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妞儿们

    2009-01-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33877996.html

    我说“妞儿”,黄静说“条女”,一这么说,就都显着跋扈了。在夜晚铜锣湾建筑地盘旁煲仔饭大排档上,尤其显得跋扈。在香港,经常需要这样的跋扈,因为周围都过于低频了——而在北京,全城人都跋扈惯了的,谁比谁不跋扈呀。但香港不是,来了三年,见过一二三四场恋爱,或者踏实,迅速进入家庭状态;或者飘飘摇摇,没有大起大落地维持着,或是同样没有大起大落的分了手,无疾,终。前面踏实的,是正常、而正常得让人绝望的香港,后面这些飘飘摇摇的,也是正常,但却算作香港的好状态。

    香港不暧昧,只是混沌。

    香港的压抑,集中体现在“师奶”这个词上,整个香港都是低频着的,这个词儿却明亮地要命,还不是够压抑?

    相对来讲,“麻甩佬”就透着股自谦自嘲,不像女人先这么叫男人的,倒像是男人先这样叫自己拿来逗女人的。

    但“师奶”不是,香港市民文化里留给女人的空间其实很狭窄,不是阿妹,就是“师奶”了,“阿婆”是另一个段位的事儿,先不管她。MISS算是工作场合的,也顺便用于购物和服务性场合,不算市民文化。

    坦白讲,我特愤恨“师奶”这个词,不是因为有人这样叫过我,事实上根本没人这样叫过我,我是真的讨厌这个词,从字形到发音(普粤皆是)到内涵外延,按我的理,“师奶”就应该去配“师爷”,八字胡就那么撇着小脖梗梗那种。

    有女人套上工作装,开始叫逛超市抱孩子的作“师奶”了,扬着下巴,说“奶”这个字的时候声调特意那么一扬,我听见几回就想为office里的人吐几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赠诗给你 2010-01-14
    新年 2007-01-14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