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炎培:七星灯

    2008-06-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22134738.html

    从当年提着箱子上北大,到现在,已经十年了。

    这首诗最能代表我的心情。

    蔡炎培写它在1968年,文革

    到今年今日,十九载未竟。

     

     

    七星灯

    蔡炎培

     

    摇着夜寒的银河路
    你给我一个不懂诗的样子
    挨在马车边
    使我颠颠倒倒的眼神
    突然记起棺里面
    有吻过的唇烫贴的手
    和她耳根的天葵花
    全放在可触摸的死亡间
    死亡在报纸上进行
    昨宵我又见她走过王府井
    去读那些大字报
    找着血时便栖了身
    很似战车在人的上面辗过
    成为中国的姓氏
    为何她还未苏生
    很多人这样问,很多人都没了消息


    马车在血光中进行
    她在我的肩膀靠着
    并想着外边的石板路
    会有一地梧桐树影
    深吻了月光
    月光在城外的手围穿出
    突破惹人眼泪的表象
    便在云层隐没
    不再重看
    只有那匹马,不懂仓促
    发足前奔……
     

    在马车的前奔中
    如果这是别,她说
    那就是别了。北京。
    是她仓卒收起桃花扇
    看我南来最后一届的学生
     

    桃红不会开给明日的北大
    鲜血已湿了林花
    今宵是个没有月光的晚上
    在你不懂诗的样子下
    马儿特别怕蹄声
    那么在我身旁请你坐稳一点点
    车过银河路
    鞭着
       七星灯
               一九六八.四.廿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