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果洲每日一圖之勺子河

    2009-12-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53098980.html

    7月在意大利的時候,同屋Giovanni聽說我寫詩,拿出一本英意對照的《勺子河》,Spoon River Anthology,作者edgar lee masters,每首詩都是為一人的墓志銘。我早知道這書,卻沒拿來看過。

    perugia小城的一天像三天,Giovanni看這書,正合他穩而靜的個性。我拿來,卻只找耀目的看,看到這首edmund pollard, 就順手譯過來。想到我在香港也有個朋友叫edmund,這會夜里騎單車上山摔了腿,卻不妨礙他打一流的鼓,彈一流的吉他和喊一流的喊。

    不過這詩到底和他無關,是我喜歡火之核中的一面明鏡!

     

    Edmund Pollard

    譯者:曹疏影 

    愿我的血肉之手已深深探入

    蜂儿群集的花盘里

    深入明镜一般的火之核

    那生之光芒的火,喜悦之太阳的火

    都是为了什么,那些雄蕊生长的花药,那些花瓣,

    那些散射的花晕?嘲弄,花心里

    的影子,盘聚的火舌!

    都是你的,过路的年轻人;

    去那摆开盛筵的房间

    别静悄悄,好像在怀疑

    自己受不受欢迎——这是你的盛筵!

    也别在饥饿时浅尝辄止

    羞涩地说着“谢谢”就拒绝了更多。

    你的灵魂活着吗?那么让它尽情吃吧!

    别放弃那些你能攀爬的阳台

    那些可让你喘歇的乳白色的胸部

    也别停下酒杯当酒浆正甜;

    别放过身体和灵魂的狂喜,

    你将死去,毫无疑问,但要在生机洋溢中死

    在碧空深处,入迷出神、饱尝肉欲中死

    在深吻着蜂王时死去,生命!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