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一个“惨”字

    2008-08-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26900721.html

    看婉雯那段说到标签的事,就想起前些天给一个朋友看此书,他欲翻书时先问道:

    你觉得她们是真的这么惨,还是你们把她们写得这么惨呢?

    奇怪,之前我并没和这位朋友说书中的故事主人公很呀?真是怎一个字了得——此句却是另一番意义了。

    我就和朋友说,其实她们面临的是困境不公,而非一个字可以标签的。

    关于准来港女性,传媒上见得最多的就是老夫少妻内地产妇临盆冲急诊室或者走数(欠医院钱不还款)、一家领综援等等了,这次的被采访者也有人这样,还有人偷渡来港生子,但访问者听了她们的故事,却都只能慨叹为何事情真是一步接一步地走到非如此不可的地步!说离奇也是了。

    好了,最近常遇到表述的力不从心,倒不是这件事,而是关于自己,大概转折愈断裂,愈失语。人也渐渐自闭起来。所以,还是转载一段熊一豆(作者之一)的blog吧,其中也引用了小桦的博客:

    (又,我同一豆真是同感,写完文却自觉很多话都还没说出来)

    (转载自熊一豆:http://hungonebean.blogspot.com/) 

    前些天在某社區中心,碰上幾個新來港婦女氣炸了。在你一言她一語之中,終於弄清原來她們上某有線節目,當中嘉賓施永青直稱大陸人不應來港,吃綜援加重港人負擔;可節目時間又偏完了,她們連個自辯發聲的機會都沒有。我在旁插一句︰施永青自己也是大陸來的。
     

    婦女說︰……話我哋呢啲冇文化吖嘛……(注:说我们这些人没有文化嘛)
     

    嗯,有文化,在這種語境中,所指不過是受過教育。可是,他們那一代人,還不是來到香港才成就其「文化」光環的嗎?嗯,也當然,光環背後,自當不能抹煞所屬階層與從屬資本。但無論如何,說到底都不存在什麼虛空的「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的意象,多有力道多美︰大有巨人於天地之初徒手開山劈石的豪邁氣度。啊,多美好而貧困的五、六十年代,還有那不住以自身為藍本述說大故事的戰後嬰兒群,現站在扯旗山頂回望,彷彿又看到了世紀之初。
     

    不過,都2008了,沒有神話的了。社會結構的無形設置,倒比那山石更堅不可破。
     

    於是,要麼向現實投以瞎眼,繼續嘟嚷「懶人懶人懶人」;要麼,心水更清,最好你們就不要來。
     

    對,因為此時此地,你們已毫無可用價值。
     

    家庭團聚、基本權利,在一個純然功利的社會,以1︰99的弱勢被擊倒。
     

    同樣的運作邏輯,最近又由教育界來真情上演︰有多間中學因學生成績差,而意圖用各種手法(包括不派發新學年書單)逼使學生退學,見教局通告 籲勿踢成績差學生出校」
     

    整個社會都赤裸裸得很︰冇好帶契的唔該過主﹗
     

    也難為了那些教會學校,還真能哎,端著老臉一邊在那裏宣揚仁愛,一邊往「壞份子」屁股上踹。不過,功利的社會,從不在乎臉皮。
     

    *************************************************
     

    本來只是想說幾句簡單的開白。因為此篇主要是介紹一本書。

    《是她也是你和我——準來港女性訪談錄》……
     

    我懶,就把編者寫的介紹抄過來吧︰
     

    (与上篇书介同,略)……我希望這次合作可以成為一個範例(也算成功吧),讓文學作者和社會聯合起來,作者可以汲取別人的生命經驗作為寫作養份,而需要代言發聲的人也可以得到文學作者的筆。而我可以保證兩件事:一、許多故事真的可稱荒誕奇情;二,作者們捕捉故事重點的能力,貨真價實。(邓小桦)
     

    確是一次有意思的試練。至少在我自己的經驗而言,那兩邊不僅是聯合,過程中時而張揚自身邊界,指著彼此而詰問why not?當然,意識是到了,自己有沒有做成功,就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在我而言,沒寫出來的遠比捉住成字的多。也不一定不好。因為剩下的,尚在邊界以外。或許時日到了,她們會以我為工具,找著新的邊界。

     

    準來港也好、新來港也好,一些人,就因著「我們」的一些看法、做法,平白地生活得更艱苦。「新移民」這塊墜在脖子上的牌子,明明始作俑於「我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