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夜里的“白玫瑰”

    2009-03-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36193740.html

    我在粤西旅行,山比田好,田又比人更吸引我,风物颇似越南,引人敬重的老人也在这里。

    吃到一种粤西家传的传奇芋头糕,费时颇久,端上来时铁盆热气,让我坚定把《虚齿记》进行下去的信心。味觉之事,人人不同,我的兴趣在于虚构,也在于玩意。先贴一篇白玫瑰,却是真的,有一天,那虚齿就问荔舌:

    “真荔?假血?”

    答曰:

    “黄鳝羹已出炉了,舅舅等着你呢——”

    于是,虚齿非常满意,它的虚的道理,多一个人记挂了。

     

    虚齿记之《暗夜里的“白玫瑰”》

    吃到“白玫瑰”是在一个溽热的夜晚,在越南中部的会安。会安也是到处都是旧宅院的老城,却不像丽江平遥那般急着把自己全端出来卖,它仅从生活中分出几分气力,有一搭无一搭地对待游客,有乐天知命的气度。而河内和胡志明,相比之下就显得亢奋。

    因为天色实在湿黑,也就渴望见到什么奇迹。传说里鲤鱼上岸,草仙匿土,这样的夜晚通常是前奏。我在高大沉厚的宅影中乱走一气,把东南亚气息粗重但色彩绚丽的泥塑龙蛇在夜光里重看一遍。它们都是出色的雕塑,本土气极重,一个中国人看去,都似曾相识,但都“走了样”,又因这“走样”而奇幻,展示着全然不同的理解力。顺着这样的龙蛇走,不知怎么到了一处庵堂——在夜里明灯大放地作着什么法事,全是白衫女人出入,三四十岁,全都低眉顺眼。一下子夜色里骇人的泥龙也不见了,溽热也散去了,她们飘来转去地念经,庙堂上的彩塑观音也随之素淡。

    于是,半小时后,当我在菜单上看到“白玫瑰”时,无法不想到她们——都是一个腻热难耐的夜里突遇的莹白,你在陌生地乱缠乱搅,突然就遇见她们的自持如常了。

    这白玫瑰,本是会安小城极有名的菜肴,有试过者说像广东的虾饺,据我看却完全不对。粤式虾饺看形状当论坨,而“白玫瑰”自然论“朵”。且不是萝卜雕朵花那般笨拙,而是米粉皮飘逸开来,剜一弯肉馅在当中遮掩。粤式虾饺用肉虾,“白玫瑰”则用虾米皮,碎碎地洒了整盘,盘中朵朵交错,粉皮铺展,热风细尘里,那白真白得光艳。

    我说自持如常,还因为白玫瑰的味道本来在那里,若觉得咬下去近乎无味,不过是因为你的求味心切,它的无味衬极了那种以平常令人惊心的风度,一点越南清醋,才能真正带出它的清鲜。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