,怎么今天又不行了呢?”
      好心的栗子屁股小猪说:
      “别急,我来替你倒立吧,我的屁股很轻……”
      说着,它真的倒立起来。它的屁股真的很轻,甚至用一只蹄子就可以倒立了。
      大头小脑人不再脸红,它小心翼翼地挪开正在做梦的瓷勺子,指着地板上的小肥肉说:
      “于是,大头小脑人的小脑‘扑叽’一声滚到了地上。”
      小肥肉跳了几跳,发出‘扑叽’一声。
      小头大脑人捡起小肥肉放进鼻屎妹妹中间去:
      “说时迟,那时快,小头大脑人迅速捡起这块可怜巴巴的小脑子塞进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溢出脑液的小头里。哈哈,大头小脑人终于变成了无脑人,它不再头晕,也不再自卑和羡慕别人了。”
      小头大脑人拉住大头小脑人的两只手转圈,跳舞:
      “于是,大头小脑人成了每个人最老实最可靠的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
      

            彩灯、幕布、小肥肉、小蟑螂、鼻屎妹妹们、栗子屁股的小猪和菠萝屁股的小猪都不高兴了,大家说:
      “小头大脑人是个坏蛋!”
      “就是,自己这么多脑子了还要别人的,不怕羞!”
      “它太贪心!”
      “对,是个贪心的大坏蛋!”
      鼻屎妹妹们跳到地板上:
      “我们也不理它了。”
      

            小头大脑人露出两只猫耳朵,一张笑眯眯的小胖猫的脸说:
      “这个故事,就是告诉小朋友们不要贪心啊?”
      大头小脑人扯下头上的床单说:
      “对啊,比如小朋友们看到我们这本很薄很薄的小书时,就不要贪心想看很厚很厚的故事书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