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戏真唱

    2010-01-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57109601.html

    近来篇篇写到老人物,有风有节的世界,总是因为在这个世界的孤寂。孤寂得自己贴着玻璃冰,笑得开心。我愿那冰玻璃再冰一些。

     

    假戏真唱 

    在楼下菜市场的街坊面包店买到十元钱大大块的香蕉蛋糕。扑鼻香蕉味,猪仙人说哇加了多少香精啊。就想起香蕉香精,小时候很爱的深咖啡色玻璃瓶,和去医院吊的葡萄糖瓶差不多大小,一开盖,一辈子的香蕉味都在里面了。我的“一辈子”的概念,那时还浅得很,因为自己不过五六岁。 

    家里备着香蕉香精,是为了妈妈的一道菜:烹香蕉。只有年节来客才做的:把土豆煮了捣泥,掺上香精,捏成一条条“香蕉”,用油炸得酥黄,吃起来绵绵软软。整个八十年代的味觉,都是泡在各种香精味里的——橘子汁、麦乳精、鲜奶油时代之前那种的奶油蛋糕,那些香是实打实的,和后来那些行踪飘忽、心境暧昧、人际复杂的香味大不同。 

    母亲说烹香蕉是外公发明的,他还发明过一个“怀里藏珠”,是用土豆泥卷山楂糕,揉成球再炸。母亲说唉呀,好象是这个名吧,要不你帮着起个好听的。我说叫“珠胎暗结”得了,逗母亲开心。想起北京朋友曾发明的菜“肉蒲团”,够一出好戏了。 

    我在这儿写过小时候苦等香蕉变黄的事,一定都是我们那儿没香蕉吃,生出了多少想象。其实珠绣香烛,假戏真唱,我在香港也遇过这么一出。 

    第一次去中环的莲香酒楼,朋友点了道虾子柚皮。挖了一瓷勺给我,一股咸腥直沁肺腑,那蒸过的柚子皮又软如无物,属我最怕的无名糊状物,我告饶。按说自己吃东西很少挑剔,对北方人来说多古怪的红薯秧、碱水面、1313厘米裹着肥肉的正方形咸粽,我都能食不停箸,唯独这个蒸柚子皮。朋友瞅着我,呵呵笑,呵呵呵笑,他们用这土生土长的笑煲一罐土生土长的汤,一起分享。我站在一江清风处远望,是的,我喜欢那些有韧度的食物。 

    我一直怀疑蒸柚皮是一道少肉年代的代肉菜,以致柚子的皮也要蒸出咸香才罢。就像刚才说的烹香蕉,也像老北京那只有肠衣的灌肠,北方没有一丝鸡肉的鸡丝卷,还有香港街头某些鱼肉零PERCENT的鱼蛋。这些假戏真唱的玩艺儿我都爱,独独不喜柚皮,它现在登堂入室:不仅动辄浸水数个时辰,还要上汤久焖,另配鲮鱼肉、猪腩肉、瑶柱、牛肉、虾米。是道秀才进了京,周身裹绫罗,那戏却永远真不了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午间半小时 2010-01-26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