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梨记

    2009-06-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0880502.html

    红梨记

     

    意大利翁布里亚小城,中午十二点到下午四五点,整个小城都在午睡,睡到山背后再背后的一个远处。店铺都关门,老板在门口椅子上喝酒抽烟。我在雾巷的阳台上吃一只红啤梨,比香港的绿啤梨好吃,因为更像小时吃的大头梨。

      

     

    大头梨也被爸爸叫做大脑袋梨,对应我睡的大脑袋觉。大头梨在每年中秋前后最盛,和大个儿紫水儿葡萄一起吃,月饼再多,也不腻人了。大头梨是最好脾气的水果,黄澄澄,一肚子软肉。它是一种梦幻气质的梨,因为香气像某种甜酒,令人几乎不觉得它是梨。到北京后,只能买到水晶梨、白梨、丰水梨,小时常吃的大头梨和香水梨反而少见。刚南来时突然发现超市在卖,来自美国,翻译成啤梨,初发现真有阔别之感。但颜色青绿,也硬,买来家里放着,放黄了吃,才又是熟悉的味道。让人不禁想夹着月饼一起吃,但如今的月饼都是广式的,不是莲蓉就是蛋黄,要配就配八十年代的白糖馅月饼,青红丝夹在里面,像新棉袄面儿。红色的啤梨,甜酒味更醇,有时碰到,想着可以配一块云南的云腿月饼吃。

     

    翁布里亚没有月饼,但它的啤梨从红到青都醉人。买来一串青红帮床头摆着,一屋子软香,光阴微细地改变着。网上查到小时吃的香水梨,原来是波斯种;大头梨说是“西洋梨系”,却也是我们的传统梨种,只是网上将其英文名当作avocado,就不对了。Avocato是鳄梨,就是南方可买到的牛油果,吃起来真的似牛油,妙处在于无味却有口感,做沙拉极棒。说到这,想起粤剧里的《红梨记》来了,过往的俏幽灵,都躲在梨木深处——眼前的小城落了整日雨,翁布里亚的旧幽灵们,也是这样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鸳鸯戏言 2009-06-11
    Tag:

    评论

  • 我也只喜欢吃五仁的月饼,其次是莲蓉的。
    回复刘磊说:
    我还喜欢吃枣泥的:)
    2009-06-21 02:05:15
  • 大陆南端在吃荔枝了。挺浓艳的。
    回复mininoise说:
    呀就专说中国才有的气我吧!对呀到荔枝季节了,不如做个荔枝音乐祭:)
    2009-06-12 21: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