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il叔叔的午餐

    2009-07-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2754731.html

    Smail叔叔的午餐

    Smail一来,就不愁午饭了。

    他会做好三个人的食物,把面包给我时说:“你个子最小,所以也给你最小的面包。”

    中午放学回来,看见Smail已经煮好施魔法的一餐:只用意大利米,把蔬菜碎一点一点地加进去,虽然没放cheese,但竟颇粘稠,吃到最后,才发现黑胡椒的味道。还没吃完,Smail已经洗好碗,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说:“啊,亲爱的,你做的午饭真好吃,谢谢!”然后扔下我们进房睡觉去,留下我和乔万尼面对面莞尔。而他自己,将睡上整整一个下午,在傍晚出门去,老朋友那里过一个通宵。

    这个“谢谢”是用中文说的,虽然Smail是五十岁的非洲叔叔。他有一半阿尔及利亚血统,一半法国;说意大利语,也说西班牙语、德语、法语、英语和阿拉伯语。也和我说三句中文: “你好,你晚上好吗?谢谢!”实际上他把Mama mia(我的妈呀)一天说一万句,剩下两百句,就是看见我说“谢谢”——我知道他是喜欢迭音字,因为他叫乔万尼“万尼万尼”。

    Smail用洋葱和白芸豆煎的鸡蛋很好吃,他喜欢吃鸡蛋,我喜欢吃芸豆。他给我讲一种蓝色的茶,但你问他喝什么,他会说我不喝酒但喝大海;问他吃什么,他会说我不吃猪肉但吃石头;你问他去过的每个地方,他都不忘加一句“(那里)中国人多极了!”。所有这些音节都被他说得洪亮,好像在和石头烤炉对话,他也可以这样——因为他是一个专业的批萨师傅,在翁布里亚各家批萨店浪荡十二年,眼下要转战法国。但你问他最喜欢哪种批萨,他一定说最简单的那种——玛格丽达。

    那一次,我把他煎完蛋后嘱咐乔万尼留下不要洗的锅中油洗得干干净净,他一回来就说:“Mama mia,Mama mia,中国人,中国人都是很勤劳的,我知道!”我就笑着冲他举举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一定每天要喝的热白开水,他就对我说着说着、突然蹦出N多天书字眼——原来他已不知转了哪种语言频道,看我越茫然,他就越开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can号外 2009-07-22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