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叶狼出没注意

    2009-06-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1534898.html

    廿九胃之十三

    树叶狼出没注意

    阿尔巴尼亚男生走了,留下他断了D弦的吉他,上面有好看的贴纸。还留下两根雪茄在抽屉里,闻起来像mm豆。还有一种阿尔巴尼亚草叶茶,在厨房和乔万尼用来烤肉的树叶挤在一起。茶的干枝叶和干花蕾上生了细小的白绒毛,很好看,但不知是常态还是发霉,我不够胆尝试。

    这个厨房有很多叶子,令人想起一种树叶狼。此处,他当在半夜出没,从用来烤肉、用来泡茶、用来煮粽豆饭的树叶上俯身迈来,遛达,但终于悻悻然——这厨房竟然没给它留下哪怕一小块批萨。

    实际上,那个阿尔巴尼亚男生是我房间的上一位租客,我捡了他断了D弦的吉他,一样弹Bella Ciao,一样唱成汉语——“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我实在不能再忍受。”厨房里的叶子们悉悉窣窣,也许这一回,树叶狼卷在雪茄叶里睡大觉。

    我从中国人超市买了苦丁茶,每叶都卷得紧实,马可问我是什么,我说是一种很苦很苦的中国茶,你要尝尝吗?他连摇双手:“很苦很苦,不好不好。”我也买来乌龙,却发现终究没法泡——这里的水烧开后钙(?)太多,已成微乳白色。

    乔万尼只喝Espresso,加糖。马可连Espresso也不喝,他在中午十一点之后除了水,不吃不喝任何东西。说来也怪,早上六点,他会坐在客厅里打上一小时喷嚏,擤一小时鼻涕,再咳嗽一小时,那也是播放《机器猫》的一小时——马可一定很感谢这部陪他度过如此一小时的动画,可是一过七点,他立刻精神百倍、症状全消,十点钟时用大盆煮上一盆意粉,拌上现成的酱或罐头,十点五十分刷牙,然后,哈哈笑过剩下的大半天。

    说远了,其实我很想尝尝阿尔巴尼亚的树叶,它们闻起来有股甜苦味,我闻的时候树叶狼也凑在后面跟着闻,还在我耳边说:“你看这有花蕾的树叶,多棒。”

    分享到:
    Tag:

    评论

  • 很欣赏很喜欢你写的东西。
    回复Mo说:
    谢谢,去看了你的作品,很喜欢那些装置:)
    2009-06-28 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