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玉

    2009-03-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37268768.html

    恢复给居港权大学的同学上课,都是四五十岁的女同学,她们笑,用广东话小声嘀咕,她们咬紧了牙齿与我念“z”“c”“s”。不知怎么,我总是想起在北大燕南园里和流浪猫共同度过“时光”——

    流浪猫的软度,让那时光也软,敷在世界的肿块上。我们,都是世界肿块的良药,巴别塔里旋转的木马也是,它们中的三匹就叫“z”“c”“s”,咬紧嘴,鬃毛扰乱长长的电波~

    贴一首去年的诗,最近万事吉,今天下午突然多了两个钟头,从旺角道旧戏院,直走到苏屋。

    原来九龙一百条街似一条街,同喜喜喜喜喜喜字的结构一样。

     

    金玉

     

    她伸手入一隻又一隻瓷罐

    第一隻的黑掏不出

    就去掏另一隻的

     

    那曾被努力辨識過的

    座座星系,此刻重新彙聚

    星空這樣依賴過她的生命

     

    曾經,那麽久,

    每走一步,抛開一段認識論

    而島嶼自始至終在大洋裏

    默誦陸地的遺囑

     

    她那麽深切地沈浸在最初一陣風中

    同所有初生物的腮一起

    啜飲金玉的陰影

    直到這星球成爲另一個世界的夜

     

     

    2008.7.9 大嶼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评论

  • 你个人简介的图片是什么?我看着它 总觉得像..一个人走了 他的耳朵还活着 有一天 耳朵会叫醒他.
    回复说:
    不许说的这么吓人!
    是用一个朋友的脸倒的模啊。。
    2009-04-10 21:4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