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心与抽象

    2009-03-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37136326.html

    有童心者,从抽象画的一角看出一只贾科梅第风格的青蛙。蛙不知道有头没有,扣在一个红盆子里,它是一只避雨的青蛙么?

    它是一只用尴尬的方法尝试避雨的青蛙。身体四肢都是干皱如沙参的,它一定极端厌恶水。

    自然不是那种非从抽象中看出具象才罢休的人。童心者了熟无形象。

    但他在语言之场中只是浑然不觉,语言的无形象,他听它们的缝隙而非那些固定的用法。童心者始终是语言缝隙中的一个生存,字与字、形与声的断裂,对他来说,重要于那一个语言的惯用法中被修剪的世界。

    嘁嘁喳喳的阴影,童心者浑身笑着穿梭,无时不召唤。青蛙与此同生,抖开一路无肌肉。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