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作谈

    2008-04-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20031711.html

    应Z邀写的。 

     

    关于新年  

    以前构思过一个小说,主角叫“将有闻”,这名字让我着迷,是从“二十四诗品”里拿来的,二十四诗品也是我最喜欢的古代诗论。我设想他是个时间观念与我们相反的人,以过去为未来,以未来为过去,不是词语游戏,而是日常体验的实现。比如,越往前走越遇到缘由,越遇见原初而非变化,其实很多时候我也相信现实就是如此。可惜这小说到现在还没写出来。 

    这首诗也可以说是以未来写过去。写的时候我正反复听一首英文歌,配乐是那种典型indie但不脱流行的音乐,一点也不喜欢。但歌者吐字却让人着迷,有一种幽远的踏实感,字单纯地保留为“字”而非嗓音,吞吐如小糕点。于是一边听,就一边写了这首诗。

    因为这种感觉和中学新年联欢会是一样的:老师在走过场,同学多在吃喝,我在想着管灯上盘绕的塑料装饰拉花——脆薄而又绚烂。由众多漫不经心达致笃实,笃实得以至难以把握,如同每一点“新”之泽惠。那时我一点也不从容,每一点微小的新都足够我励怀良久,无论是新铅笔还是新学期。 

    而如今的熟稔不恰是年少时“新”之体验的来由么?正如若无今日之阻碍,焉来当年之自由,而今次家乡暖冬也不过当时郁积之雪的注脚。现实即开且合,那存在于过去的未来,不是怀想之物,而是诗经所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是多次梦中所化的冰层下的鱼们,用脊背一路走来的世界。 

      附:新年 

    新年庆典结束

    所有少年跑出来

    积雪仍旧闪烁

    清雪又下起

    我来到马路对面的公车站

    那一年我十四岁

    所有语言都是新鲜的

    世界如同公车在雪地上也能辨认方向

    只要愿意,我还可以双脚轮换

    滑行着回家

    把无论什么车辙甩在身后

    就是那样的那一天

    没有什么不是容易起驶,乐于暂停

    那一天我喜欢祈使句,它就是杏黄色的

    那一天没有风,清雪就又下起

    松花江的冰层下,跳动着数不清的鱼 

    2007121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起点的风景 2010-04-30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