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是提拉米苏鱼

    2009-08-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3815084.html

    它是提拉米苏鱼

     

    提拉米苏作在本是装鱼的椭圆形长盘里,它就是一条椭圆身材的鱼。

     

    We’re going to Tiramisù!”从有那不勒斯歌舞的院子回来,乔万尼一边快走石板路,一边说。身后是长长的上山路,两边是猫巷、笼巷、保罗巷,上山路通向古罗马的拱门,拱门外是“市中心”,全是广场,翁布里亚爵士音乐节还在鼎盛期,人潮还在舞蹈。我们从石板街转身,却无人,这里叫做婚巷。“古代很多人在这结婚吗?”我问过马可、乔万尼和Federica,周边三百米有大小四五座教堂。但没人知道。我很想提到百花深处,我带来的绣花鞋刚被昨天的雨打湿,也想说地安门和平安大道,但人们在广场上喝两个指节高的撒丁岛番樱桃酒(Zedda Piras Mirto),两小时针砭政党,十五秒告别。

     

    提拉米苏在冰箱里等我们。下午的阳光已经从它身上撤走,明天下午还会回来。没有玻璃杯,不是那种昂贵、精致、令你必要小口品尝的一小碗,而是硕大的一盘子,鱼一样看着你。半月前是雨季,乔万尼看着窗外说:“等天气重新热起来,就可以做提拉米苏了。”一个星期前他烦恼于超市买不到“鲜鸡蛋”——“就是二十四小时内刚下出来的蛋,提拉米苏一定要用这个的”,一边说,一边屁股后坐,模仿母鸡,还用自己的长翅膀接一个蛋出来给我看。

     

    一个月前,我从游客小蓝书上看到各种意大利常用的手语,拿来问乔万尼和Sergio,结果除了常用的两款,余者竟然都是几十年以前的。早已被忘记,只有新鲜再新鲜的手臂和大腿,都长都健美,每每在下午草地摇闪。

     

    提拉米苏并不难做,乔万尼第一次颇成功。但手指饼让我奇怪,我吃过的提拉米苏里,不记得有硬物,但我的记忆令乔万尼奇怪,因为提拉米苏一定要用手指饼。他把手指饼在咖啡里沾过,整齐齐摆进鱼盘子,好像些胖胖的肋骨,刷上鸡蛋奶油浆,再铺一层又再刷,刷成一条鱼,就撒可可粉在上面,送进冰箱——“要忍住,明早才能吃哦。”

     

    可是当晚他的大学老友全来到,一路乐着回家后,已经在问:“你想吃提拉米苏吗?”手指饼已全松软,手指的记忆丧失,却因此符合了我的记忆。

    分享到:
    Tag:

    评论

  • 我卻好想試試櫻桃酒的味道。
    回复瑾。说:
    味道没得说!
    2009-11-05 17:33:14
  • 其实是你们在冰箱外面等提拉米苏。
    回复灵魂被咬了说:
    哈,互望。。。
    2009-08-11 19:55:56
  • 呵呵,如此小资~
    回复莽夫说:
    是的,和火锅、萨其马、煎饼果子一样小资
    2009-08-11 00:44:54
  • 属于你的,永远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