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 鸡在睡啤酒觉鸡尾在杯中

    2009-08-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3749547.html

    十九 鸡在睡啤酒觉鸡尾在杯中

     

    阿尔巴尼亚男生回来了,已成新手医生,见面自称阿迪桑(桑,日语“先生”),叫我疏影桑,然后用阿尔巴尼亚语把他会的日语和两个名字串了一首歌。

     

    阿迪桑连吃三晚鸡肉。第一晚是乔万尼做的烤鸡,是夜啤酒小聚会,饭后的冰淇凌,乔万尼坚持每杯倒一些咖啡调味。第二晚是我做的宫保鸡丁,为第二天回南部的乔万尼送行,南意嗜辣,乔万尼说他可以每天吃这个,是夜红酒,阿迪桑捧出他的玻璃“圣樽”连说“亲亲”(意大利举杯语)。第三晚阿迪桑说做啤酒鸡,想起北大师兄也颇拿手。但当然,阿迪不懂酱油和姜蒜,他用胡萝卜、洋葱和橄榄油,用一种叫做“调料”的德国调料。他一边盖上锅盖一边说:“最重要是蒸汽!”于是我知道他在说“焖”,顺便也就想起东北的“炖”。

     

    鸡在焖,阿迪桑在调鸡尾酒,用朗姆酒、青柠檬和红绿两种汽水,最后加的一样他说不能泄露,一边回忆他五年前在沙滩上开鸡尾酒吧的计划。锅里鸡在抗议,阿迪桑和它打招呼,倒一大瓶啤酒、撒黑胡椒,鸡很满意,继续睡一个香气觉。于是我想念师兄啤酒鸡里的木耳、香菇和蒜苗,阿迪桑就调了第二杯鸡尾酒,用朗姆酒、青柠檬和绿黄两种汽水,还有另一种最后一样。一边说这啤酒鸡是意大利猎人的做法,也可以做兔子、火鸡……阿迪桑戴上红方格帽,把波浪假发摆整齐,掀开锅盖加大罐番茄酱和辣椒粉,我当然想起大盘鸡,南锣鼓巷的那一家,奥运后,突然变了涮羊肉。

    是夜,西班牙旅行回来的尼古拉敲门,阿迪桑调了第三种鸡尾酒,浓到要你一口喝完。尼古拉倚着门框滔滔不绝地说着西班牙菜,我在厨房打开一瓶Sagrantino di Montefalco,阿迪桑买回来的翁布里亚红酒,结束这个夜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评论

  • 写的真好、
    回复So what 、说:
    谢谢:)
    2009-08-08 18:58:37
  • 很精彩
    回复mininoise说:
    彩彩彩……
    2009-08-08 18: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