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蜜糖罐

    2010-01-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56994940.html

    豆瓣多热闹啊,发日记后马上刷新阅读人数,分秒见长;

    facebook多热闹啊,关于反高铁行动的各种话题一直继续,行动是过激还是过温,看到警方的铁马时你想到什么,新的青年抗争如何无政府……;

    只有茱萸箱这里,来的人不多,见到留言像小熊找到蜜糖罐——对了,我最近的一个从补习班偷回来的塑料地毡上,小熊抬头,它的夜空中的星座,都是蜂蜜罐形状的。

    所以我每次回到这里,蜜糖罐,一定是我最疲累,最脆弱的时刻。msn上那个年近四十的长颈鹿不在了。猪仙人在洗澡。书桌上的一盆橘子,在吃大枣。我最想喝一碗粥。


     

    粥粥事事

        “粥里居然有鱼,你说可有多腥!”

           “唉呀,把我腥得呀……”

            两个五十岁苏北男人一人一句,在我面前讨伐粤式粥。我不禁也跟着他们呲牙咧嘴起来,想起鱼片粥,还真觉得腥了。

           而且,马上就觉到那是一种北方人不能接受的腥了。

           那是两年前吧,在从粤西回广州的火车上。说了我是哈尔滨的,就问,这会儿地里还有玉米吧?我支支吾吾道,唉,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他们的目光却被窗外的木瓜树吸引了:

           “咦?这里老有这种树,矮矮的,就头上长叶,底下坠几个东西,是什么?”

           “哦,这就是木瓜。下回我把它搬回家里去种,看活不活。”

           左边的大叔仿佛温室实验家,一路上都在讲他把广东各处的植物带回家中的故事,哪种能活,哪种死得特别快。他们都是货车司机。右边那位就跟我回忆大风雪里,堵在辽宁公路上整整十天十夜的故事。

           广东粥确实是咸且腥的,我这会儿被他们一说,想起来像嚼了满嘴鱼鳞。

           尤其有种猪肝粥,我迄今不想试。皮蛋瘦肉粥就喜闻乐见得多,上火了吃这个,茶餐厅里直接叫:“老板,来碗‘下火’!”还有一种艇仔粥,从前船家卖给路人的,有小鱼干儿、肉片儿、花生都在里面,有的还有油条。皮蛋瘦肉粥有时也泡着油条,是切成小段儿的,已经泡得稀软。

           咸,腥,稀软的油条,米粒已经滚成了滚烫米糊的……这一碗广东粥,着实不合我北方人的胃。正如油条应该脆着吃,白米粥也自然应该不带一丝油星儿,绝不加盐,当然也不加糖,就那样白生生的米汤才见出甘甜,米粒也不用大火滚成米糊——那太像婴儿食品,倒是粘稠在米汤上的一层粥皮,是我的最爱。还有个理论:爱吃粥皮的,多半也爱吃牛奶皮,又有一小半,还爱吃鱼眼睛。 


           喝粥,白米粥就咸菜,再加个热包子——最好冬菜馅的,若在北大,最好是学一食堂的——香港的冬天里我就想念它们仨。这冬天一路忽忽悠悠,已到了最阴冷的时刻,海被雾锁了半个月,空气里的霜,像是这宇宙嚼了满嘴的鱼鳞。

           还有玉米面儿熬的胡涂粥,说是吃了可以看明白万事,玉米粒儿加红豆煮的大碴子粥,玉米碎的小碴子粥,小米粥小豆粥,二米粥高粱米粥,大米绿豆粥。初来香港时请朋友来家里做客,就煮了大米绿豆粥,结果人家说这什么东西呀,像是喂鸟的!

           谁也别强说自己的粥好。喝天下粥,得有只天下胃。其实香港的粥,我反而喜欢最腥的那一种——蚝仔粥。腥到一定程度,就成了香;腥得温温吞吞,才是真的腥。蚝仔粥就是一大碗海雾香,太子街边有个露天吃它的小小茶餐厅,小得像普通茶餐厅的玄关,所以要在露天折叠桌椅上吃,那桌椅还都是七十年代款,有三十年的油腻。可是这也就是在太子的灯火中吃了,近午夜时太子的灯火——玛丽莲·梦露的眼神。夜浓情、怡翠院……都在你身前身后,隔两条街的街口,姑娘们午夜开工前在另一副露天的桌椅上,吃另一碗粥。

           蚝仔粥据说是潮州传来的,潮州菜在香港叫“打冷”,“打”读第二声,“冷”读第一声。可是我问遍潮州朋友,都说没这个说法。只它在香港这么叫,来历待查,但据说“冷”本指“人”。“打冷”用油多,也多葱蒜,所以比本地粤菜香,有点在北京吃川菜的意思。 

           刚从意大利回来的时候,和朋友们吃的第一顿饭就是赶去那家蚝仔粥铺。一面吃一面想起在自己在佩鲁贾也煮过粥,同屋乔万尼看见,皱着眉一脸疑惑。当时我为了像个红枣粥的模样,还扔了刚买的阿拉伯椰枣进去,NO~~”,乔万尼大叫着,坚持椰枣不是这么个吃法。“这叫,粥——”,我拉着长声告诉他,他试了小半碗就摇头,坚决不要第二碗。我却吃得心怀大开,白米粥煮椰枣,就是在香港家附近,看见的那些个子高高的穆斯林姑娘。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