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9

    2008-04-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19330128.html

    是日阴云大雨,我的心也一样。

    一个留学生只不过想让两方阵营互相交流,就招来人身攻击无数,论坛上无休止的谩骂、威胁,甚至乎现实中的泼粪!

    这就是五十年来教育的后果,换个年代,这些愤青就是红卫兵。今天叫嚣着“弄死她”、“强奸她”,今天跑去人家门口泼粪的,换作当年不就是屡出毒招折磨“反革命”的人吗?

    在他们口中,“爱国”就像拥护当年的无产阶级专政,成为清理队伍的最好理由,当初是阶级队伍,如今是国族队伍。有人在天涯试图区分祖国与国家的概念,说他爱前者,而非后者。但很多人听不懂,因为我们的教育一直用后者混淆、取代前者。国族、政权、文化……,别管那么多,总之全都大一统就对了。

    我们的教育一直要求一种“同化”,对“异己分子”斗争,要么让他改变,进入自己阵营,改变不了的,就从肉体上精神上消灭他。多元对话,原来是不懂的,也根本无法容忍!什么“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原来大家不懂。

    于是人们不懂为何香港、台湾人会口出怨言——倒来反问我们不是明明对他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吗?

    他们说,我们给了香港那么多钱和优惠政策,怎么他们还不买账,一定是他们说话不凭良心,要么就是天生不知恩报的狼崽子!一名新华社干部曾跟我说:“我接触了一些老板,他们都对香港很不满:香港都回归十年了,干什么处处弄得自己跟贵宾似的!没有我们给钱,我们帮他们托股市,他们现在能这么好?”

    是啊,香港都回归十年了,为什么mininoise到迷笛演出还要按“外国人”待遇?都是什么人从资金支援和股市上扬中获得最大利益,他们岂止知恩图报,简直拍马献媚都来不及?

    地域框架的狭隘和粗暴在此尽显!为什么香港保卫本土文化的年轻行动者,其中很有不少人关心内地基层民众,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会到工厂中调查,慰问维权者,加入反抗黑心工厂主的斗争。一个内地人可以质疑这些“香港仔”怎么懂得大陆事,可是最起码他们真诚地试着去懂,也去做实事。回归十年,光是在内地助学的香港ngo已有二百家以上,整体看更包括农村生计、扶贫、救灾、爱滋、环保、公民教育众多议题。

    可是来港旅游的摇滚青年,看到他们在皇后码头的斗争现场,只是说一句:和我有什么关系!——真让人心凉!

    至于灾乐祸地说“闹了也白闹,还不是拆了”那些人,简直令人悲哀。论政治暴力和游戏,你们或许比这些20岁、30岁上下的香港青年人见识的多多了,但这不是终其一生无力和犬儒的理由。

    回到这件事,不出意外,当事人的女性身份成为谩骂者随意辱骂的一个出发点,很多人提起一个“女”字,无论加在留学生、“汉奸”还是什么别的“头衔”前,总会多一层特殊的不屑。有人拿“追男生失败”、“整容”这等完全私人的事情来说事,甚至有人ps这位女生的头像成色情图片,恣意侮辱!平时张口就说新中国开始,“妇女地位空前提高”,“妇女能顶半边天”——成为“天”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为人的权利:被尊重和平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