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千年前稷或梁

    2009-07-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2777818.html

    十七、五千年前稷或梁

    保罗把他的小炉台擦得干干净净,想把它和新烤箱,和他的一切都好、只是没有窗子的小屋子租给中国人。“我需要租客另外交水电费,还要押金——因为中国人总是做饭,总是做饭,他们总是把各种东西放在油里。”

    我在佩鲁贾做过一次酿豆腐,一次宫爆鸡丁,一次云南炒五样,一次西芹牛肉。不错,都是很大的油,滋滋响,溅一身。我不是一个好厨师,几样东西,都是第一次煮,这里锅小菜板小刀小勺小,所以用了很多厨具。吃完后,朋友们洗碗盘洗到很晚。拍黄瓜不用油,但先把醋和糖放在火上溶,放凉了再加蒜,拌在黄瓜里。“你不想尝尝这个么?”我见朋友们只是埋头吃西红柿炖牛肉,不理拍黄瓜。可是他们诧异:“这个沙拉,不是第二道菜吗?”

    No, mix, mix,我们吃饭时每样吃一些——那只mix胃因此很舒适。

    保罗没吃过我做的这些,他只是记忆着上一个中国女孩租客的油烟。

    “每个意大利人都以为中国人吃昆虫。。。”

    “可我们不吃!”

    乔万尼耸耸肩:“我现在知道了,可是……他们不知道。”

    “台湾菜很好吃。”Smail记忆深刻。

    “其实和我们差不多。”我说。

    同时想到本城的中国菜馆,吃过的同学说,都是温州口味的改良,每道菜差不多。想起胡续冬在巴西的故事来了,去到一家中国饭店,味道诡异,奔去后厨房,看见一个黑人厨师在煮中国菜。想起巴黎和意大利的日本菜馆来了,都是设计得禅味十足,光鲜现代,价钱也贵。中国餐馆……我见过的,都是红灯笼罩油烟,我问过巴黎留学的原媛,她说大部分很低档。

    至少……至少可以再干净些,美些……——我心里想。所以说到Zen,Sergio会说它是日本的。我由Zen想到成都小吃店里的包子,纸壳事件那次,还真是吓了人一跳。

    油炸冰激凌,乔万尼和Federica都在中国餐馆吃过,我说我都没吃过,于是他们相信这是典型的中国食物。意大利文“火锅”是Mongolia pentola(蒙古+锅),那么我们来吃打边炉,我不知道什么叫做中国。但我知道我心中的那一个,五千年前的稷,或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似是故人来 2009-07-23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