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城故事

    2009-07-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2075994.html

    小城故事

     

    最初以为那是肉枣,串在一起。便问孟加拉女孩,那是不是animali(动物)。她和她的眉心红都愣了,过几秒才说:“不是的……”那么是什么?她想想说:“是我很喜欢吃的东西。”

     

    她的小店不光鲜,正如我的意大利文不高级。但她每日盛装,珠片绫罗坐在小店深处,宛如深海的蚌壳里,总会有慑你的莹光。她的亲族都在四周开小店,对面的南亚服饰店,她这家小超市,隔两个石头门口的卡巴烤肉店,也许,还有三十米外的旧书摊和手饰摊。都是他们的人,都是男人,都对她好。

     

    家族里还有个老太太,对路人并不友好,嘴角总下拉,左右十分对称。女孩子不是这样,或许她已是母亲,但仍然不这样。我买了那疑似动物但终不是的东西回去,回去尝,发现是一种枣子做成的蜜饯,比红枣长,色深,发沙但不懈,很蜜,原来就是椰枣。意大利的商店里没有椰枣,椰枣,都和他们的人一样,在自己的小店里。就像温州女孩在有豆腐、有酱油、有紫菜的杂货店里边收钱边聊天,边上E-Bay。到家三分钟,又想回去买salame(一种蒜味生肉香肠),看见她就又聊天:

     

    “中国也有很多这种,不一样,但类似的。”

    “那你们怎么做?”

    “可以当水果吃,也可以做菜。”

    “我们也是。”

    “还可以泡茶。”

    “你(te)?”

    “不是你(te),是茶(tè)。”

     

    她就笑,大概是想象那样的茶会是什么样子,她的珠片也笑。出门去,照例是几个深棕肤色的男人在她的店门口,背靠墙,单脚抬起支在墙上,手中捏着烟。他们中间卖卡巴的男孩看见我,总是很快乐地扬头问:“Ciao! Tutto bene(一切好吗)?”声音和鲜椰枣那么脆。另一个坐在不远的台阶上,把手机贴在耳朵上。一款很旧的手机,但比我的功能高,因为能听歌。他听着自己的孟加拉音乐,丁丁冬冬。

     

    没有人能用意大利语形容他的快乐,满城古罗马的石头都不能。

    others

    喜欢这个涂鸦人,他的电视机是他自己的泡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