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霉素之味

    2009-04-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38393963.html

    虚齿记@廿九胃    之

    红霉素之味

     

    香港科学展览馆有个地方是让人猜味道的。不同颜色的木盒,你凑鼻子去那圆孔处,味道都是熟之又熟的,但就未必猜得对。我逞强全部猜过,居然只猜对花生和大蒜。大概脑部工作是先想到形象或名称,再想到味道;但先给你味道,相对难些。

    不过,我也有个厉害本领,就是闭眼,只凭味道猜药片。西药里,最擅长猜青霉素、左氧氟沙星、红霉素。小时候也可以猜出头孢味,但长大吃得少,且这药也不再那么常见,慢慢就忘了。

    小时候喜欢红、青两霉素的味道,说起来也像是青红丝,青红丝的味道还要另写,因为它们也是神奇的事物。有一次妈妈本来说要给我吃上红霉素,我很高兴,因为喜欢那药片的珠红色。谁知二姨来了,妈妈就和她商量到底给不给我吃,她们讨论了很久,我在旁默不作声。但怕妈妈终于听从二姨的建议,就索性先掏出一片放进嘴。我吮掉红糖衣,又把黑赫色的药片还给她们,她们大惊,最后只好给我吃了这片没糖衣的东西,我自作自受,但就此不仅记住红霉素的糖衣味,也记住了真正的红霉素味。

    打蛔虫的塔糖有股糖霜味,糖霜味今天想起来象是甜塑料味。八十年代的生日蛋糕,上面的奶油都是糖霜假冒的,我们看电影《三毛流浪记》里旧上海的奶油蛋糕,那才是货真价实的鲜奶油吧。但小时不觉得,小时候已经觉得糖霜就是最好的奶油味。所以喜欢吃塔糖,所以主动怀疑肚里又生了蛔虫。

    小时候,药片是我在饭后的重要食品,我也把它们当食品对待,能吃到甘草片固然高兴,止咳糖浆也不赖,只要不给我吃金龙牌痰咳净!它不是现在王老吉出的那种片剂,而是粉状的,装在比手掌小两圈的白塑料圆盒里,盒盖上凸印着金龙,盒里有个小勺。药粉的味道位于极苦与生铁之间,我小时本来喜欢舔生铁,但加上苦就一直难受到最心底去了。

    吃完药粉的小盒小勺很适合过家家,我每次都分配给它们最难看的草叶子,想象着它们只配用来煮最丑最丑的菜,以报复那一次又一次的苦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睡觉 2005-04-23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