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勺咖哩后,你说什么样的英文

    2010-03-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60132202.html

    勺咖哩后,你说什么样的英文

     

    想叫他黑宝,因为那身浓皮肤。他给聚会上的十九个人煮咖哩,烙抛饼,钻在厨房不说话,厨房门口是他的香港女友。

     

    其余的十八个都在厅里,十六个本地人,剩下一个我,一个日本逃难男Maco。听着听着,满耳的广东话就飞起来,乜乜咩咩,滋嘎嘎在天花板上搭一方竹竿台,所有异己的发声,都杆子头儿那么支楞着。这些广东话,Maco和我都不说。Maco会英文,但也说得少。我会广东话,但突然不爱说。厨房里的黑宝也不会广东话,说很少的英文,但说咖哩话,面粉话,他把羊肉往锅里扔,就说羊肉话。

     

    黑宝大概是偷渡来的香港,却发现没前途。他已向警察说,你就判我刑吧,坐完牢,我便可以回家乡了。他和女友其实很恩爱,可是人问会结婚吗,可是女友不想草率留下一次结婚的记录。可是这样说也不公平,因为没有人问过黑宝是不是也想结婚,是不是想继续留在香港。爱情大还是家乡大,婚姻大还是爱情大,入境处大还是婚姻大,女性立场还是本土情结抑或家族观念激浪人生,一连串问题把我的脑子变成他的羊肉绿咖喱。

     

    黑宝煮的咖哩,每盘都是不同的辣。最辣的那个,辣得人直升飞机般升空。十八个被辣的歪嘴眼,黑宝在桌子的另一边呵呵笑。他甩着肩膀工作了将近四个小时,终于做好喂饱十八个人的饭。人人都和他说thank you,然后扔气球,抱猫,和长毛兔子告别。

     

    直到两个礼拜后我写这篇文,才想起来那晚沒看見Maco吃东西。我赶夜班车要先走的时候,众人才吃到中场。大概Maco一直窝在沙发里没动,看广东话的《魔戒》。他应该和每次一样,最后才去桌边吃东西吧。那次一起去吃羊肉煲,他也是一直捡黄瓜片吃,直到剩下最后一块羊肉,他才去夹。那么咖哩聚会中他应该也这样吧,众人都抹嘴,他才踱到桌前,那举止一定和平常一样,看似漫不经心。Maco和黑宝有没有交流,我不清楚。我的耳边只剩下日式和巴式的英文,连同我的汉式英文,都是你好你好你好,谢谢,谢谢,非常感谢。

     

     

     

    分享到:
    Tag:

    评论

  • 有意思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