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中

    2006-10-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3579711.html

    回曹疏影

    本人的北京朋友的確是以"不衛生"為由,並非甚麼京味.

     

    我同意每個地方皆有歧視問題,但是,我們不能不注意到每個地方的歧視性心態以及制度,皆有其獨特性.

    作為首都的北京市,其官方制度性及日常人們心理性的歧視,已有不少人指出過,有興趣,可看項颷的《跨越邊界的社區--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以及Li Zhang的Strangers in the city.

    不過,話分兩頭,北京單位的制度性歧視,在中央政府的強烈要求下,慢慢減少,至於日常生活嘛,近年如何,我也不敢很概括地說,只是,朋友告訴我他們在北京名大學的經歷,令我不敢斷言這已消失.

    -- 張 大風 於 October 14, 2006 01:34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我从没有

    否认北京存在的歧视,事实上,北京存在的歧视,无论制度性还是心理性,去过北京或在那里住过的“外地人”要感受这一点都并非难事,而且近年在某些方面还可能愈演愈烈。
    那么算我没看出来你朋友就是歧视,因为没见说明你们过而不入的饭店是哪种,如果当时的外省饭店是让很多人疑心不卫生的小铺子,而北京老店是让很多人看上去觉得干净的饭店,那怎么能说明一定是因为省份而带来的歧视呢?
    从制度和心态研究北京产生歧视的原因,可以对歧视这个问题有作用(当然如果研究目的不是为了歧视,而就是为了研究北京这个城市或别的什么,那就不用说了),但同时也在暗中重复着北京拥有话语强权、其它地区相对弱势这一逻辑,这样,研究歧视问题的积极意义就有了削弱——因为连关注歧视问题的人都在更多地关注歧视者的方方面面,以及歧视者建构被歧视者形象的过程,而没有把更多地了解被歧视者(他们的制度,尤其他们的心态)作为一个同样重要的准备工作。
    当然这也不是我对你的判断,而是希望警惕到头来被歧视者的声音仍然隐然缺席的状况——其表征可能是将歧视草木皆兵,或者将被歧视者美好化,无论哪种都不是真正的尊重。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极度流行和歧视东北人的急速升温,这两件事发生时间几乎前后脚,我也见过不少北京人/非东北人一边爱哼这首歌一边歧视东北人的,这正说明了在这个问题上,“歧视”这一笼统判断蕴含的复杂性,两种态度表面上看来,似乎一褒一贬或你说的“相差很远”,实际却未必不是暗通款曲。

    -- 曹疏影 於 October 14, 2006 11:45 PM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操 2006-10-13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