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大

    2008-06-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23710638.html

    上周日是居港权大学的文艺汇演。

    居港权,解释起来太复杂,总之是一群遭受不公平待遇的阿公阿婆阿姐和小朋友。

    甘神父,耳闻不如眼见。以前读过一本关于他的书。他现在平时都在内地的聋哑学校,寒暑假才回到居大来。也有居港权小学呢,叫做superschool。阿秀好可爱,11岁,剪着个鸡仔头。

    最感动是丸仔的行为艺术,一众阿公阿婆都上去参与玩冰,我唏嘘——从来只见行为艺术是嘲笑、讽刺观众,从来只见它是所谓“艺术家”的个人成就,而对大众(甚至观众),就是俯视的态度。

    可是这次丸仔却有种子般的温暖。阿公阿婆,个个乐呵呵,从他们的解读来看,谁说他们就一定不懂艺术呢?

    甘神父的歌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抗争歌曲之一,既有艺术的创造力,又能让普普通通的人参与,一同抒发心声!他的红色小吉他真动人。

    阿公阿婆唱歌时,我就开始止不住流泪了,和以前在《乐生活》里听到乐生病院的公公婆婆唱歌一样,我无法形容他们的姿态,在舞台上。

    好了,说今天。今天第一次去了“居大”听课,阿婶阿婆们却都很用心,小秀也在,嘁嘁喳喳和我说话个不停,我说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英文啊数学啊普通话啊都可以呀,小妮子很高兴,我想起她那天在台上做主持的羞涩样,也很开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居港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