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鳞的鱼在看着你

    2009-07-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2077413.html

    无鳞的鱼在看着你

    无鳞的鱼在看着你,用无鳞的表情。

    有一次走出普济堂前,中医告诉我,不要吃无鳞的鱼吧。比如带鱼,她说。

    我听医生的话,只喝奶茶,不喝咖啡,不吃牛肉,不吃无鳞的鱼。喜欢普济堂这里,是一家有慈善性质的医馆,只收药费,不收诊费,还卖他们自己煮的祛湿茶和药膏,凡此种种,名字都是我喜欢的,都展示了汉字的想象力。干净的外堂,白布竹椅,却不情调,都是简练实用的。不同的门帘里,有人针灸,有人把脉,拾药姨姨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每副药都配一包山楂片——是小时候一毛钱一包那种,那时,我的理想是长大后在一间山楂片厂工作。

    我一直非常相信中医,因为很多病去到西医那里无非是打抗生素。小时候抗生素打得多,每次怎么打针都不好的时候,父母才会带我去中医,还要跟人家中医说:这孩子就是吃中药管用。但下次嗓子发炎,仍旧去打青霉素。

    普济堂的表情,也是鱼的表情,有深水感,又是最直接的注视。你不能说它静,因为它动也若此。想起它来是因为马可要我讲凉热,兴致勃勃比划出每种水果,问我。然后问到鱼,我说无鳞大都是热,有鳞的要看它生活在哪里,是哪种。他张大嘴,给我一种吓唬了外国人的感觉。其实不仅中医如此吧,有一次西医也告诉我不要吃蛋白质过高的东西,害我出去吃饭时犯愁很久。

    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从来不忌口,信奉什么都吃,食物们总会自己平衡。但到了香港后也真邪门,试过吃了巧克力或咖喱,两小时后扁桃体便开始疼;也试过三四月久雨不断,那种“湿重如裹”的感受。每次都感到有那么一种鱼,在背后那样看着你,它是你应该使用的逻辑。但我要说无鳞鱼,是因为我确实很爱吃它们,从鲶、膳,到带鱼,无所不爱。

    黄鳝羹是到了粤西小城时,新认识的舅舅给做的。“要用很多材料的~”舅舅在厨房掌着大勺,看见我钻头进来,便如此说。他的粤西口音里有山有田,有竹林,风物们三分似越南。那是雨天里把摩托直接开到山脚下的日子,竹林后的河里,有鱼的表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城故事 2009-07-08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