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隐两种

    2008-04-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9063728.html

    明报·租界·南辕北辙之二

     

     

    小隐两种

     

    曹疏影

     E的铁皮屋院子里喝茶弹吉他,山坡郁郁,水低流,一个晚到的朋友被猴子追得有趣。去年这个时节,我正在北京,坐两三小时的公共汽车到西北的香山去探M,她也有一个小院子,月租金三百,在香山脚下,樱桃沟和废名的塔后身都离着不远,她在院里铺小石子,种芍药,煮云南菜给我吃。

     M是从江南来北京的女诗人,E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的男作家,专心写作之外,都在杂志里谋生,但E刚刚辞职,算是先行一步。他们都为自己觅得这样出尘离世的好住处。

     细想起来,E的交通更方便,小巴五分钟就是地铁站,已全是另一个世界。香港有一个好处是山谷水溪和人烟都市随时杂迭,随时入世也可以随时出世,随时更近“生态”而远离刻意的“绿化”,只要你找得到那一条龙猫回家的林中路。

     北京则是摊大饼格局,三四五环下来,热闹喧嚣挤在一处,但M的院子也因此拥有更广大的背景,山峦外又见山峦,鸟还花落,虽然同在北京,却一得“落木千山天远大”的境界。但也必俭省着出门,出则如穿州跨省,东西镜像尽览。 

    两个城市的隐居地各有各的风味,折射出各自对非主流生活的不同容纳方式,其间差异也如他们的工作:M任职于人文地理杂志,其工作或是去贵州寻觅野人,或是去东欧寻访吉普赛,都很合她野趣与风流兼修的心性;香港极少这类刊物,E先前主编某雅皮杂志,却也可以嬉得如此,更近于传说中的LOHAS。可惜如M者在北京买少见少,而香港的很多朋友听说了E的铁皮仙境,都报名排队,等着成为他的邻居。

      

    zengfan

    E的背影和玻璃屋

     

    又,去M家那天,只是用Holga拍了两张,后来都忘记冲了。

    自从我的Petri快门坏了,用胶片拍照后就常常不记得去冲洗,兼之冲洗越来越贵,兼之香港冲不了黑白片,彩卷也要拿去中环冲。。于是看不到自己拍的照片,又或者冲出来看到却已经不记得在哪拍过,又或者去北京前捡到不知何时拍的两个胶卷带去冲,却两个月后再去北京时才去取。。。真是非常“禅”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隐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