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詩人的作戰能力 {诗话}

    2010-03-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60984828.html

     

    诗歌在香港,在一些时候

    被当作清浅的事

    被当作抒情的事

    被当作“吟诗作词”

    被当作玩文字或和文字玩

    ——
    也因此,一些人特别要求诗歌的政治理念,以求诗歌终于有点用。

    ——
    我懵懂了很久,才明白原来大家的语境不同,他们所说的诗歌和诗人未必是我所习惯的诗歌和诗人。

    而我原先所在的那个环境,是要求诗歌的专业化,专门化,要严肃而深刻地理解诗歌,把诗歌当作一门古老的技艺。写诗人的知识积累是要各门各派文学、艺术、电影、音乐、宗教、哲学,以及社会学和文化研究……

    古和今,中与外,前卫与古典。每个诗人脑子里要有时间和空间的一个立体模型,事件人物的点都标注在上面,星云状的那些是放大即得的异地体验。

    同时,他还要会作学院式的论文和非学院式的评论,要会翻译,会编刊物,还要求宽广再宽广的生活体验。

    敏感和知识并重,心志与经历相生。——这些都是一个诗人必须具备的作战能力。

    我不是说自己可以做到这些,只是在回忆一个空间中对“诗人”和“诗歌”的理解与要求。当然,我在香港也遇到有这样的共识的诗人,而他们往往还有另一种好处,就是能够既交往又免除气味暧昧复杂的“江湖气”。。。

    有感而发之,在一个学商和说英文是王道的城市。好在这城市还有它漏隙间闪亮的明珠——一些艺术(不是香港艺术节里那些西装晚服般的艺术)上的飞地,和飞人。。眼下正为一本杂志的“波西米亚香港”专题写稿,可是看看内容,都是朋友和朋友的朋友,都是知名知姓的。。。事件和行为也都是这些年反复玩过的。。。

    香港呵,给我更多的奇迹吧,

    ——
    让我可以每个星期至少遇见两个以前从不知道的、奇装异服、思路诡异、性情出彩的怪人,
    ——
    每半个月听到两到三队新乐队的魔幻现场,
    ——
    每个月至少出现两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
    让更多人与我绵绵不休的聊天、争论、掏心窝子……
    ——
    给我生活中更多激荡、宽广、怪异、极端的际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评论

  • 诗人是对情感最敏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