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扎鐵工人的詩的聲音和圖像

    2010-05-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uyu-logs/63035176.htm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efBBluKamA

     

    唸詩:曹疏影、廖偉棠
    吉他:鄭政恒
    敲擊/廁紙筒(kazoo):潘志雄
    混音/玩具:陳偉發



    致紮鐵工人
    曹疏影
    2007.8.25

    今天讓我們重新學習肉體
    通過你們的手臂,剛剛離開鋼筋和鐵柱
    進入此般空氣的骨和肉
    不錯,空氣是飄忽的,它在而不在,它營運著光
    而你們是在黑暗深處扭聚光成固體的——人?
    不,生命——當那骨、肉接觸光,當光被擠壓
    深入更暗處的血。
    我們的血,亦是在,而不在,當世界遭折疊
    樹林宛如手語,湖泊被囤積,河流被截斷如舌
    而海洋被填充,填充,填充如膽固醇過高的心臟
    我們的紅色與藍色,被靜悄悄粘貼在閃電和滾雷背後
    那麼用我們背部的所有汗腺重新學習肉體
    它們被支開到宇宙的最外層,那裏大氣薄脆,但讓它們貼緊
    讓目光向前,如滾雷,看烏雲淬出暴雨
    看山脈緊貼大地,向外凸起,看礦層呼之欲出
    然後是鐵,鐵中黧黑的漩渦


    致紮鐵工人之二

    淡色結晝天,心事填空雲
    李賀
    2007.9.2

    來到天光道
    世界的景象不算
    請給我光與光的縫隙
    當這白晝被抽乾
    當星辰隱匿於錚錚白影
    我們縱身,撈取靈魂的歡欣

    我們於天光道上唱開一噸鐵
    生活便穿山越嶺,鋪陳更多
    忍耐、而無可忍耐的烈夏

    如今,是在天光道上
    波濤、浮沫近在咫尺
    以及一段與我們共存已久的隆冬
    ——它陰沈著深藏於酷熱
    但如今,是在天光道上
    金屬與金屬以陰影的名義聚攏
    聚攏並向那寒氣開掘

     

    紮鐵工人持玫瑰歌
    詩: 廖偉棠, 2007.8.23

    紮鐵工人持玫瑰,
    低頭欲嗅猛虎勢。
    日舞鐵杵千百杆,
    奈何夜看妻兒啼。
    烈日雖苛總不顧,
    汗下如雨痛如雹。
    工人有火燒天壤,
    一花摧卻萬尺樓。

    分享到:
    Tag: