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柿子

    2009-12-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53291162.html

    二十八、秋柿子

     

    秋柿子买回来,还得捂上好几天。

       

    捂在哪里呢?小时候家里有被垛,歪床上看书也倚它,九点钟起来看少儿节目,也倚着它。节目里有木偶阿凡提,心思思一大早起来看。却先看到被垛叠得整整齐齐,就知道爸爸已经去上班了,一边哭一边要爸爸。妈妈拿着扫帚过来说你姥爷退休了,不如找你姥爷去,便一边哭一边喊姥爷。总之不要妈妈,妈妈拿了串青香蕉回家,大塞北的也是少见,但香蕉实在青,只好先在被垛里捂捂。

       

    捂了一二三天,妈妈说还是青,她自己先尝,涩得吐掉。又过一些天,到底被我偷来连涩带不知味地吞掉,妈妈撕小口尝过的地方已经黑下去了。

      

    我没有捂柿子的经验,因为难得见到一个不冻的柿子。塞北冬天,冻梨、冻柿子都好吃,用水一“欢”,冰壳儿化在水里晶晶亮,和松花江冻住半条小鱼的大冰块那么亮。妈妈又发明过冻苹果,但已是有冰箱时代的好玩了。什么不冻?小时候牛奶都是冻成砣的,五点半起床天还漆黑,爸爸钻出阳台去敲一块冻牛奶在小铁锅里,热得活泼泼地我吃,都是来自海拉尔的雪糕和牛奶,我小时候最向往的地方。

       

    十八岁后到了北京,什么都不冻了,未名湖和后海虽可滑冰,但都嫌不厚实。到西北旺去看朋友,一望无际的土路和柿子树,全是垃圾,但又何妨?朋友给一人发两个柿子,都是高高兴兴地一路走开,遇无名灰墙就嗷嗷叫着上去又下来,末了儿用竹篾粘了白纸放到天上去,有朋友眼前飞过塑料袋,就掳了来粘成风筝,飞得最高。“北京城:垃圾堆上放风筝”,我们是和卞之琳那样玩过的。天够蓝。别人的柿子吃没了,我留了一个没吃,这会挤得满口袋都是汁,一抓一粘手。我要不要说,北京让我最过瘾的地方就是西北旺、黑山扈马连洼的药用植物园,和满井踩河附近的鳄鱼湖公园?——最后一个地方有铁路,铁路旁边长桑树,那会二十三四了,还是两个姑娘攀到树上摘桑椹吃,一吃一口煤灰,回头紫着牙乱笑。

       

    秋柿子捂在哪里呢?静静地放在窗台竹筐里吧,目下是岭南的十二月了,阴的雾的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日 2007-12-09
    遥远的英雄 2007-12-09
    Tag:

    评论

  • 在岭南?
    前几日还像秋天,突然就冷了。据说明天还会有大幅降温。
    保重身体
    回复Lav说:
    同保同重
    2009-12-17 14:19:59
  •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是哪里么?
    回复archer说:
    他比我男,
    我比他南,再南点,
    2009-12-17 14: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