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是一种食物链

    2009-08-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43969022.html

    也是一种食物链

     

    “我哥哥长络腮胡。”问起他的家人,他用手比划着,只说出这么一句。

     

    那天他在卡巴店请我喝芬达,新从冷藏柜里拿出来的,倒一杯在我面前,剩下半杯自己喝。我正好被欧洲人份量的卡巴噎得要死,却挂念店里的饮料太贵,准备回家喝水的。他的同伴会说几句中文,刚没头没脑说句“谢谢”,警车就在门外驶过,警察停车,下来,又慢吞吞不知做着什么。他们马上立身,躲在门后,我听见卖卡巴的孟加拉人说:“没事没事,你就在那好好坐着,他们就不会来查了。”他们的紧张却只是加重,直到警车离开。

     

    酷夏里的芬达晶晶亮亮,气泡不带心思,一味绵绵。店里的气氛马上轻松,大家说说中国好意大利也好之类,问他们从哪里来,原来是突尼斯。意大利黑下来的移民很多,他们当也是一份子吧。突尼斯语的“谢谢”听起来颇硬朗,如他们的黑黑深目和浅棕色、窄而硬的面孔。

     

    其实是非常帅气的,我每天由家里往来市中心,路不长,却无形穿过好几个社区。一个是开各种店铺的孟加拉人,一些卖翻版LV包的黑人,还有一些就是每天徘徊在这里的他们。阳光日复一日的好,不知名的小教堂前,他呆坐一个下午,倦而开心:“我来佩鲁贾五个月了,下个月,就能拿到合法居留了。”

     

    “那些突尼斯人?他们全是卖毒品的。”阿尔巴尼亚同屋阿迪如是说,他已在意大利医科博士毕业,但这里的高税收和医疗界的腐败令他打算回国发展。是的,佩鲁贾据说是意大利毒品重镇之一,乔万尼和Sergio学我的声音说:“我没看见啊!”,他们笑话我每天去市中心,却只以为那里石头台阶上满满坐着的都是学生和游客。于是一次在石头台阶上正值午夜,让乔万尼指给我究竟哪些人会是毒贩,他指的,都是他们——和他一样的人。还说起价钱:一般成色的大麻,1215欧??克。买者呢?本地的学生和嬉皮,前者边听摇滚边读学位,青年知识分子,初进市场也要凭运气;后者高价出售南亚贩来的服饰,作为对世界的态度的装饰品。他们都需要迷幻,却或多或少都不喜欢这些贩毒的移民。

     

     

    好吧,那么这是一个飘洋过海、客居他乡来做毒贩(或者如此)的小伙子,不去听市中心的爵士乐,不喝樱桃酒不社交,而是在一个阳光的下午对家人陈述一句话。他坐在上坡路上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小教堂前,他和同伴们涂鸦的黑圈小人,在圣母圣子窗下面的烂石壁上,那小人双眼大大,双臂上举,惊惶大口,张开却只吐出三个大大的气泡,最大的那个像他的电视机屏幕——如果不是这样,我会以为这是涂鸦版的蒙克的《呐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火车诗 2008-08-12
    Tag:

    评论

  • 我想起了布列宋的一张照片《男孩》
  • 看你的文章,总是那么深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