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一起粉身碎骨

    2010-04-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62263346.html

    我们一起粉身碎骨 

    我坐在地铁里写这篇文章,刚刚驶过的大海像一段乳蓝色的玻璃纸。对面的中年女人把手机游戏声开到最大,激烈而肉欲。香港很久没有这幺好的阳光了,让我想起在Sevilla吃的西红柿冻汤来。昨天有人拿它的菜谱问我,上面说先把面包泡进西红柿和其它蔬菜搅拌成的菜茸,再取出来撕碎、搅拌。“可是”,她问,“难道不该先撕碎面包,再泡进去吗?” 

    于是我想起Umberto烤的那些扁而大的面包,随烤箱和掌纹赋形,吃到最后硬得像石头。但人类从不曾对石头绝望,而是会从石头面包想到美味的西红柿冻汤上去。 

    那幺,真的是要先放整块面包进去,因为那是老得你根本掰不动的面包。搅碎的西红柿菜茸就是老去的面包的墓地。人们不甘心,势要把它消化掉。 

    “那道菜说起来恶心死了”,Davede边走边说。Davede是有意大利名字的中国留学生,却无心向学,偷着在小餐馆学厨。学好了就回中国开餐馆,我相信,他会成为一个有钱人。“它是用剩面包做的,把面包泡在碎菜汤里弄软,然后做成汤。”听起来果然恶心,以至后来我当作一件奇事去问同屋厨师SmailSmail连说好吃好吃。我悄悄向下弯嘴角。 

    在安达卢西亚的Sevilla吃到这道汤时,也并没想起这就是那道只消听一听便会令中国胃抽搐的菜,因为它实在美味。那是在犹太人区长长的白巷子里迷过四五次路的下午——远远的十字巷口,一只红西红柿对半扇老面包近耳说了些什幺,老面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它碾碎过世上最硬的东西,可这只软西红柿居然要和它一起粉身碎骨……无论半信半疑还是因好奇成爱,总之它们的影子斜斜长长,一直拉到我的脚下,又一瞥,却见一只中国胃憋在另一个巷子口不作声,自己反对着自己。 

     

    分享到:
    Tag:

    评论

  • 呵呵!那好,有时间就看看哦!!!
  • 嘿嘿!挺好玩的!咱俩交朋友吧!我是北京的一个小学生。
    我的博客也是博客大巴的!水精灵,你的虚拟朋友!常去我的小窝,发帖子哦!!!
    回复水精灵淘气大王小姐说:
    嘻嘻,我是香港的一个大学生,社会大学。我们交朋友吧~
    2010-04-22 15:10:47
  • 文笔还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